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封少追过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4章 封少追过来了

    温泉山庄在坐落的位置非常的偏僻,但是山清水秀,风景如画。

    酒店主体建筑并不是豪华酒店惯常的奢华高大,但是非常的精巧雅致,非常的有情调。

    裴施语还没下车,就被这里的美景吸引到,心里满意极了。

    “这里还不错吧?”余问渊将车子留给泊车小弟,走了过来笑道。

    “棒极了!”裴施语毫不吝啬的夸奖。

    正打算跨进酒店,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开了过来,没一会车上走下一个熟悉的身影。

    封擎苍身穿着十分合体的定制黑色西装走下车,站在阳光下,仿若笼罩了淡淡的金光。

    “你怎么也在这?”裴施语脱口而出。

    男人看了她一眼,又扫了一下旁边的余问渊,语气有些不善:“不可以?”

    “当然不是!”裴施语讪笑道,“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

    “附近有一个项目,过来调查。”封擎苍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裴施语心底有股莫名的失望。随即又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简直莫名其妙,忍不住想要唾弃自己。

    余问渊也走过来打招呼:“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面,十分荣幸。”

    “彼此彼此。”封擎苍微微抬高下巴,转动手腕上的手表,眼底充满了高傲和势在必得。

    余问渊嘴角依然带着笑意,不惧对方的挑衅。

    “既然封总要忙,我们就不打扰了。小语,我们进去吧,大家都在里面等着了。”余问渊直接将裴施语带走。

    “好。”裴施语应道,“封少,那我们先进去了。”

    封擎苍并没有说话,目送着他们离开。

    秘书先生走了过来,看到封擎苍没有跟他们一起,诧异道:“封少,我们不是来找裴小姐的吗?”

    封擎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秘书先生直接变身木头,木愣愣的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不能太着急,逼得太紧只会适得其反。”封擎苍也走了进去。

    秘书先生明白这并不是对他说的,低着头不带耳朵不带嘴,把自己当做无物,默默的跟在身后。

    安慕容一行人都已经提前到了,全都换下了平时的正装,一身休闲打扮。

    “你们两个也太慢了。”安慕容走上前招呼,眼神在两个人之前飘来飘去。

    两个人为了去小巷子里吃早餐,足足绕了一大圈。

    裴施语原本不清楚,从小巷子出来,发现又走回头路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有多浪费时间。

    “我们还以为你们自己浪漫去了,把我们这些人都给忘了。”刘哲眨巴眼暧昧道。

    大家在一起工作,经常开玩笑来解压。把她和余问渊凑一起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脸皮早就练成了铜墙铁壁。

    “刘哥,你又拿我开涮。”裴施语不在意的笑道。

    原本这个话题会被这么轻描淡写带过,没想到余问渊主动拆台:“我还真有这个打算。”

    其他三个人顿时开始起哄,安慕容笑道:“要我看,你们两个凑在一起得了。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是,反正你们都是单身,试着处处。”平时最老实的方轩也调侃道。

    “你们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裴施语无奈了,没有想到余问渊也会跟他们一起胡闹。

    余问渊表情有些受伤,有些可怜巴巴道:“小语,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另外三个人听到这话,顿时沸腾起来,齐齐喊了起来。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余大哥,你怎么也跟他们胡闹。”裴施语扶额,自从昨天之后,她发现余问渊也是个充满了恶趣味的人。

    正当她不知道解脱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的身边,无形之中充满了威压感。

    她转头一看:“封少?”

    原本闹腾的一群人顿时噤声,心底暗忖这个大人物怎么也出现在这里!眼神还这么可怕!

    封擎苍无视他们的眼神,用大家听得到的声音道:“晚上我去找你。”

    说完也不管裴施语如何回答,更也不去管大家怎么想,就径直离开了。

    场上有瞬间凝固,裴施语直接楞在原地,晚上找她干嘛啊?

    小语和封少也认识?!听这话还很熟悉,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封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冲着小语来的吧?!

    在做的人对封擎苍都有所了解,他就是个工作狂,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度假两个字。

    安慕容忍不住出声道:“小语,你……”

    “我们先去把东西放了,一会一起去爬山。”余问渊直接出言打断,把大家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都是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彼此之间都十分有默契。看余问渊这态度,就知道有些事还是不要问出口才好。

    安慕容也压下心里的疑惑,转移话题道:“别,你们年轻人自己去吧,我这老人家只想安静的泡温泉。”

    方轩和刘哲也对爬山完全不感兴趣看,纷纷表示:“好不容易休假,我可不想为难自己。”

    “小语,看来只能你来陪我了。”余问渊无奈笑道。

    裴施语本来就挺喜欢爬山,这里风景这么优美,山上肯定漂亮极了,她非常想去看一看。

    现在这状况,她更不会拒绝。

    她把行礼放到客房里,安慕容也跟了进来。

    “小语,封少是怎么回事?”门一关上,安慕容就忍不住开口询问。

    裴施语顿了顿,心里暗恼那个男人是抽了什么风,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么暧昧的话,这不是让人误会吗。

    “安姐,你别多想,他这次过来是为了公事。”裴施语把被邀请做助理的事告诉她。

    安慕容诧异,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他怎么突然想让你做他的助理?”

    “大概正好认识我吧。”裴施语玩笑道,她现在都无法解释男人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听到这话,安慕容反而主动为她找答案:“你的能力足够强,他是个慧眼识英雄的人,会找你并不意外。我之前就说你是个有能力的人!”

    “安姐,你觉得我给他做助理好不好?”裴施语心底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还是想要听一听前辈的意见。

    “那还用说吗,当然好啊!”安慕容毫不犹豫道。

    “给封少做助理是多难得的机会,更利于未来的发展,陆伟祺就是个例子。”安慕容为她分析道。

    “说什么女人干得不好不如嫁得好,这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话,信了才是傻!这种带毒的鸡汤喝了会死人的!”安慕容鄙夷不已。

    裴施语看她表情夸张,忍不住笑了起来。

    安慕容觉得这话说得太绝对,又道:“我们姑且这话是对的,你想嫁得好也得混进那个圈子啊,做封少的助理才能接触更高层次的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安姐,我知道怎么做了。”裴施语这下彻底放下了纠结,做出了决定。

    她不能因为那点小心思就退却,不去抓住这么难得的机会。

    如果连这些都不能克服,她又怎么做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