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心情好就去睡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6章 心情好就去睡觉

    可是王大海的嘶吼却没有人愿意搭理他,大家都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本来裴诗语也是为了看看唐佩在干嘛,心里担心唐佩会出事,可是如今看到了,她自然不愿意看到王大海。

    毕竟俩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裴诗语可没有心情去关心一个,总是伤害自己的人。

    “闭嘴!”

    唐佩吼了一声,可是王大海却更加激烈的喊了起来。

    被吵的不行,唐佩直接拿出注射器不知道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王大海整个人都闭上眼,睡了过去。

    “佩姐,这是……”

    裴诗语一向对于这些都是充满了好奇,这会看到了,就忍不住想问。

    虽然心里想着可能是什么安定剂一样的东西,但是没有听到唐佩说,她就是心里有些诧异。

    “安定。”

    唐佩对着她说道,脸上却还是有着担忧。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好像总是有什么事情。

    “小语,我们先回去吧。”

    封擎苍忽然之间对裴诗语说道,脸上带着一丝严肃。

    他很清楚,如果裴诗语继续留着,肯定会看到更多的这种东西,这不是封擎苍心里愿意的。

    所以这会他只能带着裴诗语离开,让裴诗语远离这里。

    可是裴诗语很明显并不愿意离开,她皱了皱眉,想说什么的,却还是没有开口。

    因为她清楚,封擎苍跟唐夜唐佩都不会让自己留下来的。

    所以裴诗语还是答应了封擎苍回去的事,可是临走了,石晓晓却不愿意了,非要留下来跟唐佩一起。

    她说自己想体验一下,惩罚的乐趣。可是大家都清楚,石晓晓就是贪玩,不过最后还是允许了。

    毕竟石晓晓本身也是会功夫的,而且如今跟唐夜结婚了,其实有些事迟早都是要知道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唐夜留下来陪着石晓晓,而唐佩却跟着裴诗语封擎苍离开了。

    一直到了外面,唐佩才忍不住叹了口气,对裴诗语说:“诗语,这次都是我们的失误,如果没有关机,你就不会很晓晓俩个人冒险了!”

    “毕竟这也是针对你们的一个计划,那会我正在跟你通话,就接到唐夜受伤,时间紧迫,根本没时间跟你说,这才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听着唐佩的解释,裴诗语心里忽然有些释然了。

    她虽然不知道唐佩为什么要这样给自己解释,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很清楚,她并没有怪罪唐佩的意思。

    而且她饮料也只有对唐佩的感谢,怎么可能会怪她。

    “佩姐,你别这样说,我没有怪你。事情也不是你做的啊,而且你不是已经替我教训了王大海吗?”

    不管唐佩心里如何想的,裴诗语是不会让唐佩自责愧疚的。

    她很清楚事情到底是如何,自然不会不讲理的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唐佩的错误。

    关键唐佩并没有错。

    “可是也是因为我没有及时查清楚,没有跟你说,这才让你受伤了,还疼吗?”

    唐佩就是不肯接受,她固执的以为都是自己的错。

    听到唐佩这样说,裴诗语很无奈,冲过去抱着唐佩说:“佩姐,我没事,怎么可能会还疼,你别自责了好吗?你这样我也会心疼的。”

    裴诗语的话让唐佩点头,可是脸上依旧带着担心。

    “唐佩,小语说的是,这件事不管你的事,而且你也没有错,这都是王大海做的,你别都揽在自己身上。”

    看到唐佩还是心有顾虑,封擎苍也忍不住说道。

    其实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几乎每个人都在自责,但是又希望,其他人别自责。

    或许是因为大家对彼此的在意吧,这才让每个人都想着吧这个后果给承担下来。

    最终唐佩也拗不过俩个人,只能对封擎苍叮嘱道:“封少,既然这样我就不挣了,只是小语的事,你还是需要费心的,稿子的问题也是时候该解决了。”

    其实唐佩一直关注着这个,她怕裴诗语受委屈什么的。

    可是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这会就出事了,所以只能放着一边,不去理会。

    可是事情却总是需要解决的,这样逃避根本没法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矛盾跟误会,越来越深。

    “嗯,我会的。”

    封擎苍心里也明白,事情总是会解决的,他一直在想办法,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然而却没有进展。

    这让封擎苍的心里也一度的很困惑,不明白要怎么样。

    可是他却清楚,一定要给裴诗语洗刷冤屈,怎么可能让裴诗语一直去承受这种不该承受的。

    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不能因为某些人的失误或者陷害,就让人变的奇怪诧异。

    俩个人回家后,封擎苍非常详细的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得知最后凌非岩过来救了他们,封擎苍的目光瞬间就变的幽深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或者说哪里有问题,凌非岩居然为了裴诗语,真的杀人了。

    他可是个总统啊,居然会这样做,这让封擎苍心里十分的疑惑。

    如果说别人可能会,但是凌非岩一向自诩公正,他也确实很公正,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或许凌非岩上任这么多年,做过的最出格的,恐怕就是这次了。

    “小语,你觉得凌先生他,为什么会那样不顾一切的救你!”

    封擎苍虽然很明白,也许就是愧疚,但是他依旧想听裴诗语的看法。

    毕竟裴诗语可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人,她一向都是对自己的生活有着特别缜密的规划的。

    所以如今凌非岩的忽然出现,一定会打乱裴诗语的心,一定会让她的心更加不易设防,轻而易举的就进去。

    他并不是担心这个,而是有点害怕,裴诗语会不会对凌非岩更加的依赖,而忽略自己。

    这才是封擎苍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不得不说他有些吃醋了,也有些难过。

    毕竟裴诗语那么危险的时候,不是自己去救了她,让她一个人在那里苦苦担心跟害怕,却看不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