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阳光总在风雨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40章 阳光总在风雨后

    整整一个星期,裴诗语都没有出门,也没有出去房间,更加没有去公司。

    她每天都在床上坐着,除了吃饭的时候,她几乎全部都在发呆,封擎苍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事情还是什么。

    只是他没有去打扰她,不敢去也不能去。

    林深来过几次,听到裴诗语情况后并没有进去,而是看了眼就走了。

    这天,天气很好,裴诗语感觉自己全身都要发霉了,眼睛也酸涩的不行,尤其是在看到外面的阳光时,眼睛根本睁不开。

    “小绿,你是不是也想出去晒太阳了。”

    看着手上的小绿,裴诗语默默的说道,因为她仿佛感觉到了小绿轻微的动了下,大概是对阳光的渴望吧。

    毕竟每个藤蔓,其实还是喜欢太阳的,没有什么愿意在阴暗的地方一直生存。

    裴诗语起来推拉门,这么久第一次出去,她感觉自己全身似乎都要发霉了呢。

    “小语,你出来了!”

    看到裴诗语出来后,封擎苍整个人眼睛都亮了。

    他没想到裴诗语今天居然出来了,而且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嗯。”

    裴诗语点点头,并没有笑,可是却主动回复了一句,这让封擎苍忍不住激动了很久。

    他的这些细微的动作,裴诗语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可是却不想做出任何的回应。

    这几天她心里想了很多,可是却越来越混乱,而且好像不想说话了。

    虽然不怪他了,可是裴诗语却也很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出去了。”

    裴诗语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停下来给封擎苍说了一句,抬头目光微微的看了眼她。

    或许这是一个开始吧,裴诗语也在心里说服自己,想让自己可以冷静一点。

    可是这一切却让她很难过,明明自己不愿意说话,可是看着封擎苍冷漠,她的心依旧很难过。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这种痛到极致的感觉,让人特别的绝望。

    她转过头,不敢再去多看一眼,她不明白自己到底还要怎么样呢?这一切是自己想要的吗。

    既然不想,那么为什么不去主动打破这种情况。

    裴诗语转过身后,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站在那里等着封擎苍说话,她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只要封擎苍开口,自己就一定会同意。

    她会心软会不舍的,这一个星期的折磨已经让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等了好久,封擎苍都没有说话,裴诗语可以感觉的到,他就停在原地,没有说话。

    他也没有动,似乎就这样安静的看着自己。

    最终,裴诗语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了出去。外面的太阳果然很大,裴诗语伸手挡着太阳,可是眼睛依旧酸涩的流泪。

    可能是因为心里也是想哭的,这会太阳晒了,眼泪就配合着一起落下来。

    太阳这么大,可是为什么还是会感觉特别的冷呢。裴诗语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让自己可以冷静。

    “小绿,你看,好大的太阳啊!”

    裴诗语低头看着手腕的小绿,笑着说道,眼泪好像又自己回去了。

    果然是好久没有哭过了,也没有办法再去那样哭。

    没有回应,裴诗语就坐在椅子上盯着天空看,居然看到了彩虹,她顿时就惊喜的站了起来。

    “居然有彩虹!”

    裴诗语感觉特别不可思议,因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彩虹了。

    如今再次看到彩虹,她整个人都是激动幸福的。

    “风雨后,彩虹自然会出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让裴诗语身子顿了顿,转过头就看到林深在对着自己笑。

    似乎他天生就适合这样人畜无害的笑容,看起来温和阳光。

    如今站在阳光下,好像身上都开始有了圣洁的光芒,让人根本不敢直视,也不知道如何直视。

    “林医生,你怎么来了?”

    裴诗语还是有些意外的,她其实知道林深来了好几次,可是今天却这样突然。

    甚至自己都没有听出来,他的脚步声,林深就像忽然从天而降。

    “我来看看你,好些了吗?”

    对于裴诗语的疑问,林深并没有回答,只是说了自己的目的。

    可能是林深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了,裴诗语满心的阴霾也在这一刻忽然就没有了。

    “我挺好的。”

    裴诗语同样回给了林深一个笑容,她当然知道林深过来的目的,也知道林深为了什么。

    可是裴诗语却没有办法让自己接受,因为她现在根本就不想也不愿意去接受什么心理治疗。

    “我也觉得,今天太阳这么大,皮肤会晒伤的,还是回去吧。”

    裴诗语还以为林深会劝说自己,然而却没有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提起来关于治疗的任何事情。

    可能他就是来逛逛的,裴诗语心里居然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她也觉得好神奇。

    或许一个人的改变,真的挺快的。比如裴诗语,她现在根本不想回去家里,好像家里就是个什么可怕的地方。

    “不想回去,家里太冷了。”

    裴诗语就是觉得房间好冷,她可能都快被冻傻了,大概是因为自己没有看到过太阳。

    整天就是紧闭着的窗帘,还有不见天日的自己。

    “瑞娜小姐真是会开玩笑,封少还等着你回去吃饭呢,我觉得今天你真是有口福,他做了自己最拿手的菜。”

    林深难得的开起玩笑,不过眼里却都是真挚的笑容。

    听到林深的话,裴诗语有一瞬间的恍惚,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好像有点记不起来了。

    “林医生,封少是谁?他的拿手菜很好吃吗?”

    裴诗语总觉得封少这个名字很耳熟,可是却想不起来。

    她知道自己应该忘了点东西,不过可以忘记的,应该也不是特别重要的吧。

    “瑞娜小姐,你不认识封少?”

    本来林深还是有些不信,以为裴诗语开玩笑的,可是看到裴诗语充满疑惑的眸子时,他的一颗心终于沉了下去。

    裴诗语居然忘了封擎苍,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