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你凭什么不要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62章 你凭什么不要我

    眼看着凌悦就要到门口了,顾芮也没有心情在继续看着,转身离开。

    而凌悦走到门口,根本没有敲门,直接就伸手推开,然后走了进去。

    施玲好像正在喝水,忽然听到门响了,顿时不悦的转头,发现是凌悦后,脸色就变了。

    “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凌悦看着施玲这个样子,心里更加的火大了,不等施玲开口,就直接质问了起来。

    毕竟对于凌悦来说,施玲就是一个小姨,别的并没有什么。

    所以如今得知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凌悦却根本不想承认,她也不屑。

    “小悦,你在说什么?”

    施玲虽然看到凌悦心里很开心,然而听懂了凌悦的意思后,她整个人脸色都不对了。

    因为凌悦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生气,就像做了什么一样。

    而施玲虽然不想让她不开心,可是如今好像也只能忍了。

    “别喊我,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抛弃我,不要我,丢了我,为什么,啊?”

    凌悦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房子都充斥着凌悦的声音。

    如果不是因为房子的隔音好,恐怕别人都会听到,这让施玲很无奈。

    虽然无奈。可是施玲在心里也还在疑惑着,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什么了,居然让没有那样生气。

    大概是感觉到凌悦不稳定的情绪,施玲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小悦,你到底再说什么!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你在家休息会?”

    因为有些事一定不能告诉凌悦,不能让她知道,可是听着凌悦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对劲。

    “休息?你让我休息?你觉得我还能休息吗?有你这样的妈妈,我感觉耻辱。”

    凌悦心里真是恨极了,这会心里都在不停的说着,自己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可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小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听着凌悦的话,施玲瞬间脸色就不对了,看着凌悦问道。

    虽然施玲会宠着凌悦,可是这种事情,施玲其实也是不敢隐瞒的。

    而且如今可是在顾家的,如果被一些有心人听到了,恐怕一定会更加的难堪。

    “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看是你不知道吧?你觉得这一切还能继续瞒着吗?”

    凌悦忍不住吼道,她当然不怕别人知道,她就是故意想让别人听到。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施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要让她被千夫所指。

    “小悦,你,你都知道了?”施玲忍不住后提了一步,她并不傻,这会凌悦的话,已经说明她知道了。

    既然凌悦已经知道了,那么自己也没有办法再继续隐瞒下去了,而且施玲内心其实也是想告诉凌悦这一切的。

    之前没有告诉凌悦,就是怕凌悦忽然之间接受不了。

    “呵呵,你认为我会不知道吗?你还有脸问我?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行为,有多可恶吗?”

    凌悦心里好恨啊,就是因为施玲的行为,她让自己远离自己的亲生父母,跟着时候还有凌非岩。

    虽然他们对自己好,可是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总是会知道的,如果他们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凌悦的话仿佛就是利剑一般,狠狠的扎在施玲的心里。

    “小悦,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跟你的亲生母亲说话?施怡就是这样教你的?”

    施玲有些不满的问道,她当然不想自己的女儿那样说自己。

    可是施玲同时心里更生气,觉得施怡没有带好自己的女儿,让她这样没有礼貌。

    然而凌悦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癫狂一般。

    “哈哈。你还有脸说,你还有脸提我妈咪?你配吗?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这样,还不都因为我妈咪吗?”

    凌悦愤怒了,因为施玲说施怡没有教好自己,那她自己怎么不教呢?

    “她可是你的亲姐姐,可是你对你的亲姐姐做了什么?勾引她的丈夫?换走她的孩子?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吗?”

    其实凌悦心里就是生气,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所以她就是要这种吧所有的怒火发泄出来。

    大概是凌悦的话太让施玲伤心了,好半天她都没说话,就是那样震惊的看着凌悦。

    她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永远不会被别人发现,可是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女儿知道。

    而她又是如此的反感跟排斥,这让施玲心如刀割。

    “小悦,我可是你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就算我错了,那我也是为了你啊,你居然这样说你的妈妈,你心里还有忠孝礼仪吗。”

    施玲忍不住吼道,其实她也是有脾气的,只是不想对凌悦发火。

    然而如今凌悦的话太过分了,这让不得不说出来这些,不得不对凌悦发脾气。

    “够了,你凭什么质问我?”

    凌悦直接打断了施玲的话,失望的看着施玲,她觉得自己心好像破了一个大口子,还在拼命的漏气。

    “你以为你是谁?就算你是我亲生的母亲,那又如何?你就是生了我而已,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凭你生了我吗?我宁愿不要你生,不要出生,也好过这样没有自尊。”

    凌悦想起来裴诗语的一切,如果俩个人没有兑换,那么裴诗语的遭遇,就是自己的遭遇啊。

    想想就是那么的可怕,让人心悸。

    “就算是我不对,你也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妈,我可是你亲妈啊。”

    也就只有这一刻,施玲身上才会散发出来母亲的光辉,可是太淡了,让人根本看不到。

    “亲妈?那你这个亲妈,告诉我,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换了我?就因为你没有成功勾引到我爹地吗?”

    “你知不知道我爹地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其实他最讨厌的就是你啊,你一直不知道吧?”

    凌悦忽然笑了起来,她感觉这种情况,真是太有意思了,太让人想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