第157章 备胎选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7章 备胎选项

    封擎苍笔挺的站在夕阳余晖之下,仿若笼罩了淡淡的金光,他大步跨过来,速度非常快。

    他的表情很暗沉,整个人仿若阳光下的黑点一样。

    裴施语没来由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的有点心虚,下意识想要从余问渊的背上下来。

    “余大哥,你放我下来吧。”

    “还没到地方。”余问渊态度坚决,不紧不慢的走向前去。

    裴施语感受到封擎苍的灼灼目光,觉得尴尬极了,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

    男人大步走到两人跟前,一句话不说直接将她从余问渊的背上抱下来,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不用,我自己能走!”裴施语不停挣扎着,简直郁闷极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封擎苍并不理会她,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牢牢抱住,语气里透着不悦。

    背上的人被抢走,余问渊眉头微微一皱,担心抢来抢去伤到裴施语,才忍住没有动手抢回。

    “她的脚不小心给崴了。”

    “连个人都看不住。”封擎苍不悦的瞪了余问渊一眼,一副你是个废物的表情。

    “是我不小心,跟余大哥没关系。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封少,请你把我放下来吧。”裴施语连忙解释,耳根都在发烫,身体完全僵硬。

    那天喝醉的时候她没有知觉就算了,今天还清醒着,被这么抱着完全无法淡定,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封擎苍没有理会她,直接抱着她往回走。

    “封少,我真的没事,把我放下来吧!”裴施语不停的抗议道。

    “别动,又不是第一次。”封擎苍特别坦然道。

    这一句话让裴施语欲哭无泪,一脸苦闷的望向余问渊。余问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任谁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从身边抢走,都不会有好脸色。

    偏偏又不能蛮抢,否则依照裴施语的性子肯定直接不管脚上的伤,自己就给跑回去了。

    “别急,我已经让人把轮椅推过来了。”余问渊定了定神,安抚道。

    果然,没一会安慕容就推着轮椅走过来,看到封擎苍抱着裴施语,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封少,把我放下来吧。”裴施语简直是用哀求的语气。

    这个酒店虽然清静,可还是有不少旅客。这里属于私人会所,能够进入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大多都会认识封擎苍。

    她要是被这么抱回去,被人看见就完全没法解释了!

    封擎苍一动不动,裴施语向安慕容投去求救的眼神。

    “封少,这么抱着小语也不舒服,您还得使劲,还是轮椅更合适。”安慕容硬着头皮道,要不是为了裴施语她压根不敢跟封擎苍抢人啊。

    封擎苍这才将裴施语放下,刚一坐稳,安慕容就赶紧将轮椅推走,完全不给别人插手的机会。

    “我这就把小语推回去,医生已经在酒店里等着了。”

    封擎苍眼底暗了暗,并没有说些什么,长腿一跨,跟了上去。

    回到酒店,等候多时的医生迅速给裴施语进行检查。

    屋子里都是人,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得了急症重症。

    “并不严重,搓点药就行。”医生反复检查确诊道。

    态度小心翼翼的,唯怕出错,实在是屋子里有的人脸色太过难看,让他都快对自己的业务能力产生怀疑了。

    这话一落,封擎苍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屋子里的压力没有那么大。

    “什么时候能下地?”封擎苍开口,声音自带冷气,让屋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裴施语也很想知道答案,如果这几天都没法下地,这次度假还真是够闹心的。

    “现在就可以,不要走动太长时间就行,如果实在担心就等明天。”医生回道。

    “今晚能泡温泉吗?”

    “可以,泡温泉也有助于恢复。”

    裴施语心底舒了一口气,她其实已经觉得不疼了。只是大家都把她当伤残人士看,还得她也紧张起来,医生这么说让她更加安心。

    医生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她的屋子里还挤满了人。

    余问渊第一个站起来:“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先出去了,你今天就在屋子里好好休息,晚饭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今天就别急着动了。慕容,你留下来照看一下吧。”

    “放心吧,都交给我了。”安慕容应道。

    “不用,没有那么严重,我休息一会就好了。”裴施语连忙道,觉得大家都太小题大做了。

    “有慕容在,我才能放心。”余问渊深深的望了她一眼,里面充满了关心。

    裴施语这才想起山上的告白,脸色有些别扭。

    封擎苍看到两个人无声交流,眼底暗了暗。

    “封少,请。”余问渊点到为止,脸上带着笑,语气里却包含着不容拒绝,走之前也不让封擎苍留在这里。

    封擎苍并没有理会他,目光望向裴施语。

    “没事了?”

    “没事!我觉得我现在能下地跳舞。”裴施语一脸轻松道,就怕又出什么幺蛾子。

    封擎苍点了点头,站起身直接离开了,并未理会一旁的余问渊。

    安慕容将两人送出门,把门关上的一刹那,直接扑过来,眯着眼睛一副拷问。

    “我的天啊!小语,刚才真是绝了,刚才就要现场上演一场来两男争一女的狗血戏码了。这可是封少和余问渊啊,顶级钻石王老五!全都围着你转,是不是有种爽感啊?!”

    裴施语直接倒在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好像这样就能将心底的烦恼掩盖住一样。

    “安姐!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两男争一女,完全不是那回事!”

    “得了吧,你当我没带眼睛啊。封少和深渊看对方的眼神,那叫个电闪雷鸣,不是为了争你,难道是两个男人看上对方,互相放电啊?”

    “噗嗤——”裴施语原本心乱如麻,愣是被这句话给逗乐了,将枕头丢到了一边。

    “妹子,你是怎么想的啊?”安慕容爬上她的床,和她对视,不打算放过她。

    “什么该怎么想,压根不是那回事。”裴施语眼神躲闪,想要逃避这个问题。

    安慕容看她实在不想提,也就没有勉强,转移话题道:“刚才你和深渊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他有没有跟你告白?”

    “你怎么知道?”裴施语错愕。

    安慕容翻了一个白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啊!你这当事人怎么一点知觉都没有。”

    “我反应有那么迟钝吗?”裴施语有些无语。

    “有!”安慕容很不客气道。

    “你要好好抓住机会,别把这么优秀一个人给放过。你要是不确定,就先处着,兴许哪一天就觉得合适了呢。别回绝得太不留余地,省得把人赶跑了,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安姐,我哪能这样做啊。”裴施语无奈道。

    她之前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备胎,那种感受实在不好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就这么一说,深渊这人真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安慕容认真道。

    裴施语只是笑笑,并没有回应。

    看她这样,安慕容也不好多说,心里暗叹:大神,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