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对不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6章 对不起

    叶沛灵心里当然还是希望他们可以摒弃前嫌的,毕竟裴诗语真的没有亲人,她一直都想要疼爱自己的父母。

    如今终于有机会可以实现了,对于裴诗语而言,这是一个特别令人激动的事情。

    “灵灵,你先出去,我单独跟她说几句话。”

    最终裴诗语并没有继续发脾气,而是让叶沛灵出去,自己要单独跟施怡说话。

    看着她忽然抓变了,叶沛灵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施怡却对着她点点头:“是啊,灵灵你出去吧,我跟小语单独说几句。”

    既然俩个人都这样说了,叶沛灵也不想在继续留着,毕竟他们自己的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说的。

    别人永远只能是替你牵个线,而剩下的自然是需要你自己去做的。

    叶沛灵出去了,房间里顿时就剩下了裴诗语跟施怡俩个人,裴诗语有些尴尬的抬头,刚好发现施怡在看着自己。

    她的眼睛就好像可以洞穿一切一般就这样直接看进去了裴诗语的心里,把她内心的所有阴暗一次性照亮。

    “诗语,”

    施怡喊了一声,有些期待的看着裴诗语,因为施怡不知道裴诗语会跟自己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听什么。

    其实在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施怡也不确定自己到低要不要告诉裴诗语,因为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样。

    “嗯,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是你自己要过来。还是灵灵要求你来的。”

    裴诗语心里一直很诧异,因为叶沛灵的性格,她当然是想做一切对自己好的事情,可是裴诗语却有时候不想她多担心。

    比如这次,叶沛灵告诉了施怡。知道自己生病后,她嗯有可能去找施怡,让她过来找自己。

    对于裴诗语来说,真心的情意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如果施怡就是真的想认自己,那么一切都没事。

    如果施怡是被叶沛灵拉过来的,那么自己就根本没有必要在继续下去了。

    “当然是我自己想来,知道你生病了,我就想过来看看你,这些事总是要知道的,你是我的孩子,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认你。”

    施怡提起来这个总是会忍不住红了眼眶,凌非岩对她的宠溺也是到了一个程度,平时都舍不得让施怡难过一点点。

    可是如今得知了自己的女儿被别人换了,施怡的眼泪其实就没有停过了。

    “你别那么想了,其实我没有怪你,以前一直以为施玲才是我的亲生母亲,她也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所以我才会那样讨厌。”

    “可是我内心一直对你有种特殊的感觉,不过每次都被自己忽略了,现在知道真相了,就想跟你说句对不起。”

    裴诗语不是不讲理的人,更何况这件事其实更多的还是自己的不对,听了施玲的话各种对施怡不好。

    如今知道施玲的目的,在想想施玲每次那样对待自己,裴诗语的心里就仿佛针扎一般的难受,自己终究还是伤害了深爱自己的妈妈。

    “诗语,你别这样说,不用你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的疏忽,才让你一直在外面受苦,最后还被她各种利用,这也是我的错啊。”

    其实施怡也是很明白事理的,至少她知道的事情很多,以前就是不想说罢了,而如今,裴诗语成了自己的女儿,她怎么可能还会坐视不理。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施怡对自己的孩子一向宠溺,看凌悦就知道了,不过凌悦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对不起。我因为别人的一面之词而对你各种真对,这是我的错,还请你原谅我,做错事总是要道歉的。”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虽然她也很明白施怡一定不会怪罪自己,但是裴诗语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告诉她。

    有些话自己不说,别人根本不会知道的。

    听到裴诗语的话,施怡脸上顿时带着欣慰,可是却摇头:“傻孩子,你跟我哈说什么对不起啊。”

    是啊,裴诗语可是施怡的女儿,母女直接其实并不是很需要对不起。

    “不一样,做错了事就是需要道歉。”裴诗语固执的坚持着自己需要坚持的东西。

    而施怡听到后,脸上一喜,期待的望着裴诗语:“诗语,你是不是原谅我了,你愿意认我们吗?”

    其实这才是施怡心里想说的,毕竟裴诗语对于施怡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陌生人或者外甥。

    如今裴诗语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女儿,所以施怡自然还是希望裴诗语可以认自己。

    毕竟她也是凌非岩的女儿,没理由自己的亲生女儿流落在外的。

    “对不起,虽然现在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我还是接受不了,我需要时间。”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她其实并没有怪罪过别人。

    因为一切可能都是这个世界的错,并没有人可以真的抵抗天,也没有人可以真的对抗天。

    “好,我知道,给你时间,我们会一直等着你的。”

    施怡听到裴诗语的话,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因为俩个人心里都很明白,裴诗语会接受的,只是需要时间。

    或许裴诗语只是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而已,对于裴诗语来说,习惯了那么久的生活,如今忽然多了父母,这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嗯,希望你也跟,凌先生,他好好说下,我觉得你一定还没告诉他,对吗?”裴诗语忽然想起来了凌非岩,那个睿智的男人。

    虽然如今他还是总统,可是每次见面依旧给人一种特别温和的感觉,一点点的架子都没有。

    想起来凌非岩,裴诗语总是忍不住想到,那天,凌非岩跟自己说的话,他是那样的维护着凌悦,维护着他们的父女关系。

    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伤害,所以会倾尽一生保护凌悦,可是这些本来也是应该给自己的,裴诗语甚至有些嫉妒凌悦了。

    她夺走了自己那么多年的宠爱,如今可能终于要把一切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