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人心难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83章 人心难测

    “嗯。”

    听到是顾老夫人,裴诗语有些错愕,不过很快还是点头嗯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得很激动或者什么。

    看到裴诗语没有任何反应,封擎苍这才放心下来。

    毕竟他们两个人之前也是那样的关系。如今听到施玲,裴诗语居然没有难过,这让封擎苍有些诧异。

    “小语,你别难过,这没什么的。”

    封擎苍还是害怕裴诗语会想多或者什么,只能出口安慰道。

    大概是因为封擎苍太过于一本正经了,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起来,对着他说道:“我怎么会难过呢,我就是有些感慨,人心难测。”

    是啊,人心隔肚皮,谁都不知道那个人心里在想什么,也许这个人今天这样,或许明天就变成了另外的一副样子。

    对于这种事情,裴诗语不知道见惯了多少,如今只是换了一个人一个身份而已。

    “我以为你会伤心。”

    封擎苍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现在对于裴诗语的想法还真是有些猜不准了。

    毕竟这种的事情不管哪个人遇到了,恐怕都会狠狠的感叹吧,却没有想到,裴诗语丝毫不在意。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笑了,温柔的看着他:“因为我了解她啊,如果她那样的恨,如今自然会恨不得把我除之而后快。”

    “不然你说她以前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报复啊,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还是她恨的人的女儿,她当然不会对我手下留情。”

    裴诗语在这个上面其实看的很开很清楚了,因为了解,所以根本不会再去难过了。

    一切所有的想法都可以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那么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值得难过。

    “傻瓜,难为你了,这些事真是心烦,不过如今都要过去了,以后一定会一帆风顺的。”

    听了裴诗语的那些话,封擎苍也明白了,裴诗语不会难过的原因。

    因为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被施玲各种伤害,如今只是麻木,而且知道俩个人没有关系,那么所有的疑惑,也就解开了。

    知道了这些,还有什么必要伤心,伤心不是会让自己的仇人更加的兴奋吗?

    “我知道啊,因为苍哥哥一直陪着我啊,我相信苍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

    其实很多时候,裴诗语对于封擎苍的信任,已经到了一种要入魔的境界了。

    不管发生什么,裴诗语心里都会对于封擎苍特别的相信。

    “傻瓜,我不保护你保护谁啊。”

    对于裴诗语的信任,封擎苍当然也可以更好的实现。

    他看着裴诗语还是有些苍白的脸色,心里依旧很痛,还是充满了自责,如果自己可以早点来,裴诗语也不用受这种痛苦。

    “小语,对不起。”

    虽然封擎苍的声音很低,可是裴诗语依旧听到了,她诧异的看着封擎苍,不明白他怎么忽然会这样说。

    他那里对不起自己了?裴诗语想了想,似乎没有。

    “苍,你怎么忽然这样说,你那里对不起我了?”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所以才让你被这样伤害,这都是我的失误,以后我会注意的,不会让你在收到任何的伤害。”

    其实封擎苍很明白裴诗语不会怪自己,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吧这个说出来。

    毕竟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就是唯一啊,一旦自己的唯一没有了,那么又要怎么样呢。

    “这不能怪你,毕竟我们又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只要分开,那些坏人还是会有机可乘的。”

    “你别总是这样想了,你这样想我也会很难过的。”

    裴诗语抱了抱封擎苍说道,俩个人之间其实并不需要这样。

    就像裴诗语说的,没有人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啊,一旦有事情发生了,就会让人很奇怪。

    况且如果有人想对你做什么,哪怕你们天天腻在一起,他还是可以找到机会的。

    所以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有心人了,如果真的对你起心思了,恐怕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

    “好,听你的。”

    封擎苍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有些偏执了,所以只能答应裴诗语。

    不过内心却还是对于裴诗语有着特别深的保护欲,在自己的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让裴诗语在发生任何的意外。

    裴诗语这边刚遭受了施玲的伤害,叶沛灵就知道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过来,而是让顾墨直接告诉顾老爷子。

    毕竟施玲是什么样子的人,顾老爷子其实也是不清楚的,如果被捅出去了,恐怕施玲就真的会孤立无援。

    顾墨有些犹豫没有去,就被叶沛灵各种攻击。

    “你什么意思啊?现在我让你做一件事都这么困难了,对不对?顾墨你这个混蛋,你信不信我打死你啊。”

    “告诉我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叶沛灵不停的说话,可是顾墨却没有回复一句,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叶沛灵发疯。

    可能最后自己终于说的累了,顾墨才走过来,温柔的递过去一杯水:“口渴吗?喝点水吧。”

    这种感觉,就像你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棉花上,完全就是有气没有地方发的样子啊。

    这不是叶沛灵想要的,她接过顾墨的水杯,然后不满的说道:“当然渴了,还不是你害的,你早点去了,我还用得着浪费这么多口水吗?”

    在很多时候,叶沛灵感觉自己真的就像是一个泼妇一般。

    比如现在,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内心的躁动啊,好像自己就控制不住要发火。

    “灵儿,你现在着急也没用啊,而且我这会跑去跟老爷子说,他会怎么想?”

    顾墨忍不住说道,把所有的厉害关系都说给了叶沛灵听,因为他并不是不想去,而是这会不能去。

    顾墨的话让叶沛灵脑子里瞬间就清醒了起来,也安静了下来。

    “也是,那我们这会要怎么办啊?万一老爷子还想把施玲救出来,那就好玩了。”

    叶沛灵最担心的其实还是这个,就是怕施玲会再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