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拒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92章 拒绝

    “您还是不忍心吗?所以就要看着她一次的犯错,就算变成了现在这样,您还是想着维护她吗?”

    看着老爷子不说话,他忍不住说道其实,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可是他非要让自己去做自己要怎么做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是让你尽力而为,并没有说非要怎么样。”

    老爷子对于他的回答并不满意,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有些事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可是却没有想过他会这样说出来。尤其是现在这个重要的时候。

    “很抱歉,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就算我有办法我也不会去做的。”

    顾墨摇摇头说道,他感觉老爷子这话说的真的是无理取闹了。什么叫尽力而为呢?

    如果自己答应了,那么肯定是一定要做好的,如果自己做不好,他肯定又得说那么多话。

    所以说这件事情并不能就这样答应他,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老爷子很震惊,觉得他怎么可以这样拒绝自己的要求呢?这不是你这样很正常的事吗?为什么他会觉得如此艰难了。

    “不然你希望我说什么?难道要我说我非常想去就他妈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好吗?”

    顾墨笑了笑,当初施玲他怎么做的,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他出事了,又想要求谁去他怎么样呢?徐

    况且以前她也没有做什么值得让人可以去救她的事。

    “而且我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件事情明明就是她的错,我们怎么可以是非不分呢?就算她是我们的家人也不可以。”

    听着顾墨的话,老爷子心里气到了极点,可是自己心里也很明白,这都是对的。

    但是老爷子心里就是没有办法相信,也没有办法做到。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他好歹也是我的妈妈呀。”

    顾芮忍不住说道,就算她知道大哥说的是对的,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替自己的妈妈说话。

    “是你妈又怎么样?他犯了错就不需要承担错误吗?既然这样还要检查做什么,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犯了错就可以逍遥自在的嘛。”

    顾墨冷笑一声,看着顾芮。以前觉得顾芮没脑子,如今看起来还是有了一点点嘛。

    “顾墨,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那是你的继母,你的妹妹。”

    顾老爷子这次彻底生气了,直接拍了桌子,说道,脸上都是愤怒。

    其实就算知道自己是错的,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愿意承认。

    “妹妹?继母?很抱歉,我的母亲只有一个,至于别的,我可没承认。”

    “况且你知道她做了多少事?伤害了裴诗语多少?难道她做错事,我还得给她负责?”

    顾墨心里很生气,想起来施玲做的那些事,他心里就忍不住的生气了。

    那些伤害,那些错误,并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抵消的,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也需要很多精力。

    如果她可以完好无损的出来,那么封擎苍会如何?裴诗语会如何?

    “可是她是我的妻子,你们可以不管,我却不行。”

    顾老爷子态度很强势,很明显这次就是非做不可了。

    如果顾墨不同意,恐怕他自己也会想办法,这让顾墨心里很无奈。

    或许每个人对于自己在意的人,都是没有任何是非观的吧。

    “那您随意,这件事我不会参与。”

    顾墨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反正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顾墨也不想继续说什么。

    因为说什么都没法改变了,既然他觉得自己必须去救他的妻子,那就让他去好了。

    “爸,大哥说的很对。这些事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那些事我也很清楚,虽然她是我的母亲,可是我也没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顾笙这会忽然开口说道,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因为顾墨的话就是顾笙心里想的,没有人喜欢大义灭亲,可是那也得看那个亲人到底做了什么。

    像施玲这样,恐怕天地难容,她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害了别人多少。

    “顾笙,那也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怎么可以跟大哥一样,你还有良心吗?”

    顾芮听到顾笙那么说,有些震惊,同时也很生气,她以为顾笙至少会为施玲说话。

    可是结果呢?顾芮很失望,虽然自己也觉得施玲错了,可是没有办法看着她那样。

    “她做错太多事了,老天有眼,不会让她一直得意下去的。”

    顾笙叹了口气,闭上眼不愿意再多说,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难过的。

    “也许,妈妈她是有苦衷的。”顾芮有些挫败,虽然自己一个人坚持,可是别人不管,她根本没用。

    听到顾芮的话,顾墨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顾芮,不明白她怎么会那么蠢。

    “苦衷?为了一己私欲,偷换别人孩子,为了自己的私欲,就致别人于死地,根本不顾别人,这叫苦衷?”

    “计划车祸,爆炸,使用各种心机,这是苦衷?”

    本来顾墨不想说这些的,可是这会却听不得顾芮这样说施玲有苦衷。

    全世界的人有苦衷,施玲都不会有苦衷。她心里想的就是铲除异己,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界上。

    “我……”

    顾芮听着那些话,终于没有继续反驳了,其实就是她自己也很清楚,顾墨说的是对的。

    “够了,你们还要吵到什么时候?既然顾墨你不愿意掺和,那就算了,这件事我自己处理。”

    顾老爷子生气的说道,对于顾墨不愿意,这会也没有多少抵触的心思了。

    因为一切都是有自己的定数的,如果老天真的让施玲没法出来,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顾老爷子找了很多人,可是压根连施玲的面都没见到,最后终于不得不死心的等待。

    而封擎苍这会正陪着裴诗语在医院里,裴诗语最近心里很烦闷,一直在考虑着一个问题,却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