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余问渊的告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章 余问渊的告白

    裴施语换了一身运动装,绑着高高的马尾,利落阳光。

    显得十分年轻,充满了活力,就像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一样,充满着勃勃生机。

    在大厅等候的余问渊看到她,只觉眼前一亮,翘起大拇指夸赞道:“这个样子充满了元气,平时经常运动?”

    “每天我至少会运动一个小时。”裴施语笑道。

    “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每天还能坚持运动的不多见了。”余问渊眼底充满了欣赏。

    “余大哥,你为了夸我拉一群人躺枪,别人要是知道非怼死你不可。”

    余问渊毫不在意:“别人我可管不着,你高兴就行。”

    裴施语怔了怔,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怪怪的?不过只是一瞬,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余问渊看她一脸灿然,十分坦然的样子,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们要征服的是这一片最高的山脉,因为是丘陵地区,所以山都不是很高,并不需要花太多时间。一路上风景怡人,空气十分清新,让人心旷神怡。

    余问渊非常博学多才,看到一些漂亮的花朵或者造型奇怪的树木,还会介绍他们的属性,说起相关的故事,让这一路非常的有意思,不知不觉就爬到达了山顶。

    “这里好漂亮啊!”裴施语看着眼前的美景,整个人兴奋极了。

    连绵不绝的山脉,鬼斧神工的大自然风景。一览众山小,宛若征服了整片大地,心胸都变得宽广起来。

    “费了这么多力气爬到这里,是不是依然觉得很值得?”余问渊笑道。

    裴施语猛的点头:“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安姐他们还嫌累不来,真的是太遗憾了。”

    “他们是怕打扰我们。”余问渊淡淡笑道,眼神却紧紧锁住她。

    裴施语笑道:“他们就喜欢开玩笑,余大哥你还跟他们起哄,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并不是开玩笑。”余问渊敛起眉眼的笑意,一脸认真的望着她。

    裴施语直接楞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小语,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余问渊静静的看着她,眼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不像平时好像被温暖包围的模样,多了一种雄性的侵占气息。明显感受到这不是对一个小妹妹的态度,面对的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余大哥……”裴施语完全傻了眼,她压根就没有想过余问渊会对她有别样情愫。

    她一直把他当做良师益友,觉得他像自己的哥哥一样。

    不管哪一种,从来没有往****方向靠过。现在突然对她表白,让她猝不及防。

    “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余问渊往前走一步,更靠近她。

    高大的身躯让裴施语感受到了对方男性的身份,她不由往后退了一步。余问渊见此眼底暗了暗,不再向前。

    “余大哥,对不起,我,我……对不起……”裴施语心乱如麻,除了道歉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头压得越来越低,好像做错事一样。

    余问渊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我……”

    “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会答应别人的追求,我有耐心。”余问渊笑意浅浅,依然那副温和模样,完全不会因为被拒绝而难过。

    “余大哥,你怎么突然……”裴施语整个人都是懵的,她从前完全没有感觉到余问渊对她有这个意思啊,这也太突然了。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余问渊坦然道。

    “可是……我一直以为你把我当妹妹或者一个听话的好学生。”

    余问渊摸了摸下巴,自我检讨道:“看来我从前的态度有问题,才会让你有这样的误解。”

    裴施语心底苦恼极了,从前根本没有想到这种可能。

    她对余问渊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一直把他当做哥哥一样。

    仰慕着他,依赖着他。

    她不希望伤到任何人,尤其对她有重要意义的余问渊,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伤害降低到最少。

    余问渊看到她愁眉苦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不能太早跟你说这些,你太为别人着想,把简单的事想复杂了。”

    “我……”裴施语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的表白不是为了让你为难,只是让你正视我对你的感情,不要产生误解,省得往别的地方想以后就没法拉回来了。”余问渊缓缓开口,声音很温和如同暖阳一样。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和从前一样。我们自然的相处,如果有一天你动心了,我们就自然而然在一起。如果依然无法改变对我的感情,那么我们一直会是好朋友。”

    裴施语猛的抬头,男女之间的关系,可以这么简单吗?

    余问渊看透她的想法,失笑道:“你以为多复杂?我们都是成年人,觉得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那就不要往方向走,并不是一个单向性的选择。表白只是为了让你有意识的往那方向和我一起争取,行不行就看缘分了。”

    裴施语还是有点混沌,完全没有想过感情的事可以这么理******情是最让人无法捉摸的事,没有逻辑,没有一个必然公式,让人纠结。

    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旦发生变化,就会变得非常的复杂,难以回到从前。

    分道扬镳还是好的,有时候还会撕起来。

    曾经有个追求者的前后态度,让她很是无奈和无语。

    刚开始那个人十分的讨好,对她的态度那叫个温柔。在她面前总表现出最优秀的一面,让人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依靠的。

    可表白被拒绝之后,看到她好像看到仇人一样。

    甚至,还在背后造谣,说她是个妖娆贱货。喜欢故意钓男人胃口,拿到昂贵的礼物之后,又翻脸不认人。

    明明送的东西,她都给退了回去。唯一收的就是送过一些小点心,还是给全翻译组的。

    她知道这事的时候,都气笑了。

    安慕容听到实在气愤不过,直接帮她上门撕,把那个男人骂得狗血淋头,这样的流言才被压下去了。

    可依然有的人,只愿意听自己想听的,每次看到她眼神里充满了鄙夷,觉得无风不起浪。

    她当时倒是没有多生气,只是觉得有些厌烦,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人恶心的人。

    很巧的是,那个男人没多久就被开除了。她当时暗爽了好一阵,觉得老天开眼。

    余问渊当然不是这种人品低劣的人,这样的人也并不多见。

    但是表白之后被拒绝,两个人相处起来多少会尴尬,难以回到从前。依照她的经历和所看到的,很难像余问渊所说的那样,能够继续坦然的相处。

    难道是她见识太少,想得太多了?

    “被人喜欢是一件幸福的事,你只需要好好享受,不要把它当做负担。否则,我会后悔的刚才的鲁莽,这可不是我深渊的风格。”

    余问渊调侃道,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明明是被拒绝的人,可他看不到任何阴霾。

    并不是因为不在乎,只是不希望自己的消极态度,让对方感到困扰。

    他的豁达和包容,让人感到踏实和温暖。

    也许他说得对,他们就这么坦然相处,如果有缘分就在一起,没有缘分也可以当朋友。

    没有谁欺骗谁,也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某一天她突然发现,身边这个人很适合自己也不一定。

    裴施语心底的那些别扭,渐渐散去,眉间的褶皱渐渐舒展开。

    “过来看这边的风景,好不容易爬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庸人自扰。”余问渊朝着她招手,脸上充满了温暖的笑意,依如从前。

    不会因为被拒绝,有所改变。

    “我们试着努力,不排斥不强求,顺其自然,好吗?”余问渊含笑望着她。

    清澈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让人不舍移目。

    施语好像受到了蛊惑一样,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