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闹够了没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20章 闹够了没有

    顾芮的脸上都是凶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每次想起了就是会很生气。

    大概是因为生气,因为迁怒,觉得这一切都是裴诗语造成的。

    如果没有裴诗语,如果不是因为她,施玲不会死,自己也不会失去保护伞。

    “所以你想说什么?”

    裴诗语皱眉看着顾芮,她感觉顾芮可能就是故意出来找事的吧。

    自己不想理她的,可是她一次次的过来,是做什么,指责自己吗?难道这是自己想要的。

    如果施玲不那么做,一切也不会这样。

    “你少假惺惺的在这里了,我妈不想看到你,我也不想,你出去。”

    顾芮可能也是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转头不去看裴诗语。

    可是裴诗语就是过来看顾笙的,怎么会离开呢?而且就算离开,也不是现在离开。

    “别说了,你还不清楚一切是怎么回事吗?从今以后,你还是认真反省自己吧。没有人会护着你了,你还要继续任性下去?”

    顾笙严肃的看着顾芮,他心里很清楚,顾芮就是觉得都是裴诗语造成了这一切。

    所以在施玲死后,顾芮就开始憎恨裴诗语,她觉得自己没有了人保护,她没有了妈妈,都怪裴诗语。

    这会听到顾笙这样说,顾芮立刻不满了,朝着顾笙说道:“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要帮这个女人说话,她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

    “你忘了妈妈是怎么死的吗?你忘了一切都是谁害的吗?你居然还在这里指责我!”

    顾芮的话让顾笙心里意外,他不明白顾芮怎么会这样想。

    毕竟施玲做了什么,她不是应该很清楚吗?如今居然还可以若无其事的指责裴诗语。

    “我看没搞清楚状况的是你,如果你还要继续闹下去,后果自负。”

    顾笙从来没有这样冷漠过,尤其是对着顾芮。

    虽然以前说话也是会冷冰冰的,可是却从来没有跟现在一样的冷漠过,就像一块冰。

    不仅仅冰冷,声音里还充满了警告跟威胁,仿佛如果顾芮不好好的,后果非常严重。

    “阿笙,你别说了,我没事的,我想顾小姐也是一时接受不了。”

    裴诗语不想顾芮跟顾笙俩个人闹得太僵了,立刻出来阻止道。

    毕竟以后顾笙也就只有顾芮一个亲人了,如果俩个人闹僵了,他也就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谁要你假好心了!”

    顾芮喊了一声,然后就跑过去趴在水晶棺上,嚎啕大哭起来。

    “妈妈,你怎么就忍心这样丢下我走了,你知道吗?你走了,就没有人保护我了,他们都欺负我。”

    “我以后要怎么办啊,妈妈。我好想你啊!”

    顾芮在不停哭着,不停的说着,好像她这个样子,施玲就可以听到一般。

    看她这样,顾笙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忍不住摇头叹气。

    “阿笙,你别想太多了,时间久了,她就会想明白的。”

    裴诗语很清楚,顾芮对于自己的恨,毕竟没有人可以忽略一个害了自己母亲的人。

    然而一切却不是裴诗语想要看到的,她也不想这样。

    “嗯,只是难为你了。”

    顾笙点点头,他心里很清楚,也明白事情的发生。

    如今裴诗语可以过来,已经很不错了,没有落井下石,这已经让人特别庆幸了。

    虽然顾笙心里很清楚,裴诗语都是为了自己,但是他还是会感觉到幸福。

    “阿笙,我就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我们永远是姐弟,是一家人。”

    裴诗语笑了笑,她就是想告诉顾笙,不管发生什么,自己不会丢下他,也不会让他一个人。

    虽然施玲做了很多错事,可是这一切都跟顾笙没有关系,自己怎么可能会迁怒顾笙。

    而顾芮还在不停的哭着,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大概她也是为了自己哭吧,以后再顾家,恐怕就不是她想任性就可以继续任性的了。

    毕竟没有人在保护着她了,如果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任性,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更加残忍的对待。

    “怎么回事!”

    顾墨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他皱眉进来,就听到顾芮在那里不停的哭着,顿时心烦起来。

    “顾芮!”

    听到顾墨的声音,顾芮心里很紧张,可是眼泪却依旧没有停下来。

    转过头,泪眼汪汪的盯着顾墨,想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顾墨最讨厌女孩子哭了,小时候有一次因为自己哭,就被顾墨狠狠的训斥了一番。

    如今自己那样哭,恐怕顾墨一定会更加生气。

    “你哭什么!”

    顾墨不悦的看着顾芮,似乎在问她,你有什么值得哭的。

    然而顾芮却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她那里敢跟顾墨硬来。以前施玲还在的时候,她不敢。

    如今施玲都不在了,顾芮更加不敢了,毕竟她总是会有一些担心害怕。

    “说话。”

    “我……”

    顾芮撇着嘴,可是眼泪却还是忍不住往下落,她心里很委屈,特别的委屈,只是不能说。

    如果顾墨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知道自己那样对裴诗语说话,恐怕一定会更加不高兴。

    “你什么?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如果说顾墨有什么时候最烦,那么一定是这种时候,询问别人的时候,始终听不到回答。

    这是一件特无奈,也特别头疼的事情,偏偏顾芮不说话。

    “顾小姐可能是太悲伤了,所以没法说话,顾总你就别问了。”

    裴诗语忍不住开口,她并不是很想看着顾芮这个样子。

    而且如今顾笙也在,他们俩个人闹的不好,顾笙夹在中间也是会为难的吧。

    “顾芮,听到裴小姐说的话了吗?以后你该学的地方还很多。”

    顾墨看了眼顾芮,几乎不用问了,也可以明白顾芮到底是为了什么。

    毕竟顾芮什么德行,其实顾墨心里特别清楚。他早就领教过了,怎么说顾芮也是自己的妹妹,他怎么可能会不了解。

    “大哥,我知道了。”顾芮抬头,含着泪说道,虽然心里委屈,却只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