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别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49章 别走

    下一站她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她不知道他的情感热烈背后又隐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情绪。

    她不想去深入了解封擎苍,她想要自己一个人简简单单的,在往后的生活里,有幸的话,能遇到一个心生欢喜的男人度过余生就好。

    她宁愿看着这个男人烂醉如泥,也不想劝他不要再喝了。没有这样的想法,她想要与他保持应有的距离感,她从内心深处透露出这样的想法。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看着封擎苍炙热的眼神,她略显空灵的双目,她想用自己的眼神告诉这个男人,她与他是不可能的。如果可以,就请就此打住,结束他盲目的爱恋吧。

    “你别再这样看着我了,不是我狠心。我真的不记得你了,就算你有很多的伤心,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给不了你安慰,给不了你想要的回应。”

    裴诗语说完了这句话主动站起身想要逃离这个男人,她真的就这样做了。一步一步的毫不犹豫的坚定不移的踱步而去。

    封擎苍的泪眼模糊,他也不知道出现在这里的眼前的裴诗语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但是他听到她所说的了,是绝情的话语轰隆隆的灌入脑海,窒息感席卷他的口鼻,差点就忘记了如何呼吸。

    “别走,小语,不要对我这么冷酷。也不要对自己那么残忍,我们明明是彼此相爱的,别这样好吗?”

    接近哀求的声音,封擎苍狼狈起身,勉强支撑着被酒精麻痹摇摇晃晃的身体追上裴诗语。

    “别这样的应该是你才对,放开我,别这样好吗?你喝多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原谅你的无礼之举。若你不能控制你自己的行为的话,就请搬离我的住所,我不想再看到你!”

    脊背传来的温暖让裴诗语整个人都犹如惊弓之鸟,她不懂封擎苍会忽然追上自己,并且还会紧紧的抱住自己,不管他是不是喝多了,这样的行为对于她而言都是太过分了。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这样的行为是合法行为,你又怎么能拒绝我?”封擎苍自然不会放手,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这个女人的,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即使她总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各种意外事故,给他制造很多的麻烦。

    但是那又能拿她如何呢?他就是爱惨了她不是吗?就算是她就是一个麻烦的个体,他愿意为她解决。

    管她说什么,他都假装听不见。只是牢牢的抱着她的娇躯。

    细碎的吻带着浓烈的酒精味道,从裴诗语的颈项后顺下,酥麻的感觉刺激着裴诗语的感官。

    脑子有片刻的呆滞,她失去了自己冷静,也忘记了如何反抗,如何拒绝推开这个男人。细碎的吻好像带着一抹神奇的魔力,好像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暧昧,记忆深处好像因为这个男人的吻而发生了共鸣。

    不!不!不能这样子的!绝对不能!

    她不是一个坏女人,也不认识这个男人,怎么能和他发生缠绵?还没有羞耻心的认为他的吻会让她觉得很舒服甚至有一种她自己都没有办法解释的冲动??怎么会是这样样子?

    “放开我!我说你放开我!封擎苍!你再这样样子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裴诗语醒悟过来的时候马上就开始了反抗。

    怎奈这个男人的气力实在太大,男人好像是精i虫上脑了还是其他的因素导致,对裴诗语的反抗根本就不管不顾,只是拥抱着他,用他薄而软的唇亲吻着她。

    这个举动在报住她的娇躯的时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酒醉的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都在做些什么。裴诗语的喘气和大喊声伴随而来。

    “唔……”

    经历了长达五分钟左右的反抗,裴诗语不仅没有撼动这个男人分毫,反而是他更加的得寸进尺,手也已经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面,胸前的颤抖让她呼吸急促了起来。

    娇喘和懊恼,裴诗语不仅羞红了脸,还恨透了这个对自己无法无天的男人!简直就是太可恶了,他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不管是不是爱自己,怎么能不顾自己的意愿而对自己用强呢?

    忍无可忍又带着羞愤,裴诗语也不再犹豫的抓起男人的手就狠狠的咬上一排压印。

    果然是暴力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这一口下去,裴诗语可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气力的。男人的手都被咬出了带着血痕的压印。

    “你?小语……”

    因为疼痛,封擎苍终于恢复了片刻的清明。看到红着双眸,怒瞪着自己的裴诗语,眼里全部都是失望和恨意,封擎苍怔住,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好像自己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的眼神,恨不得自己去死吗??是这样的吗?

    “你最好是管管你自己的心,不要那么的滥情,我不是你的菜,请你就此打住,我不会喜欢你,更不会爱上你的!”

    大喊出声,裴诗语在喊出这无情的话语的时候,心却抽痛得厉害,一颤一颤的,她的身心都因为这几句话而全部都颤抖了起来。

    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这样的话明明就是自己想说的啊!为什么说出来没有感觉很痛快?却很痛苦?感觉是什么东西硬生生的从自己的内心深处被剥离了似的。

    “……”封擎苍算是彻底被这样失控的裴诗语吓住了。

    一直都是温柔体贴的裴诗语,何时这样疯狂过??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让她这样厌恶自己吗?

    为什么他的头痛欲裂,只能看到她的委屈愤恨?却想不起裴诗语在发狂之前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小语,你别这样,乖乖的去睡觉,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好吗?别再用这一的眼神仇视着我了,你这样会让我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