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我可能还没睡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4章 我可能还没睡醒

    本来听到施怡这么说的时候,裴诗语还是不信的,可是叶沛灵也这样说,裴诗语顿时就有些怀疑了。

    因为事情自己更清楚,怎么可能会忽然之间就变了呢,虽然施玲对自己并不是很好,但是她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灵灵,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感觉自己还没睡醒,一定是在做梦吧,不然你跟她怎么可能一起来,还说这些话。”

    “不行,我要去再睡会,等醒过来了就一切都会好的。”

    裴诗语说着直接拉着杯子躲进了被窝里,她并不是怀疑自己的身世,而是感觉自己可能真是做梦。

    这一切都是以这样一种梦幻的形式出现,让人忍不住的开始乱想,胡思乱想。

    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公平的,她会以一种方式回来,也会以另外的方式结束的。

    “小语,你出来,话还没说完呢,你别这样啊。”

    叶沛灵对于裴诗语这样的反应,心里很无奈,同时也很心痛,因为裴诗语一定是不敢相信,不敢接受这些事。

    不然她怎么可能会这样躲避起来呢,躲根本没有用,逃避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如果还想正常起来。恐怕最需要的就面对了。

    “灵灵。”

    被叶沛灵从被子里啦出来,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无奈,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怎么做了。

    “诗语,我刚说的都是真的,你是我的女儿,并不是施玲的女儿,你跟小悦俩个人当初被换了。”

    施怡也紧跟着一起说道,声音都带着颤抖,可以听出来施怡如今非常的痛苦,任谁知道自己的亲生孩子那么多年一直受苦,恐怕都不会笑。

    更何况,自己的女儿是被自己的亲姐妹换了,这让施怡的内心更加的痛苦,也更加的迷茫了。

    虽然裴诗语的各种反应都在自己的预料中,但是施怡的心依旧会痛,会绝望。

    “你们到底再说什么啊!”

    裴诗语听着那些话,虽然心里不愿意相信。可是裴诗语就好像有种预感一般,她觉得这些都是真的

    施怡说的是真的,叶沛灵说的也是真的,他们不会欺骗自己的,也不会莫名其妙就说这些话。

    所以裴诗语觉得,事情可能真的出现问题了,关键这个问题也让裴诗语无法接受。

    “小语,凌夫人说的都是真的,这些事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不敢跟你说,就一直瞒着你。”

    “现在我不想隐瞒了,你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不能被那样伤害了,被那些人,明明都是你的幸福,凭什么都要被他们夺走了。”

    叶沛灵其实就是在位裴诗语抱不平啊,她就是接受不了裴诗语被各种虐,被各种欺负。

    所以叶沛灵觉得自己一定要告诉裴诗语,要让她知道最真实的答案。

    “灵灵,你早就知道?”裴诗语特别震惊,她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可是叶沛灵却说自己早就知道了。

    这让裴诗语很难接受,让她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错误的。

    裴诗语的诧异,叶沛灵早就知道了,也明白她会这样说,可是叶沛灵还是不能告诉她。

    作为裴诗语最好的朋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隐瞒下去,就是让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

    然而如今那个轨迹却没有办法顺利运行了,有个环节出问题了,别的也会被所有牵扯。

    “嗯,我很早就调查了,只是之前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告诉你,所以才会到了现在。”

    叶沛灵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的,反正裴诗语会因为这个而一蹶不振。

    “灵灵,这都是假的吧?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其实裴诗语内心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是个可怕的消息。裴诗语怎么可能会舒服自己接受呢。

    真的太可怕了,如果事情可以按照自己想的发展,那是最好不过,可是如果一旦偏离了主题,就可怕了。

    看到裴诗语似乎不信,或者说她不愿意相信,叶沛灵顿时就心疼了起来,走过去抱着裴诗语。

    “小语乖啊,说好了冷静的,这些事并没什么啊,你就是少了一个不疼你的妈妈。”

    叶沛灵很明白,裴诗语其实就是害怕,怕被抛弃的感觉,可是如今自己却没有办法给她安全感。

    很多时候,人一旦脆弱了,真的是稍微的一点点事就可以把她压垮的,或者说一根稻草,就让她崩溃。

    道理裴诗语都懂,可是心里的伤口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愈合,真的不是什么都可以随意的一笔带过。

    “灵灵,我就是感觉很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我跟我妈,不是很像吗?”

    裴诗语忍不住问道,可是心里却有了答案,或许问别人,也就是为了让别人在给自己一个答案吧。

    “可是她们也是双胞胎姐妹啊,他们长得基本一样,你觉得这个有什么说服力吗?而且你不觉得,你长的跟凌夫人更加像吗?”

    其实以前叶沛灵也怀疑过,想过,可是却没有去调查。

    因为叶沛灵只以为这是因为遗传基因的因素,可是如今看来可能就是因为亲生的跟不亲生的。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并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施怡看,似乎想要从施怡的脸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因为裴诗语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自己了,毁容后自己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很好看,可是却终究不是自己的。

    这是裴诗语内心最大的遗憾,也是她最痛苦的地方。

    “小语,这是我偷偷做的一些调查,你可以看看。”

    叶沛灵只能把那些给施怡看过的资料,再次给裴诗语看一遍。

    很多事情,其实大家内心都是清楚的,然而却怎么都不肯接受事实,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嗯,给我看看。”

    裴诗语最终还是有些相信了这个事,毕竟很多地方都有诡异的地方,她并不傻,自然不会傻兮兮的相信,施玲的那些所谓的理由还有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