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回头是岸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28章 回头是岸吗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的眼里顿时浮现出一丝的后悔。

    可是还不等封擎苍继续说,就看到凌悦眼里的犹豫变成了坚决,她一直在喃喃道:“不,不会的,没有岸了,回头什么都没有了!”

    “擎苍哥哥,你那么喜欢她,怎么可能还会要我,爹地妈咪那么宠我,可是却发现我不是亲生女儿,而且我还对裴诗语做了那么多事,他们怎么可能原谅我。”

    凌悦眼里都是痛苦,到了这个时候,她早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也没有人可以救赎她,可以拯救自己,一切都没法在继续下去了。

    “小悦!”

    封擎苍忽然提高声音说道,双手抓着她的肩膀,让她的目光可以看着自己。

    他的声音让凌悦一阵恍惚,有些不敢相信了,因为封擎苍已经很久都没有喊过自己小悦了。

    这个称呼,在他还没恢复记忆的时候,在他还是自己未婚夫的时候,他总是这样喊着自己。

    所以凌悦心里对于这个名字,有种情有独钟的喜欢。

    可是后来,一起都消失了,没有了,在没有封擎苍温和的喊着自己小悦了。

    她好怀念,好怀念,可是却没有办法,她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擎苍哥哥,你喊我小悦了,我,我好开心啊!”

    凌悦激动的看着封擎苍,她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

    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变成了空白,那些仇恨,那些痛苦,那些所谓的一切,已经全部不见了。

    “小悦,我跟你说了,你回头把,我可以让小语不怪你,可以让你有机会重新开始,只要你愿意。”

    “我不想看着你这样堕落下去了,你这个样子下去,你才会失去一切的,明白吗?”

    封擎苍忍不住晃动凌悦的肩膀,其实来了后封擎苍才发现自己想的,真的有些简单了。

    这次凌悦绝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而且如果凌悦真动手了,他一定没有办法救裴诗语。

    所以如今他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是拼命的去阻止凌悦了。

    大概是因为封擎苍的劝说管用了,凌悦此刻有些动摇,她抬头迷茫的看着封擎苍。

    “我,我不知道。”

    凌悦一个人低下头,弯腰抱着自己,她不想失去,也不想失去爹地妈咪,更加不想失去封擎苍。

    可是如今她做了好多的错事,还要继续执迷不悟吗?

    看着凌悦有所动摇,封擎苍顿时心里一阵惊喜,蹲下身让自己可以更加冷静点。

    “小悦,我知道以前的你也不是故意的,别让我失望,我不希望最后我心里的那个小悦,彻底消失。”

    封擎苍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心,他怕自己没有办法让凌悦回头。

    因为凌悦跟施玲其实很多时候很像,她们都有自己的固执跟坚持,轻易不肯低头。

    如今凌悦已经铁了心要这样做了,那么怎么可能在轻易的妥协。

    他不清楚自己在凌悦心里还有多少位置,可是到了现在,也就只能赌一下了。

    很久,凌悦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心里正在想,正在考虑,自己要如何说话吧。

    “小悦……”

    封擎苍又喊了一声,他很想让凌悦起来,让她赶紧起来。

    可是却没有,一切需要时间,并不是自己直接说了,一切就可以正常的下去。

    既然凌悦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就不会这样轻易妥协。

    “擎苍哥哥,你真的还会原谅我吗?”

    凌悦终于抬起头,盯着封擎苍的眼睛,她在封擎苍的眼里没有看到别的情绪,唯一有的都是期待。

    面对这样的封擎苍,其实凌悦根本没有办法说出不回头的,因为她还是爱着封擎苍啊。

    她的心里几乎全部都是这个男人啊,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让他失望,她不舍的也不忍心啊。

    “如果你还愿意,我会原谅你,我不想你继续错下去了。”

    封擎苍点点头,虽然心里对于凌悦还是有些不想原谅,可是如今也不能在错下去了。

    如果让凌悦这样下去,恐怕凌悦一定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

    “擎苍哥哥,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愿意,听你的,我不会对裴诗语怎么样了,既然你爱她,那么就成全你。”

    “我明白你不爱我,以前的我真的太傻了,一根筋。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忽然想起来,她死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去看她,其实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凌悦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可能这会她自己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样吧。

    “我明白自己跟她很像,一样的偏执,

    一样的自私。可是我不想这样,真的,我不想的。”

    仿佛心里的一些话终于可以有个机会吐露出来了,她不停的诉说着自己,想让封擎苍可以明白。

    可是凌悦自己却完全没有想过,就算别人明白自己,理解自己那又如何呢?

    不是自己的,始终都不是自己的,怎么可能会变成自己的呢。

    一倍的奢望就会换来双倍的绝望,这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但是凌悦却知道,自己的已经彻底的沦陷。

    “小悦,你别这样想,就算她在天有灵,也是希望你好好的,明白吗?”

    封擎苍很清楚凌悦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只是因爱生恨罢了,追究到底其实这也跟自己有关系。

    如果当初处理俩个人的关系可以更加的成熟一点,那么一切肯定会不一样了。

    “是吗?可是我不想去想她,我的爹地妈咪,永远只有他们,我也只会认他们。”

    凌悦摇头,不管施玲如何,都是跟自己没有关系的,她不想在那样下去了。

    就算自己不是亲生的那又如何,之前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抚养了自己那么多年,这不是一句话俩句话就可以磨灭的。

    “嗯,既然你这么想,就更加不能让他们伤心失望了,不是吗?”

    封擎苍循循善诱着,他其实就是想让凌悦放弃在这样报复了,永无止境的报复,只会让所有人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