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选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7章 选择

    “苍,我就是很感动啊,毕竟那个时候那样危险,我以为不会有人救我们了,可是……”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脸上都是笑,她并不是觉得封擎苍不会来,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状况。

    虽然心里会担心,可是依旧还是有些感动的,毕竟凌非岩做的事情,也是特别的让人感动。

    尤其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让人心里特别的温暖。

    “对不起,小语,都是我没有及时去救你,才让你害怕担心。”

    封擎苍忍不住皱眉说道,对于裴诗语的担心,更加上升了一个层次。

    如果说都是因为自己,让裴诗语受了伤害,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这不是原谅自己的事情。

    “苍,你干嘛那么说,我没有怪你啊,而且你根本不知道,你怎么救我嘛,都说了让你别自责,可是你怎么还那样想。”

    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她也不想封擎苍乱想,更加不想因为这个而让封擎苍难过。

    毕竟他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严格的监控着自己吧。

    所以对于这个,裴诗语根本没有心情去想太多。

    “好,那我不想。”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坚持的模样,最终只能点头。

    其实封擎苍心里大概就是觉得,裴诗语会认为凌非岩靠谱,然后就从心里去想着依赖。

    对于俩个人来说,这没有什么,毕竟裴诗语有了更多人保护,这就是一件好事。

    封擎苍忽然感觉自己有些想太多,有些自私了。

    因为他居然有种,如果裴诗语没有父亲该多好,这样她可以依赖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苍哥哥,你是我最在意的人,虽然我内心渴望亲情,希望有个家,可是你给我了家啊,你也是我心里最大的温暖和依靠。”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值得我全身心去相信的,也就只有一个你了。”

    裴诗语当然明白封擎苍内心的矛盾,她不愿意自己的苍哥哥去想那么多,因为那都是不现实的。

    所以裴诗语必须要跟他说清楚,俩个人之间的感情,不能有任何一点点的瑕疵,这是裴诗语无法接受的。

    封擎苍已经有些楞住了,他没有想过裴诗语会这样说,也没有想到,裴诗语会看穿自己的内心。

    这让封擎苍有种特别的感觉,就好像已经做了什么事情,忽然被发现了一般。

    “小语,我知道,对不起,我想太多了。”

    他的道歉很真诚,同时心里也对裴诗语有了更加深的担心跟心疼。

    因为她总是这样勇敢,总是如此懂事,这让封擎苍有些自惭形秽了。

    “不要说对不起啊,哪里需要对不起。苍哥哥,一直都是我心里的英雄啊。”

    果然,裴诗语又矫情了一次,不过却特别管用,封擎苍听了后,脸色立刻就不一样了。

    这让裴诗语心里特别开心,因为终于可以听到他内心真实的话了,而且她也明白了,原来封擎苍也是会有这些小情绪的。

    因为封擎苍在裴诗语心里,其实一直都是完美的,裴诗语根本没有想过,那个天神一样的男人,居然也会有如此细微的小心思。

    “傻瓜,你是我的一切,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在让人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你的。”

    封擎苍笑了笑,把裴诗语搂在怀里,轻轻的说道。

    俩个人的心在这一刻靠的更加紧密了,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把俩个人给拆开。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了凌悦,因为凌悦是跟着封擎苍一起的,为什么过去后却没有看到凌悦。

    这让裴诗语十分的诧异,最终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苍,那天晚上你出去,不是跟凌悦一起吗?怎么……”

    有些话并不需要全部说完,比如现在,裴诗语就没有吧话都说了。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封擎苍一定会同意的,而且她也会理解自己的意思,从而解释。

    这就是信任,不顾一切的信任,不管封擎苍说什么,她都会相信。

    “你看到了!”

    封擎苍的脸色有些幽暗,似乎有点不高兴,并不是裴诗语的话让他不开心,而是因为裴诗语看到了。

    她看着自己走了,而且还是跟着凌悦,后来电话也没打通,她那会心里一定特别难受吧。

    “小语,对不起。”

    封擎苍没有等着裴诗语说话,直接就把裴诗语搂在怀里,歉疚的道歉。

    他要为自己的失误道歉,不该让裴诗语一个人难过,这是封擎苍最失误的地方。

    “苍,你说什么对不起,我又没有怪你,就是心里有些好奇。”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她当然不会觉得凌悦跟封擎苍会发生什么,只是她有些疑问。

    毕竟凌悦已经很久没出现了,为什么那天晚上他们俩个人会在一起,而且封擎苍为了凌悦跟自己撒谎。

    明明就是俩个人一起出去的,可是却告诉自己,另外的事情。

    “那天凌悦打电话给我,说有重要的事情,关于你的,我怕你想多,就没有告诉你。”

    “可是后来出去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接到唐佩的电话,我就走了,至于凌悦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封擎苍很认真的给裴诗语解释了起来,毕竟有些话还是需要说清楚的。

    如果没有说清楚,恐怕俩个人直接就回造成更大的问题。

    尤其是现在这个重要的时候,裴诗语的问题接踵而来,如果不能更好的处理,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毁灭了。

    因为一个人的心真的很脆弱的,稍微不好,可能就会破碎。

    “我还以为你们……苍,是我想多了。”

    裴诗语听到了自然就不会继续怪他了,毕竟有些事这样怪罪也没有用的。

    已经发生了,大家需要做的,就是去解决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不能因为一些事,或者一些人,就把自己的选择做错。

    “傻瓜,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你。”

    对啊,他从来不会舍得伤害裴诗语,每次也是宁愿伤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