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你就是为了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86章 你就是为了她

    听到凌非岩说去找凌悦,施怡心里有些诧异,因为凌悦确实好像从那天开始没有回家了。

    以前凌悦也会出去,可是都会打电话,这次因为施怡正在想这个事情,所以并没有留意。

    如今凌非岩说了,她想起来,心里顿时心惊了起来:“非岩,你说小悦不会出事了吧?”

    如果凌悦真的出事了,恐怕施怡也是会自责的,毕竟这也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导致的。

    虽然施玲换了孩子,可是凌悦却是无辜的,不过是被施玲利用,这怎么可以怪凌悦。

    “应该不会,小悦这孩子。其实就是性子倔强,我去找到她多劝说她一下,你别担心了。快点睡吧,已经很晚了。”

    其实凌非岩心里还是特别担心凌悦的,可是他却更加担心施怡。

    因为凌悦出去根本不会出什么事,只要她自己乖乖的,根本不可能有事。

    然而施怡就不同了,她心里的压力太大了,她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所以一直埋怨自己。

    “非岩,你找到小悦,如果她知道了,一定要告诉她,我们永远都是她的父母,她也是我们的孩子。”

    其实施怡这个人就是心软,很多时候,裴诗语跟施怡其实还是很像的,他们都是属于心软的人。

    虽然后来裴诗语改变了很多,但是内心深处她依旧善良。

    “好,我相信小悦也不会怪你的,毕竟这个事情都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

    凌非岩心里想着凌悦到底去了哪里,她可能做什么,可是最后凌非岩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到。

    因为凌悦长大了,很多时候凌悦的想法,其实跟他们根本不同,所以凌非岩也不清楚。

    况且自从那次自杀后,凌悦的性格就有些改变,比以前多了更深的心机,可是却还是那样单纯。

    第二天起来后,凌非岩就在施怡不停的央求下派人查了凌悦的定位,然后准备过去找她。

    因为凌悦这次选择的地方特别偏远,所以凌非岩只能自己开车过去,而且他也不需要带着别人。

    凌悦是自己的孩子,她现在不管怎么样,凌非岩都不会放弃凌悦。

    到了地方,凌非岩忍不住皱眉,因为这里的环境很糟糕也不知道凌悦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选择了这里。

    因为凌悦卡里其实还有钱,但是她却并没有用,看起来就是想去做什么一般。

    “小悦!”

    凌非岩走到门口,忍不住喊了一声。因为他知道凌悦就在里面,可是她却不给自己开门。

    对于凌非岩来说,其实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吃闭门羹,以前可从来没有遇到过。

    凌悦正在计划着如何把裴诗语绑架了,就听到敲门声,心里一阵阵的烦闷。

    所以凌悦根本没有理那个敲门声,她觉得不管是谁,只要知道家里没有人,他肯定是会放弃的。

    然而凌悦却没有想到,外面的人居然是凌非岩。

    “他怎么来了。”

    凌悦有些呆呆的嘟囔了一句,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跑去门口给凌非岩开门。

    她自然很清楚凌非岩是什么样的人,按照他的身份,估计没有人会不给他开门。

    凌悦心里还是很喜欢凌非岩的,他一直都是凌悦心里最骄傲的父亲。

    如今自己最骄傲的父亲找来了,凌悦怎么可能会不去开门。

    “爹地,你怎么过来了?”

    凌悦开门后就看到凌非岩站在门口,脸上充满了疑惑。

    听到凌悦的声音,凌非岩忍不住一直观察着凌悦,她看起来好像瘦了,而且很憔悴。

    这样的凌悦让凌非岩心里一痛,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我过来看看你,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爹地跟你妈咪不放心你。”

    凌非岩叹了口气说道,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根本不管门口已经彻底石化的凌悦。

    其实凌悦根本没有想过,他们还会找自己,毕竟如今他们已经找到了亲生女儿。自己也就没有在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嗯,我挺好的,最近一直忙着别的事情。”

    凌悦有些目光闪躲,她现在根本不敢直视凌非岩啊,不然心里的小心思一定会被全部发现。

    其实凌悦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自己如今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样,怎么可能还会想着去想别人。

    “爹地,你快坐,我给你倒杯水喝。”凌悦其实还是个孝顺的孩子,她心里对凌非岩跟施怡,也是非常尊敬的。

    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宠爱,凌悦总不可能就这样磨灭。

    “好。我家小悦长大了,我很欣慰啊。”

    凌非岩随便找了椅子坐下来,刚好目光就看到了凌悦做的一个什么计划表。

    对于凌悦的计划表,凌非岩心里还是充满了好奇,所以就拿起来看了。

    然而这一幕被倒水过来的凌悦发现,她瞬间就石化了,整个人就像被点了穴一般,根本没法动弹了。

    “爹地,你……”

    凌悦有些尴尬的指着凌非岩手里的计划册,脸上都是担心跟害怕。

    其实就算凌悦心里已经想过了那种事,可是如今她再次看到,发现,心里还是很痛苦。

    因为最怕被抛弃了,尤其是如今都要被抛弃了,还被他们发现自己内心阴暗的一面,这是凌悦无论如何都没法接受的。

    “小悦,这个是什么东西?你想用这个做什么?”

    凌非岩皱眉将册子还给凌悦,可是却依旧问了出来,因为他习惯了有事大家直接说出来。

    毕竟凌非岩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猜测那些莫须有的东西。

    “爹地,这个,我……”

    凌悦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其实不是凌悦不想说,而是因为凌悦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那个上面记得很清楚,只是没有写人名而已,所以凌悦也很害怕,怕被凌非岩发现了这个。

    大概每个女孩子天生就是一个演员吧,对于不是自己的身份,也可以演的活灵活现。

    “小悦,这个可以告诉爹地吗?你放心,爹地不会告诉妈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