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她的执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30章 她的执着

    从凌悦那里出来后,封擎苍立刻就给裴诗语打电话,让她回家。

    可是裴诗语心里惦记着要跟凌悦见面,没有答应,但是到了地方后,裴诗语才发现,约定地点没有人,而凌悦也没有接电话。

    这让裴诗语心里特别奇怪,不知道凌悦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她最终只能回家,凌悦看到裴诗语的电话后,也没有在继续让她出来。

    她如今唯一的想法就是去找顾笙,其实凌悦心里还是很忐忑。

    她不知道顾笙到底能不能接受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怪自己,毕竟凌悦自己心里也明白,顾笙好像特别在意裴诗语。

    虽然他们如今不是亲姐弟,可是顾笙到底是什么想法,凌悦根本不知道。

    况且按照自己的调查,顾笙也是唯一去看过施玲的人,但是施玲似乎并没有怎么样。

    这让凌悦心里更加奇怪了,不明白为什么,施玲可以绝情道那样。

    顾笙跟自己虽然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凌悦心里就是对他充满了一种亲近感。

    到了顾笙住的地方后,凌悦心里还是有些不信的,虽然调查结果显示顾笙就是住这里。

    但是看到这里冷清的样子,她心里还是充满了诧异,不管怎么样,顾笙也是顾家的少爷啊,居然一个人住这种地方。

    看起来一个人都没有,好像谁都可以进去。

    凌悦站在门口,还是充满了恍惚,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就好像自己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忽然之间就没有了。

    或者说忽然之间失望了,不过凌悦心里想见顾笙的感觉还是没有丝毫的减少。

    她想看到顾笙,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

    一步步走进去,凌悦却改变了心里的想法,因为这里跟凌悦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还以为顾笙就是被冷落的,可是这会心里却还是有些惊讶。

    刚心里的愤怒已经完全消散了,这会她终于明白了,顾笙哪里是不受宠,根本就是顾笙自己要这样的。

    到了门口,凌悦心里依旧很紧张,她还从来没有用这个姐姐的身份见过顾笙。

    所以这会凌悦心里特别的紧张还有忐忑,她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这个心情。

    甚至比自己当初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知道要跟封擎苍订婚,结婚还要更加的紧张。

    凌悦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可能冷静下来。

    “顾笙,你在吗?”

    凌悦在门口喊了一声,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样突兀的过来,好像有点不太好。

    第一次这样忐忑,这一刻的凌悦仿佛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光环。

    “嗯。”

    凌悦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门里面传来的声音,很轻,却给人特别亲切的感觉。

    门开了,凌悦就看到顾笙站在门口,微笑着看自己,仿佛俩个人见了无数次。

    没有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也没有那种特别尴尬的感觉,一切是这样的顺理成章。

    “你来了。”

    顾笙笑了笑,天地仿佛都随之失去了颜色一般。

    他好像知道凌悦会来,现在说的话也让凌悦有些慌乱了,紧张的情绪更加的浓烈了起来。

    “你知道我会来?”凌悦还是有些惊讶的,她觉得自己来的这样忽然,一定不会被顾笙知道。

    然而现在却是顾笙仿佛笃定了自己回来一样,这种感觉特别的奇妙。

    “我知道你会来,但是没想到会是今天,快进来吧。”

    顾笙其实一点都不想笑的,可是他却不能这样。

    这个女孩子,也是自己的姐姐,怎么可以就这样忽视她,她也已经没有家人了。

    自己的妈妈就这样死了,而凌悦却在刚得知一切的时候,还没认她,她就死了。

    这是一件让人特别无奈的事情,也是顾笙心里最悲伤的事。

    想起来施玲临死的时候,他竟然有种解脱,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解脱,还是为了施玲终于可以解脱。

    “我,你怎么知道的?”

    凌悦其实还是有些天真的,这种时候居然还会感觉很神奇。

    大概这就是人的天性吧,凌悦感觉没有人冲着自己了,所以她就要成长了。

    可是如今找到了顾笙,发现顾笙对自己充满了善意,这个时候她就有种很激动的感觉。

    好像脑子也开始不怎么转动了,就这样开始慢慢的习惯。

    “猜的。”

    顾笙并没有多说,他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好像都快要无法维持了。

    因为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吧她当做裴诗语,凌悦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的单纯,幼稚。

    虽然裴诗语偶尔也会那样,可是凌悦却不同,她就是给人那种特直接的单纯,甚至有些不想怎么回应她。

    如果不是因为施玲,如果不是因为那一点点的血缘关系,顾笙真的一点点都不想搭理她。

    “顾笙,听说她走的那天,你去看她了,她有说什么吗?”

    凌悦忽然想起来施玲的事情,因为施玲以前对于顾笙的宠爱,大家也是知道的。

    如今施玲死了,凌悦感觉施玲一定会给他说什么的。

    听到凌悦这样说,顾笙有一点点的楞,仿佛没有想到,因为他觉得凌悦一定是恨施玲的。

    毕竟都是施玲毁了这一切的,可是凌悦居然可以如此坦然的问出来。

    “没说什么。”

    顾笙摇摇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天的情景,整个人脸上的血色似乎也消失的更加彻底了。

    这让凌悦有些紧张了,觉得自己是不哪里问错了。

    “她是怎么……”

    虽然凌悦并没有说完,可是顾笙却知道她想知道什么。

    毕竟当初施玲的死讯,其实并没有怎么隐瞒,可是也没有人清楚。

    那种事,一般不会有人说,大家可能都会以为施玲生病了,或者怎么,再加上顾老爷子那样在意,怎么可能会让别人说施玲的不好。

    “她在我面前,我看着她走的,她就这样撞死在我跟前,呵呵。”

    最后顾笙居然笑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表露自己的情绪了。

    “啊!”

    凌悦捂着嘴,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