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再见林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66章 再见林深

    “因为我觉得你很奇怪,而且医生不是专门负责我的那位吗?他很少忙别的事情吧?”

    裴诗语虽然还在生病,可是脑子并没有出问题,如今封擎苍那样说,一定是有问题,而且封擎苍回来后明显心情不好。

    其实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来,但是裴诗语只是不想提,自己的问题自己当然也是有感觉的。

    如果封擎苍不想告诉自己,那么裴诗语当然也不会刻意去问了,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不知道比较好。

    “嗯,医院开会,傻瓜,如果有事我怎么可能会瞒着你,我们说好了的,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

    其实封擎苍也明白,自己不可能欺骗了裴诗语,她又不傻,当然可以要想到。

    只是他最担心的是,如果林深这段时间没空,那么事情就一定会朝着更加恶性的方向。

    “苍哥哥,我是不是又……”

    裴诗语欲言又止,可是俩个人却都明白,欲言又止背后的含义,只是谁都不愿意戳破了。

    “嗯,我去给林深打电话,你会好起来的。”封擎苍笑了笑,对裴诗语说道。

    反正对于封擎苍来说,没有任何事可以比裴诗语的健康更重要,所以哪怕需要再大的代价,自己都愿意。

    看着他这样固执而走认真的样子,裴诗语忽然之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像所有不适全部消失。

    其实也就是心里感觉而已,怎么可能会消失呢,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觉,根本没有办法消失。

    封擎苍出去给林深打电话了,而裴诗语一个人无聊的躺着玩手机,刚好叶沛灵给她发微信。

    “小语你在哪儿呢,我忙完了来找你玩啊。”

    看着叶沛灵如此轻松的说话语气,裴诗语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点,毕竟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这也是开心的事。

    所以裴诗语立刻给叶沛灵回复了一个消息,说自己这会在医院,不过并没有让叶沛灵过来。

    因为她知道如果叶沛灵来了,一定又是各种说,而且还会担心,裴诗语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担心。

    大概是因为感觉到了裴诗语不舒服或者不开心,叶沛灵当然不愿意啊,直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灵灵俩个字不停的跳动,叶沛灵脸上充满了无奈,就知道自己不能这样。

    “喂,灵灵。”

    “裴诗语你还有脸喊我,你告诉我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复消息,你以为不回消息我就不知道了是吗?”

    “快点说,你在哪个医院,我立刻过来。”

    听着叶沛灵急躁的声音,裴诗语顿时就愧疚了起来,不过她还是没有答应:“灵灵,你过几天来。”

    “因为这俩天,医生好麻烦的,你也知道我不想你担心,如果你真为我好,你就过几天来啊。”

    裴诗语并不想让叶沛灵过来,因为怕她担心,如果叶沛灵知道了自己情况又变差了,恐怕会更加担心的。

    作为好闺蜜,如果不能让她好好的,怎么还能让她更加的担心。

    然而叶沛灵却根本不听裴诗语的,非要让裴诗语告诉她怎么了,为了让她放心,裴诗语只能说自己感冒了。

    “天,裴诗语你是故意秀恩爱的吧,你特么就感冒而已,你还跑去医院,好想打你啊。”

    果然,听到裴诗语只是感冒了而已,叶沛灵这才没有多心,立刻对裴诗语连珠炮轰了起来。

    “灵灵,人家可是病人啊,你就这么凶,我不开心了,你必须哄我。”

    很难得的裴诗语居然傲娇了起来,不过脸上却还是有些难过,她其实还是很想看到叶沛灵的。

    只是不想她担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给她知道,自己不好。

    “好好好,你是病人你最大,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明天我过来给你带着,病人可是要多吃点。”

    “好,我想想啊,灵灵,我想吃你包的饺子。”

    最终裴诗语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因为这会根本没有心情吃饭,只是忽然有些想念叶沛灵包的饺子。

    虽然是有些难吃,可是却充满了爱的味道,如今裴诗语感觉自己真的需要爱的味道,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友情也行。

    “嗯,明天给你带。”电话那边的叶沛灵有些停顿,最终还是答应了裴诗语给她带饺子。

    本来裴诗语还想跟叶沛灵说几句话的,可是就看到封擎苍进来了,一脸的喜悦,看样子应该是好事。

    “灵灵,不说了,苍他回来了,明天早点包饺子给我带来啊。”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就看向了床边的封擎苍,这会他的目光正温柔看着自己。仿佛要把世界所有柔情都给自己。

    这种感觉让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感激跟幸福,同时还有兴奋。

    “苍哥哥,你回来了,林深他有时间吗?”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叫他苍哥哥,可能是因为现在很脆弱吧。

    好像只有感情波动特别大的时候,裴诗语才会恢复这个称呼,喊着他。

    不过封擎苍并没有在意,只是对裴诗语点点头,并且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他就在国内,下午就可以来。”

    听到林深下午可以来,裴诗语骤然紧张了起来,哪怕他只是一个医生,可是却依旧让裴诗语感觉很温馨。

    可能是因为林深的身份问题,毕竟一个心理师总是可以给人一种安全感和特别的安心吧。

    只有信任了,才会把自己的问题交给心理医生,不然所有的心理医生估计都要下岗了。

    “这样是不是很麻烦林深,我们其实也可以找别的医生。”裴诗语忽然又有些发愁了起来。

    因为林深总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各种奔波,哪怕林深是医生,是跟封擎苍的关系太好,可是这依旧让裴诗语很歉疚。

    “傻瓜,你想什么呢?林深他敢那么想。”封擎苍听到裴诗语那么说,立刻就对着她说道,他不希望裴诗语因为这个而胡思乱想,心情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