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死不悔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8章 死不悔改

    而施玲在一日接着一日的孤独中,终于迎来了,另外一个要看她的人。

    她以为没有人会来了,因为施玲也很清楚,封擎苍不会让人过来的,她心里很明白。

    “我以为你不会来。”

    看到来人后,施玲有些吃惊,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很快情绪就被她完全隐藏起来。

    不过声音却仿佛一个垂暮的老人,没有一丝的生气。

    顾笙笑了笑,好看的脸上依旧如从前一样。

    只是看着施玲的目光里却带着一丝探究,还有无奈。

    “只是来看看你,想问问你,还后悔吗?”

    其实很多时候顾笙心里都很清楚,本来他从始至终都是知道的,可是却没有揭穿。

    可以说,顾笙就是眼看着施玲一步步走向深渊的人,他希望有一天她可以回头。

    然而这么久过去了,顾笙却没有等到她的回头,等到的是更加变本加厉的伤害。

    “我都知道了,我以为你会后悔,会回头的,毕竟还有很多东西值得珍惜。”

    “比如我爸爸,他想着救你,想着陪你,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把他看到心里去,不是吗?”

    顾笙想起来顾老爷子那天说的话,心里就忍不住的凄凉。

    他可以说什么呢?这个女人她是自己亲生母亲。而那个人也是自己亲生父亲。

    他做那么多,可是却被顾墨各种暗地里阻止,顾笙全部都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阻止啊。

    因为一切都必须要按照自己的轨迹,如果这就是结束,何必让顾老爷子在继续深陷。

    听着顾笙的声音,施玲眼里一片幽暗,她痴痴的看着顾笙,可是却始终没有说话。

    这让顾笙的心底,骤然沉了下去,因为他明白,她的沉默代表了她的心,她不后悔。

    “妈,你真的不后悔吗?”

    顾笙有些痛心疾首的看着施玲,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施玲要这个样子。

    “为什么要这样执迷不悟,为什么如此固执,难道你不知道,还有人等着你吗?”

    “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你就一直坚持了下去,可是事到如今,为什么你还是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呢。”

    看着沉默的施玲,顾笙心里是绝望的,虽然早就知道了,可是却依旧忍不住的难过。

    他想起来小时候施玲一次次的照顾自己,她为了自己付出很多,可是后来他却知道,施玲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

    因为她厌恶自己的存在,所以就时刻提醒自己,想用自己的存在,证明顾老爷子对自己的感情。

    可是这一切却不是他想要的,他心里也恨过,怨过,可是最终却还是化为了乌有。

    后来遇到裴诗语,顾笙觉得自己的心终于有了一点点温度,他多想珍惜那个人。

    可是施玲却还是把一切毁了,她依旧只把自己当做第一。

    “罢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你不用想太多,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走了。”

    顾笙最终还是给施玲留下了一个微笑,她毕竟也是自己的妈妈。

    “笙儿,照顾好小悦。”

    施玲忽然站起来,拉着顾笙的手,等到顾笙点头同意了,她这才松开,猛然冲向旁边的墙壁,狠狠的撞了上去。

    “碰。”

    一声巨大的响声,让顾笙惊愕,眼看着施玲撞过去,血溅了一地,还有他洁白的衬衣上,也有点点红色。

    “妈。”

    顾笙喊了一声,一步步走过去,就看到施玲倒在地上,额头上不停的流血。

    他过去抱着施玲,看着她满脸的解脱的笑,顾笙忍不住叹气,眼泪却落下来。

    “你何必呢。”

    为了一己私欲,为了自己的执念,最终却选择了这样的结束方式。

    “笙儿!”

    施玲张口喊了一声,手拉着顾笙,最终却依旧没有闭眼,大概她是死不瞑目吧。

    人的一辈子很长,或许也只有施玲这样的人才会选择如此激烈的方式离开吧。

    “妈,我在这,一直在。”

    顾笙抱着施玲,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明明不应该悲伤的,可是如今看着施玲睁开的眼睛,他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起来。

    毕竟施玲也是从小抚养自己长大,为了自己的病,费尽了千辛万苦。

    如今自己好了,可是她却选择了如此决绝的方式离开,最终还是不想闭上眼。

    顾笙离开了,可是脑子里却依旧是施玲那张脸,脑海里始终想着从小到大的事情。

    裴诗语正在睡觉,就看到封擎苍一脸沉重的走了进来。

    “小语,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看着他如此沉重,裴诗语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不过还是让封擎苍直接说吧,并且做好了准备。

    “顾老夫人,自杀了。”

    一句话仿佛让裴诗语整个人都震惊了,她傻傻的看着封擎苍,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说。

    “傻瓜,顾笙去看她,后来她撞墙壁了,也算是死在了顾笙的面前吧。”

    想起来这个,封擎苍就忍不住叹气,觉得施玲真是有些残忍了。

    裴诗语摇头,不敢置信:“怎么可以,她怎么能选这么惨烈的方式,让阿笙难过!”

    没错,裴诗语想起来的,就是她死在顾笙的面前,而且是直接撞墙,她这是想让顾笙一辈子都无法安心吗?

    裴诗语一直以为施玲就是有些自私,可是如今想起来,她果然爱的只有自己。

    否则一个妈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孩子面前去死,这不是让孩子一辈子无法安心吗?

    “小语,要去看看顾笙吗?”

    封擎苍很清楚裴诗语对顾笙的心思,所以这会他主动问了起来,毕竟顾笙也算裴诗语的弟弟。

    俩个人之间感情很好,封擎苍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毕竟有个在意的人也是挺好的,他不能要裴诗语什么都没有。

    可是裴诗语却拒绝了,并没有跟封擎苍去看顾笙,因为这个时候顾笙一定不会见她。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冷静的时间,顾笙也是一样的,毕竟自己也是间接害了施玲的人。

    所以顾笙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她不想为难顾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