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特殊的服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69章 特殊的服务

    或许是因为林深说话太让人想笑了,也或者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这样,裴诗语还是感觉特别的搞笑。

    不过为了保持下自己的形象,裴诗语并没有大笑,只是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

    “林医生说的很对,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有女朋友。”

    裴诗语挑眉看向林深,自己忍不住疑惑起来,不明白为什么林深就不问自己关于生病的事情,反而一直在聊天。

    或许是因为看明白了裴诗语眼里的意思,林深笑了起来:“瑞娜小姐,如果封少惹你生气了,你一般会怎么做啊?我很好奇呢,”

    “林医生似乎特别关心我们的私事,这跟今天的主题有什么关系吗?”裴诗语忍不住沉下脸,对着林深说道。

    她并不是不愿意配合,也不是说不愿意告诉林深,只是裴诗语感觉林深太奇怪了,尤其是他的各种问题。

    “瑞娜小姐你别生气。我就是随便问问,这样你比较方便我们展开话题。”

    裴诗语生气了,林深并没有在意。毕竟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就是随时随地都要给自己的冰神设身处地的我想。

    他们都是需要关爱,需要更多理解的,所以林深并不会生气,毕竟林深也很清楚裴诗语如今心里的烦闷。

    这也是林深想跟裴诗语聊聊的原因,因为很多人的病因,就是隐藏在这种小事情里。

    “行,你问。”

    裴诗语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有些敏感了林深就是问下自己跟封擎苍的事,这并没有什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既然林深想知道,自己就告诉他好了。反正这些事也不是秘密,没有必要就这样隐瞒下去或者什么。

    听着裴诗语不生气了,林深脸上露出笑,试探性的问道:“瑞娜小姐,封少这样爱你,肯定不会惹你生气或者不高兴吧,方便告诉我,你们最后一次吵架,是什么时候?”

    “或者说,他让你失望或者生气的那次。”怕裴诗语不理解,林深又再次补充了一点。

    其实就是裴诗语自己心里也很奇怪,不明白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心里发毛。

    她歪着头想了很久,脑子里忽然浮现出来,自己跟封擎苍那天晚上说的话,顿时就难过了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封擎苍说的话,当然还有封擎苍的冷漠,这才是裴诗语最难受的时候。

    “瑞娜小姐,你不用紧张,就是想想就可以了,然后吧你心里所想的全部告诉我,对,全部。”

    林深忽然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找到问题所在了,毕竟裴诗语就算有也不会咋么样,可是如今却一直有些不对劲。

    可能是因为林深话里的暗示意味太强烈了,裴诗语在他的眼神示意下还真的有了一种吧所有问题告诉林深的想法。

    这么想了以后,裴诗语接下来就真的吧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林深,包括自己心里的小情绪。

    这还是裴诗语第一次对除了叶沛灵之外的其他人,吐露自己所有的心声跟秘密。

    这种感觉好像有点奇怪,不过却并没有感觉不正常或者什么。

    “林医生,我说的这些,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密好吗?我不想苍他知道,不然他一定又要自责了。”

    裴诗语虽然说了,可是心里还是害怕封擎苍会难过。

    如果他知道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自己心里那样难受,恐怕封擎苍会自责的要死。

    “瑞娜小姐你放心,为病人保密是我们应该做的。”

    可是告诉病人的家属,这也是应该的,林深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一句。

    虽然自己也不想那样做,可是封擎苍那个性格一定会问的,如果自己不告诉他,恐怕后果一定很惨重。

    “谢谢你,林医生,光聊我跟他的事情了,正事还没做呢。”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林深似乎是个医生,而且是心理医生,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帮助自己。

    听到裴诗语的话,林深忍不住笑了起来,颇为无奈,同时还有些宠的感觉,对裴诗语说道:“瑞娜小姐,我们正事已经做完了啊,如今我已经找到你这次发病的病因。”

    “接下来,一切就不是问题了,你会好起来的。”

    似乎林深的话具有很大的魔力,他说会话起来,好像就真的会好起来一般。

    裴诗语虽然心里诧异,可是稍微想了想也明白了林深的意思。

    自己这次发病确实就是因为那些事,不过却没有想到,林深会用这样的方式。

    这是一种特别好的沟通方式,至少不会让裴诗语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病人,需要面对很多问题。

    “林医生,真是谢谢你。我还对你发脾气,觉得你过问我们私生活。”

    裴诗语这会想起来自己开始发脾气,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尴尬了起来。

    因为林深开始估计也是为了自己,他需要一个过程,慢慢引导自己。

    不得不说,林深的做法非常的棒,如果每一个心里有问题的人,面对的都是林深这样的医生,恐怕就不会存在好不了的病人了。

    其实很多人内心也是渴望正常的,希望有个人可以拯救自己。

    但是他们却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接受不了在医生心里他们的病人的身份。

    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个病人,病人是没有任何尊严的,久而久之,他们自然会排斥,反感。

    “瑞娜小姐你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现在可以喊封少进来了。”

    林深笑了笑,并没有在意裴诗语的话,毕竟林深心里也很清楚,裴诗语就是不明白。

    如今她想明白了,自然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排斥了,反而很愿意跟自己讲她的各种事情,这已经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了。

    听到林深说封擎苍,裴诗语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改变了想法:“林医生,那些事你想说就说给苍听吧,反正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我也不能让你为难不是,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哄着他的,不会让他太过于内疚跟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