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你还好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9章 你还好吗

    天空下起了雨,裴诗语挽着封擎苍的胳膊,一起去了施玲的葬礼。

    可能是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些事,其实来的人很少。

    凌非岩带着施怡过来,看了眼然后离开,似乎一直在的,也就只有顾墨跟叶沛灵。

    顾笙和顾芮俩个人一直跪在里面,尤其是顾笙,没有起来,没有抬头,仿佛他的目光理只有那个人。

    “小语,你来了。”

    叶沛灵看到裴诗语过来,忍不住说道,其实她心里是有些不愿意裴诗语来的。

    毕竟施玲活着的时候,做了那么多坏事,做了那么多伤害裴诗语的事情。

    “灵灵,我来看看阿笙。”

    其实裴诗语就是过来看顾笙的,可是平时没有理由,她打过电话,然而却都被顾笙拒绝了。

    他说自己要忙着守灵,要忙着做事,就是没有时间见面。

    可是一个人如果真的要跟你见面,怎么可能会没有时间呢?一切都是理由,都是借口。

    “去吧,他一直跪在那里,谁说也不听。”

    叶沛灵叹了口气,顾笙这样的好的孩子,可是却有施玲那样的母亲,这是多么悲哀的事。

    “阿笙,你还好吗?”

    裴诗语看着地上的顾笙,忍不住开口说道,尤其是看到顾笙整个人瘦了一圈,她就更加心疼。

    裴诗语一直都把顾笙当做自己的弟弟看,怎么可能会不心疼。

    在地上跪着的顾芮听到裴诗语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冲着裴诗语吼道:“裴诗语你来做什么,你给我滚!”

    “我们顾家不欢迎你!走啊,出去啊!”

    顾芮站起来,一只手还过去推裴诗语,想把她推出去。

    然而叶沛灵却主动站出来,不满的盯着顾芮:“顾小姐,小语是我们请来的,你不欢迎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要找事,别怪我不客气。”

    叶沛灵的话极其的不客气,可是却没有人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因为叶沛灵有顾墨撑腰啊。

    就算她说了又如何,没有人会愿意跟顾墨作对的。

    “你……”

    顾芮手指着叶沛灵,可是却没有说出来话,因为她居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在顾家,往后还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叶沛灵也是顾家未来的女主人,如果得罪了叶沛灵,恐怕后果很严重。

    可是顾芮不想在意这些,她不想看到裴诗语,都是裴诗语害的。

    “我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今天来吊唁的,就是客人!”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她不想让顾芮太过于得意了,否则以后自己还怎么在顾家待下去。

    可能从来没有人这样跟顾芮说话,毕竟顾芮也是顾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有人这样说。

    第一次被如此对待,还是自己母亲的葬礼,顾芮心里感觉到特别的难过,可是却再也没有人给自己撑腰。

    她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固执的转过头,不再继续理会几个人。

    “小语,进去吧。”

    叶沛灵叹了口气,她并不想真对顾芮的,可是顾芮太嚣张了。

    跟在裴诗语身后的封擎苍这会却主动留下来,他并不想进去,以免看到那个人,他依旧忍不住心里的愤怒。

    顾笙其实听到了裴诗语说话,但是并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所以只能沉默。

    其实顾笙一直跪着,并不是因为他在悲伤难过,而是因为顾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阿笙,”

    裴诗语站在一边,看着顾笙,他忽然之间看到顾笙,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站在顾笙身边,还可以看到里面的施玲,因为距离特别近。

    裴诗语可以看到,她的额头的伤口,可是裴诗语却感觉到了一股悲伤,仿佛从四肢开始蔓延。

    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可以吧悲伤阻止,她却知道,自己现在很想离开这里。

    因为这种感觉太让人难过了,甚至仔细感受,还有愤怒,绝望,不甘心。

    这一切,都是施玲的感觉吧,裴诗语忍不住有些想笑了,自己居然可以体会到施玲的绝望。

    “姐姐。”

    顾笙转头疑惑的看着裴诗语,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冷笑。

    可是顾笙却清楚,她并不是嘲笑自己或者什么。

    里面没有人,只有顾芮还有顾笙,裴诗语。他们都在专心的做着一件事,都是看着里面的施玲。

    她就像睡着了一般,没有闭上的眼睛,也被后来认为的合上了。

    “阿笙,你还好吗?”

    裴诗语又问了一次,就算她心里担心,可是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要说什么。

    或许这就是大家的悲伤吧,明明心里还是很关心的,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

    顾笙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没有继续跪着。

    “我没事,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似乎每个人说话都会有一种悲伤,不言而喻,总是忽然就出现,让人心里莫名的难过。

    “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刚好赶上。”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看到顾笙没事,她心里这才放心了下来,毕竟她一直最担心的就是顾笙。

    如果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事,恐怕也是会崩溃的。

    如今顾笙还好,他只是瘦了,并没有彻底的不理自己,这对于裴诗语来说就够了。

    “你少在这假好心了,都是因为你,不然我妈会变成那样吗?你就是个祸害,你还有脸过来!”

    顾芮这会又忽然冲了过来,对着裴诗语指责道。

    似乎所有的错误都是裴诗语一个人造成的,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施玲就不会死一般。

    听着顾芮如此好笑的话,裴诗语都忍不住有些想笑了,不过却依旧忍住了。

    “顾芮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吧,懒的跟你吵。我只是过来看顾笙的。”

    裴诗语再次澄清道,她并不想继续跟顾芮废话了。

    反正来这里的初衷也并不是因为顾芮,更加不是为了跟顾芮吵架的。

    “哈哈,你以为我会信吗?也就顾笙那个傻子单纯的会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