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为什么会那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85章 为什么会那样

    挂断电话后,施怡脸上的笑容就忍不住消失了。

    她看着手机忍不住发起呆来,心里却有些失望逐渐的蔓延开来。

    她想起来了父母的嘱托,要照顾好施玲,可是后来呢?施玲做了多少错事,让人难以原谅。

    一直以为施玲改过自新了,可是结果呢?却是她自己破釜沉舟,然后还做出来那种破釜沉舟的事情。

    “怡儿,怎么了?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凌非岩回来房间,就发现施怡正对着电话发呆,不知道在想要什么,脸上都是悲伤。

    其实在施怡脸上很少看到过这种情绪了,一般施怡其实都是很开心的,毕竟也没有什么让她值得伤心的事情。

    可是最近施怡却总是这个样子,让凌非岩也忍不住担心起来,觉得施怡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

    “非岩,我就是在想一些问题,有些心烦。”

    施怡忧愁的看了眼凌非岩,似乎对于凌非岩的疑惑非常不解。

    自己不过就是说了句话,结果呢,就被施怡这样哀愁的望着,这让凌非岩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以前施怡瞌睡特别温柔的,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变了,变的如此的忧愁跟多愁善感。

    这不是施怡啊,凌非岩虽然心里奇怪,可是也没有说出来,毕竟如果说出来,施怡一定会更加的生气了。

    “在想什么?你可以跟我说啊!不然一个人闷在心里,多难受。”

    凌非岩忍不住说道,其实就是想开导一下施怡,并且趁机问问施怡,到底是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施怡的脸色太难看了,凌非岩的心就忍不住揪起来痛。

    “非岩,妹妹她,进去派出所了。”

    最终施怡还是先提出来这个事情,毕竟这个事情说了,也好有个引子出来继续别的话题。

    因为施怡还是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凌非岩,这些事其实就是因为施玲一个人作死。结果呢,却要让自己跟着她一起承担后果。

    作为施玲的姐姐,施怡并不是不想承担后果,就是感觉很无奈。

    “怎么回事?”果然,凌非岩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提高了起来,诧异的看着施怡。

    这件事确实有些让人郁闷,施玲可是顾家的老夫人,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进去派出所,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她跑去医院,想害裴诗语,所以被小苍给送过去的。”

    施怡说这些的时候,忍不住观察着凌非岩的脸色。想看看凌非岩到底会是什么意思。

    毕竟凌非岩的态度也非常的重要,其实施怡内心还是害怕凌非岩会接受不了,那样就会很尴尬的。

    “她不是裴诗语的母亲吗?怎么会那么做,疯了吗?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凌非岩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施怡忍不住想笑,可是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因为她不想让凌非岩觉得自己有病,居然莫名其妙就笑。

    “非岩,其实她不是裴诗语的亲生母亲,这些事情很复杂,我……”

    施怡本来想说的,可是面对凌非岩怀疑的目光,她还是没有勇气吧这件事说出来。

    毕竟这并不是凌非岩的错,可是却还是要一起承担结果。

    “怡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几天是不是就因为这个事情在愁?我看你经常一个人发呆。”

    凌非岩虽然很忙,可是他却不会对自己的妻子忽视不理,或者不闻不问的。

    因为他心里还有自己的妻子,所以自然是一直要关心着她。

    奈何施怡根本就不告诉自己,这让凌非岩心里特别的憋屈,明明一腔热血却不知道要如何喷洒出去。

    “嗯,其实裴诗语是我们的女儿,小悦才是妹妹的女儿,当初他们俩个人被妹妹换了……”

    施怡最后还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凌非岩,因为凌非岩是自己的丈夫,也是裴诗语的父亲。

    所以不管怎么样,凌非岩都是有权利知道这些事的。

    如果说有一天自己需要对凌非岩都隐瞒了,那么说明俩个人之间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她不想在深究这个问题,既然如今已经到说了,那么就看凌非岩到底是什么态度了。

    “怡儿,你说这些都是真的吗?怎么听起来那么的玄幻。”

    凌非岩的眉头皱起来,他并不是不相信施怡,而是一切的事情都让自己有些郁闷。

    他不明白,也觉得事情匪夷所思。简直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想象。

    “我会骗你吗?报告我也有,还有一些文件,资料。全部都证明了裴诗语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非岩,你说我们的女儿怎么会命这么苦,被她各种陷害,小时候换了也就算了。如今长大了,她也是对裴诗语各种真对。”

    施怡只要每次想起来,心里都会特别的痛苦,她觉得裴诗语所有受的苦都是自己造成的。

    所以施怡几乎都在折磨着自己,她不想让自己好过,这样才可以让裴诗语所受的苦,都还回来。

    “怡儿,你怎么那么傻,事情不是你的错,都是施玲太丧心病狂了,居然会做出来这样的事。可惜了俩个孩子,被这样无情的抛弃。”

    凌非岩立刻劝说施怡。他当然不希望施怡吧所有的错误全部归咎于自己身上。

    因为一切都跟施怡没有任何的关系,所有的一切都是施玲自己做出来的。怎么可以怪施怡呢。

    虽然凌非岩说的施怡都很清楚,但是她心里依旧很痛苦,尤其是施玲一次次的害着裴诗语的时候。

    “对啊,我已经把事情跟裴诗语说了,她说需要时间。而小悦那边我还没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施怡提起来凌悦,脸上也是痛苦,毕竟凌悦也是他们从小到大带着的,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

    如今最痛苦的人恐怕就是施怡了,她一个人要承受那么多。

    “怡儿,你做的很对,小悦这几天都没回来,也许她已经知道了,明天我去找找她。”

    凌非岩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