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拒绝见林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39章 拒绝见林深

    他这样让裴诗语忍不住有点尴尬,毕竟俩个人还在吵架,他这样是什么意思。

    “不用,我自己吃。”

    裴诗语伸手想拿过来自己吃,可是封擎苍却不同意:“不行,你身体不好,还是我喂你,等你好了再自己吃。”

    “放心好了,我不会为难你的。”

    似乎怕裴诗语想太多了,再拒绝自己的好意,他只能多说一句。

    然而裴诗语却摇头:“不习惯。”

    明明心里很喜欢,可是却要假装自己根本不在乎的模样,这样感觉真的特别难受。

    “听话,啊……”

    不管裴诗语如何不同意,封擎苍依旧我行我素的继续给裴诗语喂饭。

    看着他如此坚持,裴诗语也放弃了抵抗,安心的吃着,毕竟很久没吃东西了,特别饿。

    吃饭后,封擎苍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床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裴诗语皱眉。

    他又想说关于凌悦的事了吗?不然为什么会这样,看起来魂不守舍的样子。

    “有话就说吧。”

    裴诗语心里忽然难受起来,就像有个人在捏着自己的心脏一般,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是不是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在意凌悦的呢?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封擎苍了,哪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让她有种难受的感觉。

    “嗯。”

    虽然答应了,可是却也仅仅只有一个嗯,这让裴诗语心里更加郁闷了。

    既然这么想说,那你就说啊,支支吾吾的到底想怎么样。

    难道以为不说话,就不会让自己受伤难过了吗?

    “说吧。”

    裴诗语终于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封擎苍,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一点点的自责还有难过。

    可是没有,他脸上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大概就是忍耐。

    或许是忍着不对自己发脾气,也或者是别的。可是裴诗语知道,他一定是不忍心伤害自己的。

    否则一定早就说了,怎么可能会这样沉默。

    “小语,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今天是想跟你说林深的事情的。”

    封擎苍叹了口气,看着裴诗语说道,他怎么会不清楚裴诗语眼里的意思呢?

    她就那样不相信自己吗?还是她那么不相信她自己。

    “林深,怎么了?”

    裴诗语有一瞬间的停顿,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不用一直提心吊胆,不用想那么多。

    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变的,跟那些庸俗的女人一样了,开始在意太多的事情。

    不,这不是她,这不是真正的自己。

    裴诗语心里有些挣扎,完全忽略了封擎苍话里的意思。林深,还能怎么样,一定是为了心理问题啊。

    “他最近刚好没事,所以想约我们一起。”

    封擎苍露出一个笑,他尽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正常一点,可是太难了。

    或许是因为他天生不擅长对裴诗语撒谎吧,每次撒谎都可以轻易的被看出来。

    更何况如今还是这样敏感的时候,裴诗语当然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不想见他。”

    裴诗语直接拒绝了,她不想见林深,她一点点都不想。

    自己为什么要见林深呢,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自己的情况自己心里很清楚的。

    她觉得如今挺好的,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只是不太开心罢了,又怎么会需要见林深。

    似乎裴诗语的答案在他的预料之中,封擎苍居然没有意外。

    “小语,他会过来。”

    他似乎是为了告诉裴诗语,又或许是为了强调林深会来,或者还是什么呢?

    有病吗?

    裴诗语的心忽然变的脆弱又敏感了起来,她不想看到任何人。

    就算自己真的有病,那又如何呢?这根本就不是可以好的。

    “随便吧,你喜欢就好。”

    嗯,就是这样。只要你喜欢就好了啊,反正你也不是原谅了那个人吗?居然如此,那就随你心意啊。

    只要你喜欢就好了,问我做什么,我还有什么资格说不吗?

    “小语,你别这样好不好?”

    对于裴诗语的冷漠,封擎苍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啊,现在不是应该开心吗?

    可是为什么听到裴诗语这样说话,自己的心也会特别尖锐的疼痛呢。

    封擎苍的话让裴诗语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嘲讽的看着他:“不然呢?你想让我怎么样?”

    “怎么都不行的,裴诗语已经死了,那个听话爱你的裴诗语已经死了,真的,现在你面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

    对,就是不爱他了。不想爱了,也没有力气爱了。

    “不,我不相信你会这样想。小语,你一定是太生气了,我不会介意的。”

    封擎苍的眼里顿时出现一抹受伤,可是却依旧固执的不愿意相信。

    不愿意相信,裴诗语会说出来这些话,就算她不想见林深,也不会这样说话的。

    可是事实却总是出乎人意料,比如现在,一切就仿佛失控了一般。

    “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裴诗语闭上眼。不想在多说一句话,下了逐客令。

    还有什么好说的,俩个人的关系就这样到达了冰点。裴诗语不想在后退了,也不想在让着。

    看着裴诗语闭上眼,一副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模样,封擎苍张口不知道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却选择了闭嘴。

    既然她想睡觉了,那么就让她在冷静会,也许都会好起来呢。

    “好。那我先出去了,你有事喊我。”

    他出去了,裴诗语原本闭着的眼睛骤然睁开,失神的望着门口的方向,他居然真的走了。

    难道不知道,自己就是那样说说的吗?居然那么狠心的就走了。

    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打湿了枕头,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裴诗语努力的看着天花板,想让自己的眼泪回去。

    可是越是这样,眼泪就越是汹涌,为什么明明那么相爱的人,最终却都是要变成这样。

    她不想失去她的爱人,可是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变成了情绪的奴隶。

    对不起,不是我不爱你,而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些事,或许真的是需要冷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