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如果对不起有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3章 如果对不起有用

    此时李刚不停的求饶,可是封擎苍却始终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冰冷的望着李刚,似乎仅仅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他死去。

    “封少……”

    面对李刚的各种呼唤,封擎苍没有任何你感觉,因为他现在心里只有无边无际的愤怒。

    怒火恨不得燃烧起来,将李刚燃烧成灰烬。

    本来黑子也是于心不忍的,然而他却不能开口,也不会开口,他也觉得李刚找死。

    虽然他曾经是自己的属下,但是李刚却犯了选择性的错误,不容原谅,恐怕就是唐夜跟唐佩知道了,也会弄死他。

    也许会比封擎苍更加冷漠绝情,因为裴诗语是所有人都要护着的。

    “喊个毛啊,你以为对不起有用?求饶有用?你那个时候怎么不说说,有些事还是不可以做的。”

    虽然黑子没说话,但是石晓晓却根本忍不住。她直接就走过去冲着李刚吼道。

    因为石晓晓这会心里莫名的烦躁,看不到唐夜,不知道他的情况,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是把怒火发泄在李刚身上。

    “我不知道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不会有什么以后的。”

    封擎苍并没有任何的恻隐之心,如今他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动了裴诗语的人,都得死。

    或许人都是这样的,在面对一些未知的,恐惧的东西时,脑子都会自然而然的排斥。

    如今李刚对封擎苍的害怕,可以说百分之二百了,他怎么敢反抗敢多说呢。

    “封少,您就高抬贵手,我不敢了,也不会了啊。”

    可是听到李刚的话,封擎苍却笑你,手指着裴诗语,冷漠的说道:“你高抬贵手了?”

    如果他高抬贵手了,裴诗语的脸上怎么可能会有巴掌印呢?

    原本白皙的脸庞,如今却有了一个红色的印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怕,让人心痛。

    “封少,绝对不能放过他,这个混蛋。”

    石晓晓今天大概就是刺激过度了,不然怎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明知道唐夜没大事,但是她依旧很狂燥,似乎有什么一直在脑子里不停的提醒着她。

    “嗯,那你说,你准备怎么做?”

    封擎苍忽然说了这句话,眼里都是疑惑,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伤害了裴诗语的人,会怎么样。

    似乎真的在思考一般,让人心里特别的无奈还有痛苦。

    他不能丢下女儿妻子不管,如果这次选择错了,恐怕等待他的。就是更加可怕的对待。

    “封少,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真的。”

    李刚听出来话里可能还有结束的想法,顿时就放松了起来。

    所以他的情况如今很不妙,如果对着别人,他或许还会撒谎,可是封擎苍是谁啊,对着封擎苍,他根本生不出一点点的欺骗知心。

    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嗯,既然什么都愿意,那就留下你的一只手吧。”

    封擎苍对于李刚的回答似乎很满意,甚至还点点头,轻松的回到,给了李刚一个结果。

    然而听到封擎苍的话,在场的几个人都忍不住有些楞,除了黑子,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做错事留下一只胳膊,其实已经很仁慈了。

    “我……”

    李刚的眼里露出一丝坚决,裴诗语还以为他不会同意呢,结果就看到李刚,重重的点头。

    他转头看向裴诗语,眼里有着愧疚跟后悔,可是却没有恨。

    “裴小姐,是我瞎了眼才会听着王大海的话,还对你造成伤害,封少给我的惩罚已经很好了,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

    莫名被发了好人卡,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半分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好无奈。

    除了心里的痛苦,还有别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件事也确实需要一个交代,如果不是最后我爸爸过来,我也会想你们死。”

    裴诗语并没有隐藏自己心里的想法,毕竟任谁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心里都会有愤怒。

    所以裴诗语也不想着去隐藏什么,就是心里有些解脱。

    而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话,眼里的疑惑却更加深了,还有一丝晦暗不明的意味。

    大概是发现了封擎苍不对劲,裴诗语主动解释了起来:“那会是我爸爸过来了,不然后果恐怕不堪设想,毕竟我跟晓晓俩个人,并没有办法对付那么多人。”

    裴诗语也很明白,俩个人可以逃出来,完全就因为凌非岩的到来。

    如果凌非岩不来,恐怕等待俩个人的,就是更加残忍的对待,他们每个人看着裴诗语的眼神,都带着直白的占有。

    恐怕抓住裴诗语后,就一定会立刻把她给侵犯了。

    要真发生那种事了,裴诗语恐怕会想死的心都有了。

    “傻瓜,不需要跟我解释,我只是担心你,自责那个时候不能陪着你,不能去救你。”

    封擎苍并不喜欢裴诗语对自己解释,因为不需要。

    他只是害怕裴诗语会走极端,情绪在发生激烈的变化,到时候恐怕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而李刚眼看着封擎苍跟裴诗语说话,心里却一片悲凉,其实他也是很害怕的,但是这个时候,怎么可以退缩,也不会有人允许他退缩。

    “这件事就交给佩姐处理吧,小语,你想回去还是等着一起去看了唐夜再走?”

    封擎苍直接对黑子说道,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裴诗语,不管什么时候,他的第一位都是裴诗语。

    这让裴诗语心里生出来一股感动,诧异的看着他:“当然是等着看了唐夜再回去,我总是心里很担心他。”

    裴诗语本来就是为了唐夜出来,如果没有看到平安无事的唐夜,她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可是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这样说,心里却有些不舒服,默默的吃醋。

    不过既然他不说出来,裴诗语也就假装不知道,不清楚,毕竟这种事她也没有办法解释。

    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如果钻牛角尖,那么就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所以这会她只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