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苏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65章 苏醒

    这句话仿佛一颗炸弹一般,把裴诗语炸的直接就睁开眼,瞪着封擎苍,眼睛似乎正在询问他。

    而且眼里的光很明显,如果封擎苍敢骗自己,恐怕就要完了,这也是裴诗语心里想的,哪怕明白他不会欺骗自己。

    “苍哥哥,你一直陪着我吗?”

    裴诗语虚弱的开口说道,她这会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话,要怎么告诉封擎苍,其实早就醒来了。

    可是每次面对封擎苍的时候,裴诗语就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在继续说下去,那些话就像是俩个人之间的屏障。

    代表俩个人相爱的时候,都会找到这样那样的话题,以此代表俩个人之间真挚的感情,这多么令人羡慕啊。

    “小语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声音。脸上一喜,虽然裴诗语如今嗓子很沙哑了,但是在封擎苍的耳朵里,她的声音依旧迷人。

    这种独特的嗓音,让人爱不释手,听了就想一直听下去,封擎苍知道自己一定是入魔了,否则怎么会这样。

    “我没事,就是嗓子好痛。”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其实自己已经醒了一会了,只是没有睁开眼。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或者是因为最近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所以整个人都特别的难受。

    “傻瓜,你发烧了,肯定痛。”

    看着裴诗语痛苦的样子,封擎苍心里特别的心疼。

    可是这会好像除了心疼,也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他也不能代替裴诗语受苦,可以做的唯一一件事大概也就只有陪伴了。

    裴诗语点点头,眼睛看了眼房间,这是单独的病房,只有自己跟封擎苍俩个人,可是裴诗语却感觉自己好像特别的难受。

    一种极度的压抑的感觉,几乎让裴诗语的精神崩溃。

    “小语你怎么了?”

    对于裴诗语的任何一个轻微的动作,封擎苍都看的很仔细。

    所以刚裴诗语皱眉难受的样子,自然被封擎苍看在了眼里,所以这会刚放松下来的精神立刻又紧绷了起来。

    裴诗语摇头看着他:“苍哥哥,我没事,就是有些难受。”

    封擎苍以为裴诗语说的难受就是身体不舒服,顿时就更加紧张了起来,毕竟医生就是说裴诗语感冒发烧,别的并没有说。

    “小语,我喊医生过来。”

    刚说出去就看到封擎苍往外面冲出去,压根就忘了,其实病房里也可以呼叫医生。

    不过裴诗语并没有在意这些,如今裴诗语整个人状态很差,那种自我厌弃的感觉突然强烈了起来,让她整个人都仿佛要被掏空了。

    在床上无聊的躺着,感觉很不对劲,裴诗语有些预感,可能自己身体又出现问题了。

    “医生,我妻子说她不舒服,是不是还有哪里忽略了?”

    封擎苍跑去医生办公室,抓着裴诗语的主治医生紧张的询问道。

    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的身体健康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所以他必须随时监控着裴诗语的健康问题。

    医生被封擎苍的架势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又稳定了下来,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个医生。

    “封少,其实我那会还有些话没说,裴小姐一直在我这里治疗,之前她的情况确实好了,可是这次,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心理问题。”

    “如果心理问题可以控制,那就完全没有问题。现在裴小姐状态很差,我建议封少还是专门联系心理医生过来,而且裴小姐那边必须一天24小时有人。”

    医生的话让封擎苍的脑子里就像受了重锤一般。

    裴诗语才刚稳定了点,如今居然又出问题啊,看起来现在也只有让林深再次过来,才可以解决问题。

    “我知道了,谢谢。”

    很难得封擎苍居然跟医生说了谢谢,不过对于医生来说,这个谢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反正医生做的就是治病救人的事情,没必要跟人争什么。

    刚回去病房,封擎苍就看到裴诗语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眼睛却盯着顶上的天花板一直看。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整个世界都跟她无关了一般。

    “小语,想什么呢?”虽然这样的裴诗语让他很心痛,可是也没有办法,他只能陪着裴诗语。

    听到声音,裴诗语收回目光,有些冷漠疏离的看着封擎苍,回答道:“不知道。”

    大概是觉得自己态度有些不对,声音太冷了,裴诗语自己都皱了皱眉。

    “小语,”

    封擎苍无奈喊了声,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裴诗语的心理疾病,但是依旧很心疼。

    明明好好的一个人,如今就变成了这样,让人无比的心痛。

    “苍,医生呢?”

    裴诗语这会终于注意到了封擎苍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身后没有别人。

    他不是去找医生了吗?怎么一个人呢?裴诗语心里忍不住有些诧异,同时很多想法一下子涌了出来。

    这让裴诗语忽然就头疼起来,伸手捂着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小语你怎么了?”封擎苍立刻过来。抱着裴诗语问道,她一定是又想起来什么了。

    看着裴诗语痛苦的样子,封擎苍的心似乎也跟着一起痛了起来。

    “医生这会还在忙,他等会回来了就过来了,你别怕。”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安慰道,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告诉裴诗语,她的病又犯了。

    如果裴诗语知道了,心里也是一定会难受的,而封擎苍不想让裴诗语难受,所以只能忍着。

    “有事?苍,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真的又怎么了?”裴诗语虽然这会很烦,可是心里却很清楚。

    她明白自己这种不对的感觉,一定不是正常的,可自己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不是,你怎么会那样想?”

    封擎苍诧异的看着裴诗语,脸上的表情很真实,就像他真的很诧异裴诗语那样想。

    可能是因为他脸上的表情太真实了,裴诗语居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