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章 铤而走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7章 铤而走险

    “嗯,我还没告诉他,因为最近他很忙,几乎都没回来。”

    施怡点点头,想起来凌非岩,她也是满脸的温柔。

    就是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全部的宠爱,把自己宠的简直就像一个智障儿童一般。

    或许是因为凌非岩太过于温暖了,施怡觉得自己好像都没法去想别的。

    裴诗语也明白,凌非岩有多忙,这些事虽然重要,可是如果他很累,也是没有必要那么急切的打扰。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哪里还有什么值得费心。

    “嗯,”

    似乎是看出来了裴诗语的不开心,施怡摇摇头,温柔的说道:“傻瓜。你是我们的孩子,不管怎么样,我们永远都是你强有力的依靠。”

    听着这些话,裴诗语心里很感动,可是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来一丝一毫,毕竟她找你也是学会了,如何才可以,喜怒不形于色。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成长最重要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如果你还是像个孩子,如果你还是始终没有办法成长,那么等待你的,可能就是最终的毁灭了。

    “好,谢谢你。我会努力让自己接受的。”

    裴诗语现在可以说的,似乎就只有这样一句话了。

    除了谢谢,除了时间,大概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自己冷静了。

    施怡离开了,病房里就剩下了裴诗语一个人,而外面叶沛灵还在跟封擎苍俩个人聊天。

    听着他们的聊天,裴诗语其实可以猜出来一些事,但是她却不想。

    可能一个人知道了太多,也就注定了不会快乐吧。

    不过裴诗语并没有责怪他们俩个人,因为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也是不会告诉的。

    因为这个事情说简单,其实很复杂,说复杂了,其实又很简单。

    他们的聊天还在进行着,可是裴诗语却觉得自己好累,虽然如今找到了真的父母,但是裴诗语却始终都没有办法开心起来。

    因为有太多的误会还有隔阂了,伤害也是互相的,自己伤害了他们,而他们又何尝没有伤害自己呢。

    这不是裴诗语想得到的,也不是裴诗语内心真的希望的。

    如今裴诗语内心最想要的,或许就是安静的沉睡。也许一觉醒来,一切都好起来了。

    而施玲在看着凌悦从自己的房间跑出去后,整个人都有些封魔了,她追出去,可是只看到凌悦跑车的烟。

    她就这样离开了,就像一阵风一般的离开。

    施玲内心非常愤怒,可是又充满了绝望,自己的女儿这样误会自己,换做谁都不会好受。

    所以施玲吧这一切全部强加在了裴诗语的身上,她觉得就是裴诗语造成的。

    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呢??如果没有发生,凌悦怎么可能会知道。

    到了现在,施玲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要怎么做。

    其实施玲从骨子里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冷血的人,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站在如今的位置呢。

    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安静的等着。

    “今晚跟我一起去医院。”

    施玲对着电话冷冰冰的命令道,她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冰冷过。

    可是如今听起来,就像万年寒冰一般的冷酷。如果有人看到,恐怕根本不会认出来。

    “妈,表姐说的,都是真的?”

    顾芮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施玲,眼里都是陌生。

    好像面前的这个女人,她不是自己的妈妈,而是一个极度陌生的女人。

    听到顾芮的声音,施玲的脸色顿时就趁了下去,不满的看着顾芮:“你居然偷听我们讲话。”

    这句话充满了威胁还有不满,顾芮很清楚,施玲不喜欢别人听自己说话。

    可是顾芮有多么冤枉啊,明明自己也不想听的,可是她们那么大声,如果自己还听不到,那才是真有问题了。

    “你们声音太大了,我也不想听的,你以为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嘛?”

    顾芮的话里也充满了尖酸刻薄,因为顾芮想起来以前,自己喜欢封擎苍,而施玲却让自己让着凌悦。

    以前顾芮还可以自我安慰,施玲也是为了自己好。

    可是如今顾芮终于明白了,哪里是为了自己好,她分明就是为了凌悦啊,为了凌悦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小芮。你们这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这样跟妈妈讲话吗?”

    施玲忍不住发火了,可是看到顾芮委屈的样子,她还是收回了很多没有说出去的话。

    毕竟顾芮也是自己的孩子,一直以来对顾芮确实有些不太公平。

    “那是因为你为老不尊啊,你居然做了那样的事情,呵呵,你就是护着凌悦,你就是愧疚,所以就让我把一切都让给她,对吗?”

    其实别的事情顾芮完全可以接受,唯一不可以的,就是封擎苍啊。

    自己那么爱的一个人,居然说放弃就那样放弃了,而且还是为了别人做牺牲。

    还有施玲打自己的一巴掌,在这一刻顾芮全部都想了起来,脑子里也对施玲更加的不满。

    “小芮。你再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让你都让着她了,再说就算你让她,不是应该吗?”

    “凌悦也是你姐,而且你从小跟着妈妈,她要跟着别人,你觉得我偏心她一点,还不行吗?”

    施玲总是这样强词夺理,如今被顾芮发现了,知道了,她还是这个样子,丝毫没有任何的悔改。

    其实顾芮也没有想怎么样,就是忍不住说话了啊。

    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妈妈吧,可是却从来没有认真的了解过,这个妈妈到底是怎样的人。

    “可以啊,我没有说不行,既然你想偏心她,那你尽管去,跟我无关。”

    顾芮冷漠的说道,这个时候她居然有些怀念,裴诗语是自己姐姐的时候了。

    虽然裴诗语也让人不喜欢,但是却比凌悦要讨喜多了,况且裴诗语没有施玲的偏爱啊。

    “你给我闭嘴。”施玲吼了一声,顾芮立刻停下来,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