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封少的怒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11章 封少的怒火

    “小语?”

    封擎苍听到声音,脚步立刻就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裴诗语,眼里带着不敢置信。

    可是随后没有犹豫几秒钟,立刻大步跑了过来,将裴诗语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语,小语!”

    他不停的喊着裴诗语的名字,就好像在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

    裴诗语被他累得生疼,可是并没有喊出来,同样紧紧的回抱着他,因为她也有些害怕了。

    如果今天真的出事了,恐怕自己也没脸在看到封擎苍了。

    “苍哥哥。”

    裴诗语最终只是软软的喊了一声,心里却充满了幸福,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幸福,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封擎苍。

    不管他在做什么,只要知道自己有危险了或者出事了,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就出现。

    比如今天,他一定是忽然得知了自己可能遇到危险了,所以才会那样着急的跑出来。

    甚至连自己在外面,他都没有看到,他就是想着自己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找到自己。

    “傻瓜,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是他们俩个人才明白的感觉,那种失去的感觉,那种绝望,可以吧人生生的折磨的疯掉。

    封擎苍不敢想,如果这次裴诗语真的出事了,自己要怎么办,要如何面对。

    还好一切都没发生,一切都来得及,所以并不需要有太多的遗憾跟自责。

    俩个人抱着彼此很久,才终于舍得松开手,可是随即封擎苍的脸色,却骤然沉了下来。

    裴诗语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就听到封擎苍低沉的几乎要流水的声音:“你的脸,怎么回事!”

    原来是因为看到自己的脸,裴诗语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松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封擎苍。

    “苍,那些人已经被解决了,我没事的,真的。”

    其实裴诗语也不知道怎么的,被封擎苍这样一问,似乎心里就很委屈,本来还好,这会眼泪居然冒了出来。

    一定是今天发生太多事,所以让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对了,裴诗语心里默默的想着。

    “脸,是谁干的。”

    封擎苍并没有理会裴诗语别的话,就是固执的想要知道,裴诗语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他的一只手爱恋的扶着裴诗语的脸,小心翼翼的,在红的地方不停的摩挲。

    “真的,都已经没事了。”

    裴诗语这会心里忽然想起来李刚,脸上其实就是他打的。

    其他人虽然已经死了,可是李刚还活着,关键还是被他打的,可是如果让封擎苍知道,李刚恐怕死定了。

    或者说他的手一定是保不住了,这让裴诗语心里忽然有了一些恻隐之心。

    因为他想起来李刚的女儿,他也是为了女儿,如果自己从小可以有父母在,肯定不会被那样欺负。

    “小语,你知道的,我不允许任何人伤你,你的脸我都没舍得,他们怎么敢。”

    封擎苍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似乎只要看到那些人在面前,自己就一定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让裴诗语也紧张了起来,因为她不知道如何撒谎。

    “我知道,苍,可是事情发生太突然了,我现在没事不就可以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目光却忘石晓晓几个人那边看去。

    他们几个人这会都在盯着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看,仿佛他们秀恩爱的事,让人心里特别的无奈。

    然而这一切却跟裴诗语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她现在就是想着如何让封擎苍释怀。

    他一定会一直抓着这个事情,裴诗语根本不敢想其他的。

    “小语,你看那边做什么,我们过去。”

    似乎发现了裴诗语的目光,封擎苍立刻转头看向了石晓晓还有黑子。

    他当然认识黑子跟石晓晓,可是旁边的李刚,封擎苍却不认识,仅仅一眼,他心里就起了疑惑。

    因为黑子不可能让一个陌生的人过来,而裴诗语跟石晓晓俩个人也不会带着一个男人。

    “小语姐姐,封少,”

    石晓晓看到俩个人过来,立刻主动打招呼,不过脸上却依旧带着急切。

    其实石晓晓就是想知道唐夜的事情,不过这会裴诗语也不敢多问,不然封擎苍这个爱吃醋的男人,一定会吃醋。

    他会觉得裴诗语可能对唐夜还有什么想法,不然怎么会那么担心唐夜,而且还为了唐夜冒险。

    虽然裴诗语清楚封擎苍不是不讲理的人,可是她还是不敢告诉封擎苍。

    “嗯。”

    石晓晓点点头,疑惑的目光看着封擎苍,很明显就是非常想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你有话就说,”

    封擎苍自然也发现了石晓晓的不对劲,不过心里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封擎苍自然不会多说,毕竟石晓晓现在跟唐夜俩个人也是结婚了。

    他们既然已经结婚了,石晓晓关心下唐夜也是正常,应该的。

    “封少,我是想问下,唐夜他在里面吗?现在怎么样?我就是心里特别担心他,不知道唐夜是不是出事了。”

    石晓晓的声音听起来很恐慌,甚至还有些让人听不明白的感觉。

    好像是害怕或者什么,石晓晓心里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心里害怕唐夜责备自己。

    毕竟裴诗语也是跟着自己出去的,但是裴诗语却受伤了,就算只是脸上的一点点伤,但是石晓晓心里也愧疚。

    尤其是那会看到封擎苍一直摸裴诗语的脸,这就让石晓晓心里感觉到了自责。

    “他,你们等会进去就知道了。”

    封擎苍皱了皱眉,只是却没有告诉他们,唐夜到底如何了。

    可是这样的话,却让人更加的担心了,石晓晓激的走过来,抓住封擎苍的袖子,急切的问道:“封少,唐夜他是不是出事了?哪个王八蛋干的,我要杀了他。”

    其实石晓晓骨子里还是比较男子气的,尤其是听到唐夜出事了,她整个人都要疯了。

    “你冷静,他没多大事。”

    封擎苍皱眉,低头看了眼石晓晓抓着他袖子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