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都是我的错-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0章 都是我的错

    俩个人默契的笑了,同时给了对方一个感激的眼神,这让人特别的感动。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有个人明白自己,其实就是一件特幸福的事。

    “瑞娜小姐,你先休息,我跟封少出去聊。”

    林深可能最终还是顾忌裴诗语,怕裴诗语会想太多了,所以就是说话都是想着跟封擎苍去外面。

    其实裴诗语也知道,林深的用意,所以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点头同意了:“好的,林医生,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林深笑了笑,然后率先出去,留下封擎苍跟裴诗语几个人在病房里。

    气氛有些沉静,这让人忍不住的压抑了起来,裴诗语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刚提起那些事,虽然过去了,可是依旧有些难受。

    而这些难受也全部都是封擎苍造成的,他的无意之中让自己陷入了绝望,这也是无可否定的。

    “小语,我跟林深聊聊,别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封擎苍有些犹豫,可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虽然他安慰让人哭笑不得,可是裴诗语却不会在意,一直有个人这样关心自己,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所以裴诗语摇头,看了眼外面这才说道:“苍,我觉得林医生说的很对,而是他的专业素养很强,我会配合的。”

    “你也别担心,明白吗?我最怕的还是你担心,其实我真没什么事,明白吗?”

    就算俩个人都这样说了,可是裴诗语很怕,怕封擎苍如果知道了,自己这次犯病就因为他,恐怕封擎苍一定会受不了。

    虽然他没有玻璃心,可是他的一颗心都在自己身上,也把自己当做了全部,小心翼翼的呵护,然而就因为一次的失误,把自己推向悬崖。

    这让裴诗语感觉很挫败,明明俩个人都没错,可是却依旧要有个人来承受这种痛苦,这也是裴诗语最不想看到的。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的话让封擎苍诧异,他心里瞬间就出现了不好感觉。

    “小语,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身体,明白吗?你能好起来,就是我最大的期盼了。”

    俩个人都希望对方可以好,希望对方是幸福的,不用担心任何事,偏偏俩个人还都会为对方担忧。

    或许这就是一个死结,或许这也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吧,不明白的人,一分钟都不愿意去想。

    “好,你快去吃,别让林医生等太久,”

    裴诗语忍不住催促封擎苍,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承受封擎苍的这种眼神,看起来那么的温柔宠溺,恨不得把自己直接溺死。

    虽然有人爱就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但是裴诗语也很清楚,没有什么是永远的,或者说别人的感情,不永远。

    她只有封擎苍,一个人死心塌地的守着自己,这也是一件特别值得开心的事情。

    封擎苍出去了,裴诗语一个人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忍不住再次看向了小绿,这一看,裴诗语顿时就更加震惊了。

    同时心里也很害怕,因为小绿这次变成了红色,就像血的颜色,鲜红的藤蔓,这让人看起来特别的妖异。

    “小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是进化了还是怎么了,奇怪。”

    裴诗语一个人对着手上的小绿自言自语,她不明白为什么小绿会变成红色,这让她心里很难接受。

    因为如今封擎苍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拥有小绿,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怎么告诉他。

    可是如今小绿变成了红色,明明以前是翠绿的颜色,可是如今却变成红色了,这让人怎么接受。

    如果他们看到了红色的小绿,恐怕只会更加诧异吧,以前还可以说都是因为自己纹身了,可是如今红了,难道也说纹身吗?

    如果纹身也可以随意变换,那就神奇了,他们一定会问,哪里纹的,什么时候纹的,尤其是封擎苍,他那么细心怎么会发现不了。

    不过,就这一会的时间。裴诗语就发现了一件更加神奇的事情,自己如今居然可以听到外面人的说话声音。

    好像自己的五感更加的强烈了,外面林深跟封擎苍俩个人正在说话,而他们谈话的内容,当然也是围着自己。

    最重要的是,他们说什么,自己都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就像他们正在自己面前说话一般。

    “她的情况你也知道,其实没什么大事,顶多算复发。”

    林深跟封擎苍说话的时候,语气变的那样的玩世不恭,根本跟裴诗语看到的不一样。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了,裴诗语一定不会相信,这就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林深,那个让人值得信赖的心理医生。

    裴诗语皱了皱眉,这才继续听他们聊天,好像是封擎苍在说话,他似乎习惯了那样的林深,或者说根本就知道。

    “我知道,这次是为什么啊,明明之前都好好的。”

    封擎苍其实心里一直很诧异,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又不对了,所以这会语气也是满满的疑惑。

    “因为你啊,你自己做什么了你不知道?我以为你会一直宠着她,结果呢,你还不是让她绝望失望害怕?”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你当然不懂了,你那会这在忙啊,正在忙着跟别人在一起,忙着做其他事,你怎么可能知道。”

    俩个人似乎在外面争论了起来,而林深却仿佛知道裴诗语的所有事情一般,这会替裴诗语打抱不平了起来。

    然而封擎苍却很迷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如果可以清楚的知道,那么也就不用这样提心吊胆了。

    裴诗语安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虽然俩个人还在争执,可是裴诗语心里却感觉莫名的安心,因为他没有忽略自己。

    那天他确实是因为很忙很忙,几乎没有时间说话,可能是他以为自己不会想多,毕竟俩个人互相了解,支持。

    “反正我都告诉你了,剩下的看你自己了,我可无能为力,我又不是神仙,不能永远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