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8章 孤注一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8章 孤注一掷

    被施玲怒吼一声,顾芮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根本不敢再说话了。

    因为施玲长年累月的积威下来,也足够顾芮害怕了。

    “我……”

    虽然委屈,可是却不敢再多说话了,因为顾芮的内心跟潜意识还是特别害怕施玲的。

    她不敢跟施玲顶嘴,一直以来也是施玲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从来没有过偏执或者什么。

    “好了,今天的事你给我烂肚子里,不许告诉任何人。今晚我会出去,以后你也要保护好你姐姐,明白没。”

    施玲虽然凶了顾芮,可是内心还是还是心疼的,毕竟也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感觉。

    今晚她决定要去医院,而凌悦如今跑出去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这让施玲特别的头疼。

    想起来凌悦,她就有些担心,生怕凌悦会出去做傻事,毕竟有些事情做了也就没法回头了。

    “听到没?”

    看到顾芮一直不说话,施玲忍不住再次提高声音。

    因为太了解顾芮了,虽然顾芮很多时候不会多说什么,可是却依旧会使小性子,而且顾芮比凌悦聪明。

    这个聪明并不仅仅是指智商,其实更多的是心机,顾芮跟施玲更多的像。

    “嗯。”

    最终,顾芮还是点头答应了,毕竟施玲也是自己的妈妈,而自己不可能真的不管凌悦,或者如何。

    可是顾芮心里还是有些好奇,随口问道:“可是妈你今晚要去哪儿?”

    这是顾芮最奇怪的地方,因为自己进来的时候听到施玲在打电话,至于打给谁,顾芮不清楚。

    然而她还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施玲会去做什么事情,而且应该很严重吧,不然施玲不会让自己照顾凌悦。

    想起来凌悦,顾芮的心里就很烦闷,明明自己那么讨厌她,可是她最后却变成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而不仅仅是表姐。

    这个巨大的落差顾芮居然没有话费很多时间久在心里接受了,因为她似乎早就有预感,如今不过是实现了而已。

    “我的事你别管,顾好自己就行了。”

    施玲很不耐烦的说道,明显的不想把这个事情告诉顾芮,而这让顾芮的心里更加的不安了起来。

    如果施玲有事,自己该怎么办呢,这个家就是顾墨在做主,如果施玲还在,他多少还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可是一旦施玲有事或者怎么了,恐怕结果真的会让人出乎意料,顾芮内心还是害怕的。

    因为一直对于这个哥哥,顾芮的心里就是充满了恐惧的,如果要她直接面对顾墨,估计真会很害怕。

    “可是我很担心你啊,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不是还要去找裴诗语?”这是顾芮唯一可以想到的,因为现在施玲心里最恨的肯定是施怡。

    然而施怡她这会根本没有能力碰,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去找裴诗语。

    其实顾芮心里还是有些同情裴诗语的,毕竟裴诗语其实还是挺善良的,不过她抢了封擎苍,所以就不可能在对她如何了。

    “小芮,你就这样没大没小的吗?小悦她没有从小跟着我,你也没有?什么规矩礼数的你都还给我了是不是?”

    可能是因为施玲一直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吧,对于顾芮她更多的就是指责。

    虽然她也很宠顾芮,可是这个跟凌悦比起来,其实还是差了很多,并没有特别特别的宠溺,宠爱里还加了更多的严厉。

    因为施玲希望顾芮可以变的优秀,不要这样没脑子,可是却根本没有用处,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妈,我这是担心你,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你对表姐说话,就从来没有这样过,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

    顾芮不得不怀疑这个问题。因为施玲对于自己,从来都是这个。

    可能是想起来自己今晚做的事情,施玲非常难得的对顾芮解释了一下。

    “小芮。妈妈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你也不想想,从小我都是如何宠着你的。今晚我就是去找那个贱人,让她明白,伤害小悦的代价。”

    “还有施怡,我不能伤害她,可是她的女儿,可就不一定了。”

    施玲满脸的阴狠,顾芮甚至有些害怕,想后退最终还是没有,毕竟这是自己的妈妈。

    她就算再过分,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以前真对裴诗语,也只是因为裴诗语不是她亲生的女儿。

    如果把裴诗语换做凌悦,施玲肯定一分一毫都不会动她。

    “妈,可是你一个人去可以吗?会不会被发现?”

    顾芮心里依旧很担心,生怕施玲做这些事被封擎苍发现了。

    因为封擎苍这个人那样聪明,肯定会发现了,想到这里顾芮还是想劝说施玲的。

    然而看清楚施玲眼里的坚决后,顾芮还是没有开口。

    “没事,我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施玲似乎对于这个特别的有信心,这会眼角都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既然没有办法劝说施玲,顾芮就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希望施玲想做的事情可以成功。

    晚上裴诗语刚醒,就看到封擎苍想出去,而且一副着急的模样。她想开口问下,可是却只看到了封擎苍的背影。

    这让裴诗语心里顿时无奈起来,他可能以为自己还没醒来吧。

    既然封擎苍出去了,那么裴诗语只能等着,一个人无聊的玩着手机,却听到门口有声音。

    她以为封擎苍回来了,顿时欣喜的转过头,然后楞住了。

    因为门口的人根本不是封擎苍,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全身都裹起来的人。

    裴诗语想仔细看的时候,却发现停电了,她的心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可是裴诗语虽然紧张,但是并没有慌乱,她知道一定是有人想害自己。

    “你是谁?”

    安静的病房里,裴诗语的声音都显得特别的空荡荡的,听起来格外的诡异跟渗人。

    可是对面的人没有说话,裴诗语可以听到他走过来的脚步声,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