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刚刚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08章 刚刚好

    低沉的声音响起,裴诗语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外面的人。

    枪声响起后,裴诗语其实第一反应就是可以又有人来了,但是却并没有想过会是他。

    “我……”

    “小语姐姐,我们先下车。”

    石晓晓看着裴诗语已经呆愣的模样,立刻开口提醒。

    而发给也在石晓晓的拉扯下跟着一起下车了,而另外的几个男人,居然都被解决了。

    “您,您怎么忽然来了!”

    下车后,裴诗语看着地上的凌非岩,瞬间就感动了,他此刻就像一个天神一般,出现在自己身边,救赎自己。

    如果说以前裴诗语还有一些犹豫,那么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了。

    “傻孩子,我来救你啊!”凌非岩这会好像并没有平时总统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个温和的父亲。

    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他为了自己跑过来,为了自己持枪杀人,为了自己杀人了,而且还是不问原因。

    “爸爸!”

    裴诗语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扑进去凌非岩的怀里,喊了一声,眼泪瞬间就低落下来。

    她以为自己不会有幸福了,以为自己不会再被幸运之神眷顾,也以为自己永远没有亲人。

    可是老天却并没有亏待自己,因为它吧凌非岩还有施怡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语,你,你喊我什么?”

    凌非岩身子一震,似乎有些吃惊,他也没有想过,会让裴诗语这么快的接受自己,毕竟一切都需要时间的。

    他们那么多年没有在一起,就算真的相认了,恐怕也是需要时间缓和一下的。

    但是裴诗语现在却喊了自己爸爸,这让凌非岩感觉到一阵阵的幸福。

    就像一个孩子,刚学会说话,她喊了爸爸的那种幸福感觉。

    “爸爸!”

    裴诗语的眼泪汹涌,再次喊了一声,紧紧的抱着凌非岩,原来这就是有依靠的感觉。

    原来拥抱着自己的爸爸,就是这样神奇的感觉,跟自己抱着继父的感觉不同如今抱着凌非岩,裴诗语的心似乎忽然就踏实了起来。

    明明心里紧张害怕担心,可是却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所有的感觉都转换成为了一种幸福,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

    “小语,我,我真的太意外了,你妈妈如果知道了,一定也会开心的。”

    凌非岩这会也很幸福,毕竟自己的女儿喊了自己爸爸,这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甚至凌非岩心里有种感觉,如果可以让裴诗语喊爸爸,他宁愿早点杀人了。

    不过凌非岩也明白,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

    “爸爸,谢谢,谢谢你能来救我,我以为我自己死定了,可是却没有像到你会来,没有对不起,没有来晚。”

    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好像变的特别的感性。

    大概是因为忽如其来的幸福,总是容易让人蒙圈。

    “这个,爸爸……”

    跟在石晓晓旁边的大哥听到裴诗语跟凌非岩说话,整个人已经傻了。

    虽然地上自己兄弟的尸体特别显眼,可是他这会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庆幸,自己没有不识抬举。

    “闭嘴,说什么话!”

    石晓晓听到大哥的话,十分凶悍的喊了声。

    虽然石晓晓心里也有些震惊,因为这件事她并不知道,所以这会听到裴诗语这样说,她也特别诧异。

    可是就算诧异,石晓晓也没有说出来,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啊。

    可是大哥却不敢说话了,因为他认识凌非岩啊,恐怕没有人不认识,凌非岩,总统大人。

    可是总统大人的女儿不是凌悦吗?为什么变成裴诗语了?他心里奇怪,但是这种私密性的话题,怎么可能问出来。

    况且他也没有那个胆子了,自己做出来这样的事。裴诗语是封少的妻子,跟夜少关系也匪浅。

    如今最重要的,恐怕还是这个,总统大人啊,她可是总统大人的女儿,就凭这一点,谁敢动她?

    “小语,我也是接到叶沛灵的电话,说你们遇到危险,我就过来了,还好时间来得及,不然我可要愧疚心疼死了。”

    凌非岩大概是平时也说惯了这种事,如今对裴诗语解释起来,依旧是那样的撩人心弦。

    裴诗语似乎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当初施玲会不顾一切的勾引凌非岩,实在是凌非岩的魅力太大了。

    他可能举手投足之间,就会散发出一种自信的感觉,一种迷人的魅力。

    可想而知,这对于当初的施玲来说,具有多大的吸引力,这可是任何人都没法避免的。

    “我没事,你来的刚好,不用自责跟内疚,真的。”

    裴诗语并不想让凌非岩自责,毕竟如果他自责,对于自己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凌非岩点点头,没有跟这个纠结,只是有些奇怪的问裴诗语:“可是你怎么忽然过来这里,怎么回事?”

    大概是长期处于上位者吧,凌非岩说话,总是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威严跟压力。

    “这个,就因为封潇潇的事,我看到一个唐夜被追杀的视频,就跟晓晓过来了,结果发现是圈套。”

    “封潇潇的事,是王大海的儿子王大付做的,如今王大海逃了,可能想用我跟苍他们做交换吧。”

    裴诗语知道凌非岩一定很清楚这件事,毕竟他的身份让他不可能对这些一无所知。

    果然,听到裴诗语的话,凌非岩脸色就特别严肃了起来。

    “王大海真是大胆,居然还敢对你动手,真是活腻了。”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看到凌非岩发怒,尤其是这个样子的凌非岩,给人感觉特别的可怕。

    全身上下都是阴森森的气息,仿佛只要有人敢违背他的命令,就等着死一样。

    “爸爸,这是王大海找的人,可能会有用处,我们先回去吧,我担心苍他们可能是有事。”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唐夜还有封擎苍他们,手机全关机了。

    虽然后来打通了黑子的电话,可是依旧让人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