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你信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54章 你信他?

    不仅仅没有人安慰,最重要的是,自己最在意的人,还在心里狠狠的捅了一刀。

    “我不知道,那天是公司有事,凌悦临时做了记录。”封擎苍这会心里极度的无奈。

    他也不知道怎么,每次碰到凌悦就回出问题,这次看起来又是被凌悦给狠狠的摆了一道。

    不过封擎苍现在并没有心情想那个,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封潇潇跟封云这边的事情。

    如果封云出事了,一切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随便你怎么说了,反正你伤害了小语,等你这边事情处理完了,你自己最好去解释。”

    “还有施玲他们的事情,我也决定,要找机会告诉小语了,不能让小语一直蒙在鼓里,你觉得怎么样?而且这次的事情,需要她帮忙。”

    叶沛灵也是想了很久,才终于做了这个决定的。

    如果裴诗语背后还有依靠,如果还有人愿意给她帮助,愿意相信她,恐怕裴诗语一定会很开心。

    听到叶沛灵的话,封擎苍犹豫了会,最终还是点头了:“可以,这件事只有你去了,我有点不太合适。小语那边,我会找时间跟她好好说,只是这次委屈她了。”

    这番话立刻让叶沛灵的心情好了起来。对封擎苍的各种误会也减少了很多。

    毕竟封擎苍这段时间有多忙,其实叶沛灵心里也很清楚。

    一边公司出了问题,而另外一边,家里还出事,他确实没有过多的时间,可能他就是有点忽略了而已。

    “行,那我先走了。”叶沛灵点点头,不想跟他多说什么,而且俩个人也没什么好聊的。

    从医院出来后,叶沛灵立刻就找到凌悦的电话,然后给她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只是凌悦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格外的好,而且电话那边还能传来,她甜甜的喊着妈咪。

    这让叶沛灵心里特别的生气,凌悦的妈妈应该是裴诗语的,可是如今却被凌悦霸占着。

    更过分的是,如今裴诗语出事了,而凌悦却可以轻而易举的享受着不属于自己的宠爱。

    如果裴诗语也是有人疼的,如果她的身份不是现在这样,并没有被某些人换掉,如今裴诗语该是多么幸福的样子。

    “凌悦,心情不错啊,有没有空出来坐坐。”

    叶沛灵并没有过多的客气,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

    听到叶沛灵的声音,凌悦似乎愣了下,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叶沛灵的提议,答应出来。

    “行啊,华夏广场的购物街二楼,我等你啊。”

    挂断电话,叶沛灵忍不住皱眉,华夏广场其实离自己特别近。

    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见见凌悦的,毕竟很多事也许就是跟凌悦有关系呢?

    这次的事情或许凌悦也是有参与的,因为裴诗语工作的地方,除了宁子,也就只有凌悦可以进去了。

    关键凌悦还是裴诗语的助理,出了事情,裴诗语变成了众矢之的,而凌悦呢,居然还可以堂而皇之的逛街。

    并不是说叶沛灵见不得凌悦好,而是因为叶沛灵根本不想看到凌悦,看到凌悦就想狠狠的打她。

    叶沛灵过去后,就看到凌悦跟施怡俩个人正在买东西,凌悦亲昵的挽着施怡的胳膊,而施怡脸上也满是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可是这个幸福,明明就是属于裴诗语的,如今却被凌悦霸占了,不仅仅霸占属于裴诗语的幸福,还各种害她。

    不想在继续等下去,叶沛灵立刻给凌悦打电话,让她过去。

    接到电话,凌悦不知道跟施怡说了什么,施怡就笑着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叶沛灵,你就不能等等?没看到我跟我妈咪正在说话吗?”

    电话接通后就是凌悦的指责声,怪她不应该破坏自己跟施怡的谈话。

    对于叶沛灵来说,就是要故意破坏她,这会听到凌悦气急败坏的声音,叶沛灵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虽然叶沛灵没有说自己到哪儿了,可是凌悦却也猜到了她一定是过来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见面了,凌悦也不会害怕太多。

    叶沛灵坐在椅子上等着凌悦,没多久就看到凌悦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脸上也是余怒未消。

    “叶沛灵,说吧,你有什么事找我?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哪儿像你啊,闲得无聊。”

    凌悦上来就是一番话,可是却并没有多少的营养成分。

    她直接拉开一个凳子就坐下来,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起来就格外的让人反感。

    “当然是关心你了,不然我干嘛找你。”叶沛灵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说道,仿佛凌悦的话对自己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实际上叶沛灵心里却很生气,恨不得上去就给凌悦几巴掌,她这样破坏裴诗语的幸福,居然还能这样心安理得的说话。

    “关心我?我没听错吧?叶小姐什么时候有心思关心我了,真是笑话,快说吧,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我妈咪还等着我呢。”

    凌悦一脸的不耐烦,好像叶沛灵就是在耽误自己的时间。

    如果凌悦不说妈咪还好,这会听到凌悦提起来妈咪,叶沛灵就忍不住的满腔的怒火。

    “对,我可没空关心你,我就是看看你想怎么样?那天晚上接电话的是你吧,说话不是很牛吗?”

    “告诉我,你想干什么?你以为封擎苍是你可以肖想的吗?告诉你,就是你全部脱光了躺着,封擎苍也不会碰你一个手指头。”

    叶沛灵这会也是满心的愤怒,恨不得直接动手撕了凌悦。

    然而这是公共场合,自己并不能那样做,所以叶沛灵只能隐忍隐忍。

    但是她的这番话也让凌悦感觉到了耻辱,因为自己确实那样做了,封擎苍也没有碰自己。

    不过如今凌悦却并不会直接把情绪表现出来,虽然生气,可是依旧要知道什么话该说。

    “是吗?你怎么知道擎苍哥哥不会碰我?也许那天晚上我们就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