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2章 发生了什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82章 发生了什么

    每个人一生都会做错很多事情,很多选择,可是有的人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改正,弥补。

    可是有的人,一直到死也不会有任何的认识,他会觉得自己就是对的。

    或许冥顽不灵的人总是有自己的理由,跟坚持。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善恶因果循环的,你做了错事,一定会在别的方面,狠狠的偿还,让你猝不及防。

    医院里,裴诗语正在幽幽的醒过来,她忍不住皱眉,就是现在还是有些头昏眼花的,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嗯……”

    裴诗语轻轻的哼了声,就听到有人快速的靠近了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死了吗?记忆全部上来,裴诗语清晰的记得,自己好像被人捂住嘴。

    她拼命的挣扎,想呼吸,可是没有用,最后昏睡过去。

    如今醒了,可是身上的疼痛却让她有些难以自持。

    “裴小姐,裴小姐?”

    医生听到裴诗语的闷哼声,顿时就着急的走了过来。

    “我,”裴诗语虚弱的睁开眼,她想开口说话的,可是嗓子好痛,还有口里传来的那种苦涩感,让她根本没有办法说话。

    “裴小姐你现在不要讲话,你醒了就好了,你听我说就好。”

    医生明白裴诗语的状况,所以立刻开口阻止道,不让裴诗语继续说下去,毕竟裴诗语如今状况这么差,强行说话什么,可能会对自己身体造成更加严重的危害。

    “嗯。”

    “现在你情况基本稳定,可是因为中毒的原因,你可能会发生一些后遗症,比如出现幻觉或者什么,不过裴小姐不必担心,一周后就会完全康复的。”

    其实医生的话还是让裴诗语有些震惊,不过听到一周后就可以恢复,她还是松了口气。

    不然如果后遗症持续,裴诗语觉得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大概是医生的话有作用,裴诗语整个个人放松下来,知道自己没有死,这就是一件特值得开心的事情。

    不知道睡了多久,裴诗语终于再次醒了过来,这次全身好像好了很多,并没有那会那样的无力。

    她睁开眼,发现病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封擎苍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知道他是没有回来,还是回来出去了。

    裴诗语心里很诧异,可是因为身体原因他只能躺在床上,默默的等待着。

    不仅仅封擎苍不再,医生这会也没有任何人在。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定是封擎苍回来了,不然那个人不会那样就放过自己。因为裴诗语可以感觉到,那个人就是想让自己死的。

    既然他会那样做,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小语!”

    忽然门被推开,就听到封擎苍着急的声音,还有急切的脸,扑倒了裴诗语的跟前。

    “苍哥哥,我还在这里。”

    裴诗语想笑,可是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她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因为差一点,自己又要见不到他。

    想起来之前的那次,裴诗语整个人就忍不住的绝望了起来。

    “傻瓜,没事了,没事了。”

    封擎苍将裴诗语搂在怀里,不停的说着没事了,没事了,可是心却很痛。

    自责的他这会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裴诗语,好像所有的安慰都是特别的苍白。

    俩个人就这样抱着彼此没有说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裴诗语这才忍不住轻轻的推开他。

    “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差一点,我又要见不到你了。”

    是啊,就是差一点点,如果封擎苍在回来的晚一点,恐怕裴诗语今天还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任何事情发生的都有他的规律性,裴诗语一直很相信。

    “傻瓜,就是一个人,想害你,我阻止了他,如今她已经被我送去派出所了,你放心,以后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封擎苍忍不住说道,他依旧有些迟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裴诗语。

    毕竟施玲也算曾经裴诗语的母亲,虽然是假的,可是好歹也喊了那么久,如今得知不是亲生的,然后就差点被她捂死。

    不管换做谁,肯定都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是谁啊?我天天在医院,为什么还会有人想害我,苍哥哥,你差清楚了吗?他真是好狠心啊。”

    “一句话都不说,上来就捂着我,我真的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裴诗语的情绪忽然低落起来,因为就是感觉很不开心。

    好像每次想起来这件事,就会让自己忍不住的窒息。

    “不认识她,可能是弄错了吧。”

    可能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比如封擎苍现在,他就没有办法撒谎。

    明明知道那个人是施玲,可是却要说不知道,这让封擎苍自己心里也特别的无奈。

    不过裴诗语很明显并不相信他,眼里充满了疑惑:“苍,你还有什么不可以告诉我的吗?”

    其实裴诗语也是觉得,可能那个人自己认识。所以他才会蒙着脸,才会那么的谨慎。

    如果不认识,反正自己就要死了,也不会在意他,也不知道是谁。

    “不是,我就是怕你会难过,伤心,小语,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这个事,好吗?”

    封擎苍有些祈求的说道,可是他越是这样,裴诗语心里的好奇就越加的强烈了起来。

    她很想知道,她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三番五次的害自己。

    一次不成功,就来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就第三次……

    “你知道的,我如果不知道,一定会寝食难安的,苍你忍心看着我每天因为这个影响心情吗?”

    其实裴诗语也很了解封擎苍啊,她明白这样的话,封擎苍才有可能会放过自己。

    他一定告诉自己的,因为他不会忍心看着自己伤心难过,胡思乱想。

    “是顾老夫人。”

    最终,封擎苍还是把施玲说了出来,因为裴诗语总是会知道的,既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她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迟早问题,根本没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