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你有点像我老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章 你有点像我老爹

    下山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发生了改变。

    虽然余问渊依如之前一样,裴施语却难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今天的事让她太意外了,完全没有来得及消化。

    余问渊看在眼里,并没有刻意说些什么,只是找其他事分散她的注意力。

    人一走神就容易出错,裴施语没注意看路,快走到山下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整个人歪到一边往地上摔。

    “哎哟——”

    站在她身边一直关注着她的余问渊,见此连忙长手一揽,将她揽入怀中,才让她避免摔跤。

    疼痛过后,裴施语才反应两个人相拥的动作,下意识将余问渊推开。

    推完才反应,这样做未免太伤人了,心里懊恼极了。

    余问渊不以为然,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脚上:“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裴施语回神,连忙摇头。

    她尝试走动,表达自己无恙,可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余问渊微微皱眉,把她扶到一边坐下。

    裴施语刚开始还想逞能,不用他搀扶,可发现脚崴得很厉害,很难在遍地石头的山路上行走。再加上深渊和平时完全不同,态度极其强硬,根本不容许反抗,也就只能任由他半扶半抱到一旁的大石块上。

    余问渊低下身子,半跪在她的面前,手握住了她的脚。

    “这样疼不疼?”他拿着她的脚踝,扭动了一下。

    刺痛传来,裴施语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嘶——有点疼。”

    余问渊又动了一会,她咬着牙硬是忍住脚踝上的疼痛。对方停下手上动作时,她的额头上已经冒起了细汗。

    除了崴脚时候没注意失声叫出来,她没有因疼痛出声,下嘴唇都被咬出了牙印。

    “如果疼,不用忍着。”余问渊道。

    “现在没有那么疼了,可以忍得住。”裴施语摇头道。

    这话并不作假,被他弄了一会,明显感受到痛意下降。

    “没有伤到骨头,就是单纯扭到了,回去擦点药酒,明天就能好。”

    “我刚才看你的动作很纯熟,没有想到你还会这一手?”裴施语好奇道。

    余问渊笑道:“我学过中医,作为我的书迷,你可不太合格啊。”

    裴施语这才想起他有一本书,就涉及到了中医内容。虽然内容不多,但是足以看得出作者是有一定了解的。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为了写书,学了一些理论知识,没有想到是真学会了。”裴施语一脸崇拜道。

    写书写得自己都成了某方面的专家,这也是没谁了。而且这个人从来不会用这种事去炫耀和炒作,让更多人知道他的不容易,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符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一般。

    这样的低调谦虚,让人更加佩服。

    虽然她的脚崴得不是很严重,可想要这么快恢复却也不容易。

    “来,我背你下山。”余问渊转方向蹲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不用!我能走。”裴施语连忙拒绝,这里酒店还有一段距离呢,她再瘦也有九十多斤。

    “快上来,脚崴了不能走路,否则很容易变成骨折。”余问渊态度坚决。

    “你帮我找根拐棍就好……你干什么!”

    余问渊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抓住她的两双手,直接就往身上扛。

    裴施语挣扎着要下来,他竟然直接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声音。

    “别乱动,这条路不好走,别把我也给弄崴脚了。”

    裴施语这下脸红得快能滴出血来,硬挺挺的一动不敢动。

    被拍那一巴掌并不重,可她觉得好像冒了火了一样。

    “打一下才老实,你说你何必。”余问渊感受到她的僵硬,开玩笑化解尴尬。

    “我觉得我能走……”裴施语的声音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刚才那一巴掌把她给打蒙了。

    “你这是在歧视我的体力,看来我今天不表现一下是不行了。”

    背上有这么重的负担,可余问渊如履平地,依然和之前一样气息平稳的和她说话。

    没有逞强,十分轻松。

    裴施语心底不由感叹他的体力,平时看余问渊总觉得有些清瘦,虽然谈不上弱不禁风,但是和壮硕还是沾不上什么边的。

    现在趴在他身上,才知道这个男人的背有多宽广,精壮有力,让人很有安全感。

    就像……小时候养父背着她的时候。

    让她觉得亲切,让她忍不住依靠对方。

    “你要是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下。”走了一会,裴施语道。

    这里距离山下还有一段距离,一直这么背下去,非累瘫了不可。

    余问渊笑道:“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这么点距离,累不到我。”

    “当然不是!只是……”

    “猪八戒背媳妇都不嫌累,我难道还不比他能干点?”

    裴施语听到这话,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

    “余大哥,你又拿我开玩笑。”她无奈道,心底的无措因为玩笑抚平了不少。

    余问渊低声笑了起来,声音温和悦耳。

    “还不容易逮到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

    不管心底多窘迫,被这样一个男人背着,心底暖暖的。内疚的同时,被一种踏实感所充斥着。

    最初僵硬的身体恨不得身体距离他几百米远,现在渐渐的放松下来,身体不自觉靠向他。

    余问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的变化,脸上的笑意更真切了。

    两个人刚走到山底,一个凌厉声迎面劈来。

    “你们在干什么!”

    裴施语抬头一眼,是封擎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