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冷静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38章 冷静点

    叶沛灵听到裴诗语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她一定是心情不好。可是现在自己也根本没有办法过去。

    本来那天跟李总见面后,她就想回家,但是李总却说让自己陪着她一起逛街。

    好,逛吧,为了裴诗语,自己不管什么都可以。

    最终,叶沛灵被李总拉着上了飞机,现在俩个人正在j国玩。

    “灵灵,他没有对我不好,是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直以来,裴诗语都是一个特别依赖叶沛灵的人,很多事也是会征求叶沛灵的意见。

    所以现在裴诗语第一个想的人其实就是叶沛灵。

    如今听到她这么说,似乎自己心里的怒气也少了很多,根本没有那种感觉了。

    “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裴诗语说并没有,可是熟悉她的叶沛灵,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她从来不会主动露出这样的脆弱,哪怕自己真的很难过,其实也是会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没什么。”

    “裴诗语,你特么给我赶紧的,快说。不然我就自己给封少打电话。”

    叶沛灵在电话那边都忍不住要怒吼了出来,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啊,俩个人肯定发生什么事了,否则裴诗语不会这样自暴自弃的。

    然而还不等叶沛灵再说,裴诗语就告诉了叶沛灵一切事情。

    听到后,电话里一阵沉默,听着叶沛灵不说话了,裴诗语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

    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紧张,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灵灵,你还在吗?”

    裴诗语忽然有些怕,担心叶沛灵会讨厌自己,或者厌烦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唯一可以做的,或许就是等。

    “我在,你别急,我得消化消化。”

    叶沛灵也知道裴诗语现在一定特别着急,忍不住安慰道。

    说实话,在叶沛灵听到的时候,真想弄死封擎苍的。可是叶沛灵到底是旁观者,他当然很清楚,自己并不能那样。

    而且很多事情她作为一个外人看的也比较清楚。

    如果按照裴诗语说的,那天的情况一定特别紧急。假如封擎苍没有成功的说服凌悦,那么等待裴诗语的,更加不知道会是什么。

    所以如今封擎苍说服了凌悦,凌悦也愿意改过自新。

    可是这一切,对于裴诗语来说,真的有点不公平了。作为裴诗语的好闺蜜好朋友,叶沛灵当然是站在裴诗语这边的。

    “小语,我觉得现在你们都要冷静一下,你等我回来啊,我这会还在j国。”

    叶沛灵很无奈,她真的很想飞回去陪着裴诗语,不让她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

    然而现实很无奈,她根本订不到票,所以没法回去。

    “我知道,他在外面,我就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灵灵,我等不到你回来,我好着急,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裴诗语的声音听起来都是哽咽,这让叶沛灵更加的难过。

    可是她还是需要安慰裴诗语,毕竟她一直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而且还有心里问题。

    “小语你听我说,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先别难过,知道吗?等着吧,凌悦一定过来的,到时候原谅不原谅都是你说了算的。”

    “如果你真的恨她,不要原谅,那你就不要见她。这件事你不能跟封少生气,他也是为了你,不然你被凌悦绑架了,你自己想想后果。”

    “当初裴绵绵的事情你忘了吗?如果没有那件事,你跟封少也不会耽误这么久。”

    叶沛灵说了很多,她内心希望裴诗语可以听进去。

    这件事封擎苍做的没有错,或许唯一错的,大概就是几个人之间的纠葛太过于奇葩了。

    “灵灵,我,不知道。”

    其实道理裴诗语都很清楚,只是自己也不明白要怎么才能这样下去。

    这一切好像都已经慢慢的背离了自己的初衷,变的模糊起来,她看不到前面的路了。

    后来叶沛灵到底说了什么,裴诗语好像都没听清楚了,她只记得叶沛灵说让自己好好的,等着她。

    可是现在要怎么好好的呢,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啊。

    裴诗语躺在床上睡着了,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再次醒了的时候,房间里依旧只有自己一个人。

    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看起来格外的冷清。

    她好像有些想他了,难道这么久,封擎苍都没过来看看自己吗?裴诗语忍不住这样想着,目光却看向了手机。

    其实她也就睡了俩个小时而已,并没有她自己想的那么久。

    裴诗语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好像快要傻了呢。

    “砰砰砰。”

    敲门声忽然响起来,让裴诗语都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心却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一定是封擎苍来了,也只有他才会,来自己房间。

    “我可以进来吗,小语!”

    虽然敲门了,可是封擎苍并没有直接进来,而是非常有礼貌的询问着裴诗语。

    好像裴诗语不说话,不让他进去的话,他就真的不会进去。

    “嗯。”

    裴诗语并没有拒绝,只是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躺着。

    她现在好像变的有些奇怪,明明想见,又不想。说不想见了,又特别特别的想念。

    或许女人就是如此的善变吧,不然也不会这样折腾。

    门被推开,一阵饭菜的香味飘了进来,裴诗语的肚子也不配合的咕噜噜的响了几声,让她极度尴尬。

    “小语,饿了吧?快吃点东西,我专门为你做的。就算你不开门,也得吃东西,不然身体受不了。”

    封擎苍的手中还端着碗,好像专门熬了粥,裴诗语闻着味道就忍不住想吃了。

    不过想起来自己如今还在跟封擎苍生气,就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看到裴诗语没有拒绝,封擎苍心里一阵惊喜,连忙过来,给裴诗语开始喂粥了。

    “张口,啊,小心烫。”

    封擎苍一边吹着一边还不忘温柔的提醒,就像一个特别贴心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