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不需要你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36章 不需要你哄

    听着封擎苍这样说,裴诗语只感觉自己脑子里在轰隆隆的响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喊着,叫嚣着。

    她忍不住捂着耳朵,不想继续听下去了。

    他凭什么替自己做主,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原谅凌悦呢?难道那些伤害还是不够吗?

    是不是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所以他就可以这样轻易的原谅。

    或许这就是给人一种特别崩溃的感觉,就像背叛一般。

    “不,我不想听了,你出去,出去。”

    这还是裴诗语第一次这样拒绝封擎苍,第一次想把他赶出去。

    第一次不想看到他,或许俩个人如今都应该冷静一下,都应该去想一想,余下的事情该怎么样。

    “好,你别激动,我出去就是了,你别这样,好吗?”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现在又开始头疼,有点不对劲了,心里顿时就心疼起来。

    这个时候,不管裴诗语提出什么要求,估计都会答应。

    “出去啊。”

    裴诗语忍不住朝着封擎苍喊道,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她只是心里很烦,头很痛,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看着封擎苍出去了,裴诗语立刻蹲在地上,捂着头,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

    好像脑子都开始混乱了,意识慢慢的消失。

    封擎苍出去后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门口,听到里面没有了声音,他开始有些诧异,不过最终还是忍不住推开门进去。

    因为心里很担心,不知道裴诗语怎么样。

    然而推开门后,封擎苍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看到裴诗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语!”

    在封擎苍的世界里,好像已经天旋地转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过去抱着裴诗语的。

    只是知道,看着裴诗语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的一颗心都仿佛要跳动出来了。

    抱着裴诗语放在床上,然后打电话喊了医生过来。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却脸色沉重的对封擎苍说道:“很抱歉封少,我们无能为力,裴小姐是因为受刺激过度,导致昏迷。”

    “可是她什么时候可以醒了,这个我们也不确定,因为裴小姐如今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封闭意识,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世界里。”

    医生的话就像一把重锤,他也不知道裴诗语居然会激动成这样。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会那样说了,至少也应该给裴诗语一个缓冲时间。

    可是如今却没有机会了,伤害已经造成了,她心里该有多么难过啊。

    “有什么办法?”

    封擎苍给裴诗语盖好被子然后跟着医生出去,就认真的询问道。

    不管用什么办法,他一定要让裴诗语好起来。她的状态太差了,也许又要让林深过来了。

    “封少,其实这个您也知道,裴小姐的状况,只能请心理医生了。”

    其实这个也在封擎苍的预料之中,毕竟裴诗语的状态他也是清楚的,所以并没有很意外。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医生离开后,封擎苍就一直坐在裴诗语的病床跟前,耐心的守着她,希望她可以快点醒了。

    可是一直到了早上,裴诗语依旧没有醒了,她的嘴唇也开始干裂。

    封擎苍给裴诗语的嘴唇用棉签沾了沾弄湿,希望她可以好受一点。

    “小语,你怎么还在睡,都到了早上了,你看太阳出来了,你不是一向都喜欢太阳吗?现在它都出来了,你怎么还不睁开眼。”

    封擎苍坐在裴诗语床边一直不停的说着,希望裴诗语可以醒过来,可是裴诗语却始终闭着眼,没有想醒了的征兆。

    哪怕她现在睡着了,可是眉头却依然紧紧的皱着,可想而知她有多么的烦躁。

    “铃铃铃。”

    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封擎苍说话的声音,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是秘书的电话。

    封擎苍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挂断了,现在他没有任何心情去接电话。

    可是秘书却不停的打电话,好像打不通誓不罢休一般。

    “说。”

    最后封擎苍实在太烦了,直接接了起来,不耐烦的说道,就好像对面是什么讨人厌的一般。

    “封总,公司现在聚集了很多人在闹事啊,我们根本没法劝说,如今公司外面还拉了很多横幅……”

    听着秘书在电话里滔滔不绝的说着,封擎苍捏着手机的手不断缩紧,真是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

    虽然现在封擎苍心情很差,可是他并不想对秘书发脾气。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脾气都控制不住,那么还怎么控制人生呢。

    “知道了,你去处理,我下午过来。”

    不管秘书如何回复,封擎苍直接挂断了电话。

    作为自己的秘书,这点能力如果都没有。也是可以滚蛋了,况且公司还有那么多人,公关会吧一切处理好的。

    所以现在封擎苍根本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毕竟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大概也就只有照顾好裴诗语了。

    她现在还没醒来,家里只有一个人自己怎么可能会放心呢。

    “出去。”

    裴诗语刚醒,就看到封擎苍站在窗口打电话,看起来有些烦躁。

    可是她现在心情也极度不好,那会心情身体原因昏迷过去,其实她还是可以听到封擎苍说话的。

    只是一直没有办法睁开眼,如今醒了,第一句话就是让他出去。

    可是封擎苍却不听,他走过来,拉着裴诗语的手,温柔的说道:“我不出去,除了你身边我哪里都不去,你不开心了我也要哄着你。”

    “我不需要你哄。”裴诗语直接抽回自己的手,冷冷的说道。

    她觉得俩个人现在都需要冷静一下,不然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说出来什么特别极端的话。

    这是裴诗语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她让他出去。

    “小语!”

    封擎苍很无奈,可是对于这样的裴诗语,自己偏偏没有任何的办法,好像除了顺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出去吧,让我冷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