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3章 俩难的选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93章 俩难的选择

    “小语,你在想什么?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一直在发呆,忍不住问到,心里很疑惑,因为最近裴诗语都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很迷茫的模样。

    可是每次问她,她都会说自己没事,但是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瞒得过封擎苍,明显就是有事。

    “啊,我没有啊,就是感觉有些无聊,苍,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裴诗语摇摇头,虽然很烦,可是却不想跟封擎苍说,有些事还是需要自己解决的。

    不可能每次出事了,就总是去找封擎苍,这样真的会让人感觉很累。

    “好。”

    既然裴诗语不愿意说,封擎苍当然也不能如何,只是他愿意一直陪着她,直到她自己愿意说的那天。

    俩个人去医院外面的花园里,刚好看到一个小女孩,她可能生病了,一直再哭。

    而旁边,她的父母正在软软的哄着她,让她不要哭了,可是小女孩不听。

    离的近了,就可以听到,小女孩生病了,可是不想打针,所以一直哭着。

    看着她的父母一直在哄着她,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裴诗语心里忽然很难过。

    她不由得想起来自己小时候,有一次发烧了,全身都软绵绵的,可是继母还让自己干活。

    打针的时候哭了,被继母狠狠的骂,继父一个人哄着自己。

    其实裴诗语很多时候还是很羡慕别人都有父母,虽然继父对自己很好,可是裴诗语始终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够圆满。

    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人生圆满呢。

    “小语,小语……”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又自己一个人发呆了,忍不住上去喊了几声,可是裴诗语依旧没有反应。

    她好像正在看着小女孩的父母,眼里都是羡慕,甚至还有向往。

    封擎苍立刻明白了,裴诗语一定也是想起来自己,所以才会这样。

    “小语。”

    封擎苍实在没办法,只能上去推了一把裴诗语,裴诗语这才清醒了过来,回头看向封擎苍。

    她眼里还有没有收回来的羡慕,顿时刺痛了封擎苍。

    “小语,你怎么了?是不是想你爸妈了?”

    最终,封擎苍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虽然最近心里有过猜测,可是却没有想到,真的会是这样。

    “我……”

    裴诗语欲言又止的,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其实裴诗语心里也很复杂,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对不对。

    “小语,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隐瞒,知道吗?”

    封擎苍很无奈,他心里对裴诗语充满了心疼,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可以让裴诗语可以心里好受点。

    “苍,我只是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说,我到底要不要认他们!”

    裴诗语想了很久,可是却没得出答案。

    因为自己心里很迷茫,如果认了他们,自己好像并不知道要如何跟他们相处。

    原本就不熟悉的人,在一起相处,恐怕会很尴尬的。

    而裴诗语心里也明白,凌悦毕竟也是他们从小带大的,不可能没有一点点感情。

    事情的错误并不是他们,可是却也跟他们有着无法摆脱的关系。

    “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不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了吗?”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他忽然有理解了,为什么叶沛灵当初会那样不遗余力的帮助裴诗语,可是知道了真相,却并不告诉她。

    他以为叶沛灵跟自己想到一样,是觉得还没到时候,如今封擎苍却觉得是因为裴诗语没有办法接受。

    “想。”

    裴诗语非常诚实的说道,自己怎么可能会不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就是做梦,裴诗语都会想,都会梦到,可是却没有。如今终于有了机会,裴诗语却没有勇气了。

    她害怕,怕一切并不是自己想到那样,怕自己心里仅有的一点点的感觉就这样消失殆尽。

    万一,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呢?

    万一,一切还不如不相认,就这样呢。

    “既然想,就别顾忌那么多,你们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并不是一点点事情可以磨灭。”

    “而且凌先生跟凌夫人,他们都很好相处,我相信他们并不会刻意为难,或者如何,他们想的,恐怕就是如何的对你好,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

    封擎苍忍不住说道,对于自己的女人,他一向充满了耐心。

    尤其是裴诗语,虽然自己也可以给她一个家,可是却不一样。

    比如裴诗语会看到别人的幸福一家人,她就会特别的向往,这个感觉,同样没有家的封擎苍特有感触。

    “苍哥哥,我真的可以吗?”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得到这种幸福感了,裴诗语忽然有些不适应了。

    “傻瓜,你当然可以了,怎么不可以。你认了他们,我们都会有家了,明白吗?”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说道,他心里忽然也有了一些感觉,好像自己有家了一般。

    其实封擎苍从小被封云那样不公平的对待。他的一颗心早就已经变的格外的坚固了起来。

    “哇,你居然也想这个。可怕。”

    裴诗语心里甜滋滋的,忍不住说道。这会忽然感觉,这一切似乎也并不是那样的难以接受了。

    因为她心里对于封擎苍的信任,还有对于家庭的渴望。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裴诗语忍不住想去了。

    或许自己也可以得到幸福,毕竟没有人规定,自己这样的人就没有办法幸福了。

    “因为我爱你啊,当然想和你有个家,你的家也是我的家。”

    封擎苍笑了笑,心里也很期待。或许以后自己也可以告诉别人,自己也有家了。

    虽然家对于有些人并不重要,或者没什么,可是封擎苍内心很裴诗语一样,都特别的渴望,家庭的温暖。

    既然已经决定了这样,裴诗语忍不住给施怡打电话,可是施怡却并没有接电话。

    裴诗语心里有些诧异,不过却并没有想多,或许施怡就是有事耽误了呢,这并不能代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