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章 每个人都有软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80章 每个人都有软肋

    封擎苍走过去阴沉着脸说道,心里忍不住庆幸,还好自己过来的及时,不然裴诗语一定会出问题。

    而罪魁祸首施玲,居然还在这里大放厥词,威胁自己。

    “封少,你想对我做什么?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施玲这会了还不死心,对着封擎苍各种威胁,仿佛裴诗语不知道事情真相一般。

    如果换做以前裴诗语不知道事情真相,或许施玲的威胁还是有用的。

    但是如今裴诗语已经知道了真相,施玲就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了,所以她注定了,只能输。

    “身份?呵,今天我不仅要抓你,我还会送你去个好地方,到了那里,我看你还有没有机会再害小语了。”

    封擎苍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裴诗语的伤害。

    如果她没有对裴诗语伤害,或许自己还会有一点点的恻隐之心,可是如今不可能了。

    裴诗语也不是她的女儿,而她也做出了这些事,怎么可能还会安然无恙。

    “你想干什么?”

    施玲这会也有些紧张了起来,生怕封擎苍真的会对自己做什么。

    毕竟没有嗯不会怕死的,尤其是施玲,她也怕死,怕没有自由,所以才会这样。

    想起来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施玲很清楚,没有任何在走出来的可能了。

    “应该问你想干什么,为了报复你都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吧,我觉得不用我在重复了。”

    其实封擎苍早就把一切事情都查清楚了,可是裴诗语那边还不知道,所以一直隐瞒着。

    如今裴诗语知道了事情真相,自己想对付施玲。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也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拦。

    “你都知道了!”

    施玲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整个人的生机都看着没有了。

    眼睛里充满了绝望还有不甘心,可是那又如何,她已经没有在翻盘的机会了。

    这辈子,估计施玲也彻底完了,曾经她做了多少坏事,就会有多少报应到来的。

    为了报复,为了一己私欲,施玲害的不仅仅是裴诗语一个人,还有裴绵绵,还有其他人。

    那么多无辜的生命,被施玲一个个的利用,最后都香消玉殒。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施玲,这一切也是时候结束了。本还想多留着你几天,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小语动手。”

    封擎苍忍不住说道,这是他对施玲最后的一次忠告了,不过很显然,这一切都不会是这样的。

    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就是唯一,就是最重要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跟裴诗语相提并论。

    “哈哈,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已经做了,我会害怕吗?施怡那个贱人,不得好死,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她的。”

    施玲这一辈子唯一的心结大概就是因为施怡了。

    因为她自己的错误,而不停的去折腾别人,封擎苍真的不明白,明明俩个人都是双胞胎,可是性格却会相差那么多。

    没有人会永远幸运下去的,也没有人会永远做一个坏人,而不被别人知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封擎苍不想跟施玲在多废话了,如今俩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说的。

    既然施玲要这样冥顽不灵,自己根本就不需要顾忌太多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命。

    将施玲交给派出所,并且提供了很多证据后,封擎苍这才回去了医院,毕竟那些事自然有人替他处理。

    而顾芮在施玲离开后,立刻就去了顾笙住的地方,这个时候顾芮觉得自己可以找的,好像只有这个弟弟了。

    尽管顾芮心里对顾笙也并不是很满意,但是她还是很清楚,只有顾笙跟自己,才是同父同母。

    如果顾墨知道了这个时候,恐怕施玲的后果会更加严重。

    到了顾笙住的地方后,顾芮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顾笙住哪个房间。

    因为顾芮没有到这里来过,明明顾笙也是自己的弟弟,可是自己居然对他的关心那么少。

    最后顾芮只能在那边大喊,希望顾笙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然后出来。

    “顾笙,顾笙!”

    尖锐的声音在整个天空盘旋,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

    因为顾芮的声音太小了,这个庄园太大,她的声音刚喊出来,就立刻被吞噬掉。

    顾芮这个时候,内心是崩溃的,同时也很绝望,心里责怪自己,没有顾笙的电话号码。

    如果自己平时跟顾笙走近一点,那么也就不会这样了。

    可是顾芮绝望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一个人影子,看起来好像就是顾笙,他正朝着自己过来。

    “顾笙,我在这。”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开心过。顾芮觉得自己现在真的特别的开心跟兴奋。

    好像没有人可以阻止自己的开心和兴奋,她朝着顾笙飞奔过去,恨不得插个翅膀。

    “你怎么来了?”

    虽然顾芮飞奔过去了,可是顾笙的脸色却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反而很冷淡很疏离的模样。

    “我,我是有事想跟你说的。”

    顾芮这会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自己必须跟顾笙说了,不然真的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要怎么办。

    听到顾芮有事,顾笙脸上顿时就闪过了一丝疑惑跟不解,似乎是不明白,顾芮怎么会有事先自己。

    “什么事?”

    不管什么事,这会都已经晚上了,如果平时顾笙这个点已经睡觉了,可是今晚不知道怎么,一直没有睡着。

    大概是因为想到了顾芮会过来吧。顾笙只能给自己找到这个理由。

    顾芮缓了缓,这才跟顾笙说:“妈妈她去医院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她去医院干嘛?病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牵动顾笙的情绪一般,他整个人始终都是冷冰冰的。

    可是顾芮却摇头,一脸的急切看着顾笙:“不是,她就是去找裴诗语的,她应该是要对裴诗语做什么,具体我也不清楚。”

    听到顾芮的话,而且提到了裴诗语,顾笙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有一丝急切可是很快又掩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