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你后悔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94章 你后悔吗

    “她的电话现在打不通,等会儿再说吧。”

    裴诗语很无奈,自己好不容易下的决定,可是却没有办法说。

    她有点担心自己的勇气会忽然消失,然后又没有勇气再说了。毕竟心里的担心还是有很多。

    “傻瓜,想这么多做什么。等明天再打电话吧。”

    封擎苍很无奈,觉得裴诗语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这会又有点没法形容的感觉。

    其实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只要决定了,总是有机会的。

    “嗯。”

    裴诗语点点头,认真的说道,心里却有些疑惑。因为她忽然想去看看施玲,问问她,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或者说,她想看看施玲会不会承认了。

    幸好裴诗语没有几天就出院了。出院那天裴诗语提出要去医院看看施玲,可是却被封擎苍拒绝。

    因为这个,俩个人在医院门口互相争执,谁也不肯想让。

    封擎苍害怕裴诗语会被施玲伤害,本来最近经过治疗后,裴诗语的状况好了很多。

    如果过去后,被施玲刺激,她的情况在变差了,恐怕就更加的不好了。

    “苍,我想去看看她,有些话我想当面问问她,毕竟我也喊了那么久的妈妈,不是吗?”

    裴诗语皱眉说道,虽然施玲那样伤害自己,自己也特别的恨她,但是有些事,裴诗语依旧想亲口听她说。

    三年前,她对自己的帮助,虽然都是她害的,可是施玲也确实帮助了自己很多。

    “小语,你这样善良,只会让她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你。”

    封擎苍看起来很不开心,他不希望裴诗语在受到任何的伤害。

    哪怕就是看看施玲,也许都有可能对裴诗语的内心,造成一些伤害的,这是封擎苍不允许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不敢再去冒险了,裴诗语是他的一切。

    “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想问问她。”

    这件事上裴诗语根本不想妥协,这是自己内心的一个愿望,如果不问清楚,恐怕裴诗语心里会一直不舒坦。

    看着裴诗语那样固执,封擎苍最终还是答应了裴诗语一起去看施玲。

    不过他提前跟裴诗语说了,只能问几句话,不能跟施玲说太多。

    为了自己的夙愿,裴诗语最终还是点头同意,毕竟自己最初的想法,也就是问施玲几个问题。

    到了派出所后,因为施玲的事情是封擎苍特别交代的,所以施玲的待遇也算还好。

    她一个人被关在一个单间里,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看过去还是特别的舒适。

    不过施玲的情况可就不好了,大概是故意的,或者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颓废。

    已经没有了平时的那种飞扬跋扈,看起来就像一个落魄的人,不过如今她确实是落魄了。

    “封少,人就在里面,您进去吧,我先出去了。”

    封擎苍带着裴诗语进去,刚开门,施玲的目光就立刻看了过来。

    发现是封擎苍跟裴诗语俩个人后,她的嘴角顿时咧开,发出了一阵奇怪的笑声。

    “你笑什么?”

    裴诗语有些不解,走过去问道,心里施玲的双手都是被烤着的,所以自然不用担心她会对裴诗语做出来什么。

    “笑这个世界真是太好玩了,哈哈,你不觉得么?”

    大概是因为看到人了,施玲居然变的话多了起来。

    也有可能是因为现在不需要再伪装了,她看起来更加的放纵了,根本不需要怎么样。

    看着施玲如此疯癫的模样,裴诗语还真是有些担心她会疯掉,不过想了想施玲做的那些事,她的那个想法顿时就打消了。

    施玲这样自私的人,内心阴暗的人,必定内心也超级强大,否则怎么可以承受的住这样的内心煎熬。

    “苍,你先出去吧,我想跟顾老夫人单独说几句话。”

    裴诗语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封擎苍出去。

    因为有些话她还是不愿意让封擎苍听到,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想。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嗯,你好了喊我。”

    封擎苍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裴诗语坚持的模样,还是没有说出来,答应了他的话。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不忘警告的看了眼施玲,希望她可以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被关着,这会的施玲看起来仿佛比以前更加的健谈了许多。

    “呵呵,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施玲可能也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怎么样了,她可能还是认命了。

    看着施玲这幅样子,裴诗语内心忍不住一阵阵的失望,不过还是问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为什么那样对我?”

    这是裴诗语心里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因为施玲就算恨施怡,也没必要这样真对自己。

    她完全可以想办法去对付施怡很凌非岩,所以裴诗语根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如今施玲在这里,自己当然需要好好的问问。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投错胎啊,投到了施怡的家里,我自然要那样,不然怎么可以报我心头之恨啊。”

    施怡提起来这个,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就完全变了。

    再不是那种疯癫的模样,而是变的阴沉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森的,充满了恶毒。

    尤其是她的眼神,看起来就像一个充满恨意的巫婆。

    不过裴诗语却并不惧怕,什么样的目光自己没有看过呢?何况施玲对于自己来说,并不陌生。

    “就是这个,很简单的回答,也是难为你了,为了我浪费那么多时间,精力。”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自己心里的石头好像终于放下来了。

    “那不是很好玩吗?一步步的,把你推入深渊,然后拉上来,再次推下去,这样的游戏,难道你不觉得特别特别的刺激吗?”

    对于裴诗语的冷笑,施玲根本不在意,如今她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大不了就是这样。

    既然如此,自己心里隐藏的想法,为何还要一直隐藏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