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报应不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5章 报应不爽

    “唔。”

    可能是因为唐佩的话太吓人了,王大海听到后,立刻就伸手捂着扣,看起来十分害怕。

    他的样子让几个人忍不住想笑,可是同时又忍住了,因为王大海太坏了,他不仅仅想害裴诗语,他还做了很多事。

    裴诗语这会不知道,但是仅仅是唐夜受伤这个事情,就让裴诗语感觉她不可能在继续怎么样了。

    “诗语,你跟晓晓俩个人没遇到什么危险吧?都是这个混蛋造成的,我特么真想打死他。”

    “如果不是为了留着他还问出来你们的下落,我早就弄死他了,给脸不要脸。”

    唐佩对着王大海露出一个冷笑,目光里都是冰冷。

    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唐佩从家都是这样护短。

    没有人可以欺负自己想保护的人,否则等待他的,就是毁灭。这就是唐佩,她有自己守护的人,没有人可以伤害。

    每一个试图伤害自己的人,最后都会被自己直接弄死,变成一堆粉末飘散在空中。

    “唐佩,如今裴诗语已经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你快放了我,放了我,不是说我说了就放了我吗?”

    王大海这会忽然喊了一声,可是他的喊声却立刻引起了几个人的反感。

    尤其是石晓晓这个脾气,根本无法继续忍下去,冲过去就给了他几拳,打的王大海脸都偏向了一遍。

    “姑奶奶打死你,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还想活着放掉?简直就是做梦呢你。”

    “姐,这个混蛋差点害死小语姐姐跟我,尤其是小语姐姐,她都被欺负了。”

    石晓晓有些委屈的跟唐佩告状。

    很好,这句话一说,几个人立刻都脸色不对了,尤其是唐夜,心急的看着裴诗语,抓住她胳膊:“他们欺负你了?”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是唐夜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十分的恐怖,似乎恨不得吃了谁一样。

    “诗语,怎么回事!”

    唐佩也跟着问道,如今这里唯一还冷静的大概也就只有封擎苍一个人了。

    她不过就算冷静他,他的脸色也是特别差,可以说差到极点了,也在拼命的隐忍着。

    “佩姐,小唐丸,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小摩擦。”

    看着大家这样担心自己,裴诗语心里也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这让她感觉有些无奈。

    可是石晓晓却根本不想隐瞒,因为这种事无法隐瞒,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的,尤其唐佩唐夜。

    这会的隐瞒根本没有任何必要,所以石晓晓吧一切都告诉了几个人。

    听到裴诗语居然被打了,唐夜的脸色更加差了,盯着裴诗语的脸一直不停的看着。

    好像裴诗语这会的脸都被打坏了一样,这让裴诗语很无语,但是却没有说话。

    唐佩就很直接了,对着王大海一通揍,很快王大海就变的面目全非了,就算他儿子这会站在面前,恐怕也不会认识他。

    “诗语,既然他敢想着伤害你,就得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后果,他必须承担。我唐佩的人,也不是哪个小瘪三可以欺负的。”

    唐佩的话说的威严而又让人不知道怎么反驳。

    “唔,唔不系故意动。”

    虽然被唐佩打成这样了,可是王大海或许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根本斗不过几个人。

    可是他这会因为脸受伤的缘故,牙齿掉了几颗,说话都是漏风的,听起来滑稽而又可笑。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不服?”

    唐佩的嚣张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显现了出来。

    可是裴诗语却没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唯一觉得不对的,或许就是王大海,为什么会这样听话。

    而且好像根本不敢反抗一般,怎么说王家也是厉害的人家,听他们开始讲话就可以明白了。

    然而这一切似乎在唐佩的手上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说到底唐佩还是顾忌着裴诗语跟石晓晓俩个人在,并不是很想让她们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

    所以她对王大海还是手下留情了,不过等着他们走了,恐怕等待王大海的,就是可怕的结果。

    “不用看了,已经晚了。什么王家,也没有人会觉得了。”

    封擎苍忽然开口对王大海说道,刚王大海的目光其实还是有神采的。

    但是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眼神也变的黯淡无光,就像一个死人一般。

    可是就算他这样了,封擎苍依旧不想放过他。

    “王大海,碰我封擎苍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封潇潇也就罢了,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妹妹,可是裴诗语你也喊动,我真是为你的大胆点赞啊。”

    “你说说,我怎么就没有直接弄死你呢?哦,忘了你还有个儿子,呵呵,你儿子的下场,你要不要猜猜?”

    封擎苍的声音听起来冷漠而又绝情,没有一丝感情。

    他就是要对王大海赶尽杀绝,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王家已经没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入流的家族。

    就是让他们忽然沉没也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会管。

    就算有人,封擎苍也不怕。如果连自己想保护的女人都没有办法保护,还谈什么别的东西。

    “里,唔要撒了里!”

    王大海忽然之间面目狰狞的对着封擎苍吼道,眼睛好像都有些充血的红了起来。

    这让裴诗语忽然之间受惊吓了,往后退了一步。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这会王大海或许是感觉自己太憋屈了吧,所以忍不住了。

    也可能是因为王大海感觉自己反正完了,也不会在意这些了。

    这让裴诗语心里难免有些好笑,人啊,总是这样的,自己落难的时候,都会不顾一切。

    如果没有希望了,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一个人无所顾忌了,那就回百毒不侵。

    “可是你没有机会了。”

    对于王大海的怒火,封擎苍十分淡定的回复了一句,因为他没有机会出去了,那么还怎么报复?

    “不,唔不干森,不甘森。”

    王大海不停的晃动着身体,想要把身体里所有的不甘心嘶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