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群起而攻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47章 群起而攻之

    “啊苍,这一次,你是真的错了。凌悦对小语造成了那么多的伤害,她又怎么可能会原谅凌悦呢?你不是她,可以不明白她的想法,但是你不能替她做出任何决定不是吗?”

    林深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封擎苍是把他的话听到了耳朵里面了。那么,他的心里有没有在认真的思考他的话呢?这一点他很难从封擎苍的脸上看出来,他本就是一个让人捉摸不清的人,就算是他是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他也很难看出这个男人的心理活动。

    如果被那么轻易就看穿的话,那么他也不是封擎苍了吧。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我不答应凌悦的话,她就要对小语出手了。你觉得比起小语的安危,我没有经过小语的同意替她做出了这个决定,哪个更重要一些??”封擎苍略显茫然的眯着深邃的眼眸斜看着林深问道。

    这件事情上,他考虑的的确不够周到,确实是他没有从裴诗语的角度去想她的问题,但是他的角度唯一的想法就是他要她平平安安的,他想要和她一起度过余生,他还想要她给他生一堆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要长得像她,像她一样那么美丽善良聪颖。

    依着目前这个尴尬的处境,他的一切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都变成了空想。他的女人选择忘了他,是可悲还是可气呢??或许都有吧。

    “外界一直传闻你聪慧无比,有天才的头脑,为什么在谈恋爱这方面那么笨拙呢?你曾经是怎么把小语追到手的难道你都给忘了吗?现在的你小心翼翼反而适得其反。”

    林深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得一本正经,封擎苍听着他的话,没有把他的嘲讽听进心里,而是开始反思。

    好兄弟说的确实没有错,他被恐惧迷住了心房,他明明有一百种办法让小语爱上他,也有一千种理由让她不能离开他,为什么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变得小心翼翼呢?

    说白了,其实就是他太过在乎裴诗语了,他赌不起以她为筹码的赌局,因为筹码是她,一开局他就已经举了白旗了。

    裴诗语是有自己的思想和自由的,她看似柔弱却又坚强。不是那个没人保护就会哭哭啼啼的女孩。

    “感情的事情谁也交不了你,如果你真的想小语能回忆起过去的话,那你需要自己去努力。我是心理医生没错,但是我也不想我的病人回忆起那些难以接受的过往,想起来了以后只会让她更加的难受,也会再一次受到严重的创伤,啊苍,听我一句劝。别太勉强吧。”

    看着陷入沉思的封擎苍,林深忍不住打断道。

    两人沉默了许久,林深看封擎苍久久未开口,想着他应该是在消化自己和他说的吧。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手里的冰啤,也就是几口的事情。

    男人一开始碰酒,就会感觉这是一个好东西,好像没有什么是酒精不能解决的吧。两人也是很久没有坐下认真的交心的谈一次了。趁着今天,林深决定和封擎苍好好的说道说道。

    这个迷茫中的男人,需要一道微光来指引他找到一个明确的方向,再强大的男人,也是有自己的软肋的。他的软肋无疑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拥有致命美丽迷人的女人。

    冰箱里的啤酒被两人席卷一空。啤酒罐也已经密密麻麻的全部散落在地毯上,而被捏得变形的那些空罐子全部都是封擎苍的杰作。

    不嫌累,不嫌痛的,一次次的把完整的罐子当成玻璃试图捏碎,只是想要发泄吧。

    林深看着这样的封擎苍唯有心疼和叹息,一个在外面冷酷威风凛凛的男人,谁又曾见过他脆弱无助的一面呢?

    “我也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你懂的,她比任何东西都珍贵。我怎么会忍心看她难过呢?啊深,现在的我是不是个王八蛋?特别的混蛋,连自己的女人都守护不了。把事情搞砸成了这个样子,应该没有谁会比我更愚蠢了吧。”

    酒精果然会让人的身心放松,也会让人的脑洞大开,更会给人带来一种悲伤的情绪。

    林深又怎么再好意思开口说一句:对,没错,你确实是混蛋!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做得太过混蛋了!这样的话怎么能在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的封擎苍面前说出口呢?

    他就算是心理医生,也不想再继续打击他了。再打击他,他会不会也像裴诗语一样想要把自己的情绪和记忆埋藏起来呢??

    谁都会认为裴诗语可怜,谁又想过,这个为爱痴狂的男人又是多么的让人心疼?

    “你看,今晚的月亮是不是特别的圆?今天应该是十五吧,月圆人团员。她还在你的身边,还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她虽然暂时性的忘记了你,但是也还会因为你而出现复杂难过的情绪。如果爱,咯,就深爱,咯,别放手,别放弃,这段感情不能因为一点小事而、结束、结束结束了,抱歉,我可能喝多了,感觉有点天旋地转的。”

    月光从落地窗外照射了进来,晚上十一点整,月亮已经爬得很高。清冷明亮照人。

    两个人的酒都差不多够了,啤的,洋的,红的,甚至是白的,都已经全部掏空了。整个冰柜的酒都已经被清空,甚至是酒架上面的也少了一大半,不得不说两个人的战斗力也是真的强!

    这个顽强的战斗力堪比打不死的小强了吧!

    只是现在两个人都衣衫不整的躺在了落地窗前,就因为林深赞美了一句月光很美。柔美的月光好像有意将两人进行洗礼,停留在他们身上许久。

    林深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生活都非常的有规律,有特别的要求。在没有喝醉之前,他可能从来不会想象得出来,有一天他喝多了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