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无法接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3章 无法接受

    她忽然想起来,昨天裴诗语不让自己过来。可能就是因为裴诗语的情绪有点崩溃的。

    毕竟裴诗语之前的状况,叶沛灵心里也很清楚。

    “嗯。”

    裴诗语也明白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可是看到施怡,自己就是忍不住的生气。

    因为想起来施玲对自己不好的原因,就是因为施怡,就是因为她对施玲的伤害。

    如果不是因为施怡,施玲一定会对自己好一些的。

    可如今施玲的态度却让人心里特别难受,裴诗语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灵灵,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没事的,反正也是需要一次性接受。”

    裴诗语皱了皱眉看着叶沛灵说道,她知道叶沛灵这样做,肯定是有她的道理。

    虽然裴诗语会发火会生气,可是内心也明白,叶沛灵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自己。

    如果说不是因为自己,叶沛灵怎么可能会多此一举。

    叶沛灵当然也不喜欢他们,因为她总是爱自己所爱的,这一点裴诗语内心比什么都清楚。

    “好。小语,这件事还是让我告诉你吧。我也瞒了你很久,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在继续隐瞒了,因为我不想你继续受伤害了。”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眼睛里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跟无奈。

    听着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没有想过,叶沛灵居然还有事瞒着自己。

    而且看着叶沛灵的意思,隐瞒自己的事情还是大事,至少对于自己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好。我会冷静的,你说吧。”

    听到裴诗语这样说了,叶沛灵跟施怡互相看了眼,然后点点头。

    似乎这件事她们都知道,而只有自己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特别差,就像被人抛弃一般的感觉。

    “小语,这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世的,我希望你可以冷静的听完,同时也相信我,毕竟我不会骗你的。”

    叶沛灵虽然这样说了,可是还是很害怕,怕事情会往不好的地方发展,会让几个人都陷入特别尴尬的地面。

    对于叶沛灵的话,裴诗语从来都是相信的,这会叶沛灵既然这么说了,裴诗语自然也是信的。

    可是心里还是有疑惑,看着叶沛灵:“灵灵,我的身世不是早就已经清楚了吗?怎么还要说?”

    其实裴诗语心里已经有些奇怪了,但是因为是叶沛灵,所以自己并没有反驳。

    可是这不代表裴诗语就可以接受,可以想到。

    “小语,就是你的身世。”

    “难道你们知道我的父亲是谁?还是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诧异,毕竟自己的父亲还没出来,施玲也没有说过。

    这些事裴诗语一直很好奇,可是又感觉不对劲。毕竟施玲没有说的事,裴诗语怎么可能知道,别人更加不会知道。

    所以裴诗语觉得,一定是因为叶沛灵他们掌握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很令人震惊吧。

    “噗,小语你脑子在想什么,不是这个。”

    “吓死我了,那是什么身世问题啊,灵灵你这样搞得我好紧张,”

    裴诗语很无奈,因为自己根本想不明白,到底还有什么身世问题,难道是因为施玲还有什么隐情?

    想到这里,裴诗语对于施怡就更加不待见了,恨不得立刻赶走她。

    不过裴诗语也很清楚,如今叶沛灵要施怡过来,一定是为了自己,所以还是不能让她离开。

    “凌夫人,这是你说,还是我!”叶沛灵忽然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这些事要自己告诉裴诗语,还是让施怡说更加好。

    听到叶沛灵的话,施怡这才说道:“还是让我跟诗语说把,毕竟也是我对不起诗语。”

    施怡的话让裴诗语心里充满了不屑还有轻视,现在知道对不起自己了吗?其实她最对不起的还是施玲。

    “凌夫人,有事就快点说,如果你要假好心还是算了,我根本不需要。”

    裴诗语以为施怡就是想说一些忏悔的话,所以不想听。

    然而事情却根本不是裴诗语想的那样,所以施怡也没有在意裴诗语的话,反正冷嘲热讽也是习惯了。

    以前不知道的时候,不管裴诗语怎么说,施怡心里虽然难受,可是却并没有很难过,充其量就是愧疚。

    可是现在施怡知道了俩个人的关系,她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不难过,毕竟这种说的,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而施怡想到裴诗语所有受过的苦,她的心就开始痛了起来。

    “诗语,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我觉得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告诉你,你有权利知道。”

    虽然难过,可是施怡很清楚,有些话还是需要说的,不然这样下去,恐怕就真的很让人烦躁了。

    “到底是什么,你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裴诗语对她们俩个人的这种情况,真是有些无语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就是说一件事而已,有必要这样吗?

    大概是想了很久,施怡这才继续开口:“其实,你是我的女儿。”

    沉默,良久的沉默。

    这句话说完以后,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好像都在等着什么。

    裴诗语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皱眉看着施怡,完全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叶沛灵紧张的看着裴诗语。

    只有施怡一个人,有些呆了,她以为自己可以坦然的说出来,可以不用这样紧张,可是却并不是。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顺着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去发生的,也没有什么事情会永远掌控在自己手里。

    “你是没睡醒吗?我是你的女儿,别开玩笑了,你的女儿现在正在你家。”

    裴诗语忽然冷笑了起来,她根本就不相信,不信自己跟施怡有什么关系,因为自己的妈妈是施玲啊。

    一切都有痕迹,有信物,甚至还有很多很多地方,全部都一样,所以裴诗语很清楚,施怡一定是骗人的。

    “小语,你冷静点,这件事是真的。”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不相信,也忍不住跟着一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