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所以你想怎么样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5章 所以你想怎么样呢

    在看到资料的瞬间,裴诗语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是在看到那个检测报告中,自己跟施玲的血缘关系度的时候,裴诗语还是差点忍不住晕了过去。

    因为这个报告都是叶沛灵去做的,当然不可能存在假的现象。

    然而这一切却根本不是这样的,因为施怡没有必要,跟自己搞这些。

    而且凌悦的性格,其实也是一个最大的败笔,大家都知道凌悦是国民小公主。去不知道凌悦的性格。

    但是对于裴诗语来说,按了解凌悦的恐怕除了她自己以外,另外一个人就裴诗语了。

    “灵灵,这,都是真的……”

    裴诗语手里的资料全部掉落在地上,资料立刻四分五散。

    居然是真的,自己跟施玲居然不是亲生母女,这个消息让裴诗语震惊,同时也充满了痛苦。

    她居然认了那么久的妈妈,不是自己的亲妈,而且她还做了那么多伤害自己的事情,利用自己。

    这一切都像一个枷锁一般,让裴诗语根本就逃离不了,只能被她紧紧的绑着,锁着,没有任何力气挣扎。

    “小语,你说的很对,这都是真的,不过你不用在意那些,你只要知道,现在你并不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了。”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虽然她也不明白裴诗语到底能不能接受,可却还是希望,裴诗语可以勇敢的接受一这一切。

    毕竟这个真的事实,怎么可能会有人一辈子都被隐瞒呢,就算藏在了心里,那又如何?一切还不是都是原来的样子。

    “灵灵,为什么会抛弃我,为什么,他们都要放弃我。我哪里做错了。你倒是告诉我啊,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裴诗语心里很复杂,同时却充满了挣扎,因为她不想在接受这样的事实了,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勇气。

    看着裴诗语越来越痛苦,越来越挣扎,叶沛灵心里也很难受,可是这个时候总是要她自己才可以的。

    别人不可能永远帮助她,一切只能她自己站起来,自己想明白,自己去接受这一切的一切,然后勇敢面对。

    “小语,小语,别那么说,他们没有抛弃你,你知道吗?他们怎么可能会抛弃你,你看看凌悦就知道了,他们对凌悦多好啊。”

    “如果你们没有换,那么那些宠爱就都是你的,你明白吗?知道吗?”

    叶沛灵一字一句的说着,她当然不想看到裴诗语这个样子,尤其是裴诗语痛苦的模样,好像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没有告诉裴诗语,她就不会这样难过,可是这个世界永远没有如果,叶沛灵不会后悔自己今天的选择。

    “灵灵,灵灵……”

    裴诗语并没有说话,而是一直喊着叶沛灵的名字,可是整个人却处于极度崩溃的状态,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在自我厌弃。

    没有人可以救赎她,没有人可以拯救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孤独的飘零。

    “我在,小语,乖啊,我们不想那么多了,知道吗?”

    这个时候叶沛灵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了,好像安慰的话说起来都是这么的苍白,没有用处。

    裴诗语整个人都好像傻了,没有说话,就那样呆呆的被叶沛灵抱着,好像这样才是一个最好的姿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施怡没有说话,叶沛灵也没有,她们都在等着裴诗语说话等着她可以好起来。

    可是裴诗语却始终没有说话,眼睛一直呆呆的看着前面,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这个样子的她,莫名的让人心疼,让人无奈。

    “所以现在呢?你找我,告诉我这一切,是想干什么?”

    裴诗语忽然之间抬头,目光直视施怡,然后问道,声音都是冷冰冰的,充满了陌生还有疏离。

    就算施怡真是自己的亲生妈妈,那又怎么样?这可以弥补那么多年她缺席吗?

    她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孩子,而且孩子被换了,居然也不知道,这还可以称得上称职的妈妈么。

    “诗语,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希望你可以知道,自己有疼爱你的父母,而并非有个狠心的妈妈。”

    施怡心里也很痛苦,毕竟裴诗语也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自己曾经做了那么多的对不起裴诗语的事情,她不知道裴诗语会不会怪自己,或者原谅自己。

    听到施怡的话,裴诗语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她问道:“知道了又怎么样?那些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

    “好。那我也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吗?”

    裴诗语自始至终都非常的平静,非常的冷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看起来就像再正常不过的样子。

    然而这样的状态却让叶沛灵特别的担心,生怕裴诗语会出事。

    “小语,你别这么说啊,这一切都不是她们想要的,都是施玲造成的,一切都是她设计的,就是想让你们母女相残。”

    叶沛灵心里很担心,可是这会也不能对裴诗语说太重的话,毕竟这都是裴诗语自己的事情,自己总不能过多的参与。

    而施怡也忍不住红了眼眶,看着裴诗语:“诗语,这都是我的疏忽啊,当初我正在重病,就没有注意,我以为她不会这样狠毒的。”

    “可是最终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她钻了空子,让我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受苦,这是我的错啊。”

    其实这一切根本不能怪施怡,都是施玲蛇蝎心肠,一个人如果真的对另外一个人起了坏心,那么怎么防备都是没用的。

    听到施怡的话,裴诗语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她自己也明白,其实这不能怪施怡。

    毕竟施玲也针对自己做了那么多,可是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察觉,更何况施怡跟施玲,还是亲姐妹。

    这就好比自己的左右手,你怎么会怀疑自己的左手打了右手呢。

    “小语,你就原谅凌夫人他们吧,不能让坏人一直得意下去啊。你说呢,她欺骗你那么久。而且还对你那么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