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我不认识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43章 我不认识你

    这样的封擎苍,让裴诗语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瞬间崩塌了。

    明明心里已经感觉很轻松了,可是在封擎苍的怒吼吓,裴诗语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

    就这样一下一下的细密的痛着,让她的额头都渗出了汗珠。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让开好不好?”

    几乎是祈求的语气,因为裴诗语感觉自己根本不想看到这样的封擎苍啊。

    只要看到他这样,自己就会心痛,裴诗语不想痛,只能让他离开。可是裴诗语这样说,却让封擎苍更加的难过。

    不过他也看到了裴诗语额头上的汗珠,心里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

    裴诗语摇摇头,眉头紧紧的皱着,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这个男人,一定跟自己有关系,可是不认识啊,真是不认识,哪怕搜刮了所有脑海里的记忆,都没有他。

    这让裴诗语感觉到一种恐慌,自己好像真的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小语,你别怕,我不是坏人。刚才我就是有点激动了,所以才会那样,你别生气。”

    封擎苍也知道自己不能对裴诗语逼迫太紧了,如果一直这样步步紧逼下去,恐怕裴诗语会更加糟糕。

    然而封擎苍却不知道,在裴诗语的眼里,他现在就像一个病人一般。

    所以,裴诗语立刻对着他点头:“好,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明白你就是激动了,你别冲动。”

    既然已经激动了,谁知道会不会冲动呢。裴诗语心里有些害怕了,手不自觉的拉了拉自己的睡衣。

    虽然这个睡衣看起来挺高的,根本露不出来什么,可是裴诗语却依旧很害怕。

    “小语,我……”

    封擎苍当然明白了裴诗语的意思,她这是把自己当精神病看啊,封擎苍心里瞬间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他真想把林深拉回来,让他好好的跟裴诗语重新解释一下俩个人的关系。

    毕竟裴诗语现在好像对于林深更加的亲近了,她根本不认识自己了,这让封擎苍极其的无语。

    “封少,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毕竟我们并不认识,而是也不熟悉,我根本就不记得你,也不认识你,就算你是我上司,可是你也不能吼我啊。”

    “现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你这个样子,真的是会让人特别的无奈的。”

    裴诗语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话委婉点,不要招惹了封擎苍这个男人。

    毕竟裴诗语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好惹。而且看起来有点凶,有点冷。

    每个眼神,都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好,那我以后尽量让自己不这样。可是小语,这个房间,真是我的,我也住这里。”

    后面一句话,封擎苍感觉自己真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毕竟现在裴诗语不记得了,她一直以为房间是自己的,如果自己太直接了,恐怕裴诗语不会接受。

    然而听到封擎苍这样说,裴诗语仅有的好感,也没有了。

    “封少,请自重。”

    看到裴诗语沉下脸,封擎苍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什么狗屁高冷,在这一刻没有半分。

    “你不信是吗?”

    “对。”

    “好。那你跟我进来,我给你看看证据!”

    封擎苍直接拉着裴诗语的手就往里面走,裴诗语不停的挣扎,最后居然真的挣脱了封擎苍的禁锢。

    “你干嘛啊,不要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

    裴诗语冷着脸说道,警惕的看着封擎苍,就好像封擎苍随时都会变成一个罪犯一般。

    她心里这会很害怕,担心封擎苍会对自己欲行不轨。虽然封擎苍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可是这种事谁知道呢。

    万一封擎苍就是忽然想不开要对自己做什么呢。她虽然没有工作多久,可是依旧知道,很多公司还是有潜规则这种事的。

    “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真是住这个房间的。”

    封擎苍很无语,他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不记得自己了,好像整个人性格都变了一般。

    她以前根本不会这样啊,而且也不会这样的天真。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封擎苍必须得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然让裴诗语一直误会,恐怕她都会把自己赶出门。

    “封少,我觉得你可能真是有问题,这是我的房间,怎么会是你的。说你住我家也就算了,难道我会把自己房间给你吗?”

    裴诗语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陌生男人住自己的房间呢。

    房间里可是只有一张床的,如果他也是住自己房间,那么自己住哪里?难道住一起?

    “你看看就知道了。”

    封擎苍当然也很清楚,现在自己不管说什么,好像都没用,只能让裴诗语亲眼看看。

    不过这次他没有在给裴诗语挣脱的机会,直接抱着裴诗语过去,然后拉开柜子。

    “你看,这都是我的衣服,领带,衬衫,这是你的。”

    封擎苍指着柜子里自己的衣服,还有裴诗语的衣服认真的说道,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裴诗语看。

    他不能放过每一个机会,这会看着裴诗语眼里的烦闷,变成了不解,还有震惊,最后变成了惊恐。

    她转过头,惊恐的看着封擎苍,指着他说道:“你居然真的住我房间,那我一定是住客房了,对不对?”

    裴诗语其实也不知道,因为她好像记不清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住哪儿了。

    既然封擎苍说了这是他的房间,那自己一定不是住这里的,毕竟封擎苍已经给自己看了。

    那些男士的衬衫,领带,西装外套,还有休闲装,每一件都是封擎苍的尺寸。

    虽然不知道具体,可是裴诗语作为设计师,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些都是封擎苍的衣服。

    一定是自己吧房间借给他了,因为他是自己的上司。

    “封少,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我这就过去另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