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5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叶沛灵一下车,便看到现在医院门口等她的顾墨。

    她微微点头,不禁再次感叹,这顾墨也是注定的劳碌命啊!

    “情况怎么样?”叶沛灵一边走一边问。

    顾墨如实回答:“封潇潇前不久差点被人拔了氧气罐,封董知道后昏了过去,不过昨晚就从手术室里出来了,不过现在还微醒情况不太乐观。”

    叶沛灵知道了事实的真相整颗心才暗自松了下来。

    “可是,这也不能成为封擎苍对裴诗语态度冷淡的理由。而且,这件事情,裴诗语还被蒙在鼓里,现在还在担心害怕封擎苍失去了对她的信任!”叶沛灵态度坚定,眼眸里闪着光。

    顾墨多多少少知道了这其中的原因,他知道叶沛灵的性格,领她到了封云的病房门前。

    叶沛灵看到了坐在走廊长椅上的封擎苍,他正眯着眼睛休憩,听到脚步声,他抬眸看了一眼叶沛灵。

    叶沛灵看了一眼他,撇撇嘴。“我今天来就是替她争取机会的,诗语今早跟我说,封擎苍夜不归宿,今早回来拿了东西对她的态度冷淡至极,连解释都没有一个就走了!”

    叶沛灵双手抱拳,空心中愤愤不平,!

    虽然现在正在处于特殊时期,可封擎苍也不能连解释都没有!

    “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有点过分?解释也就一两句话的事情,就能让诗语安心,可是他为什么还是没有解释!”

    封擎苍听到她这样说,深邃沉寂的眼眸微眯,簿唇微抿,最终道:“我不告诉她,是不想让她担心,至于对她的态度,我很抱歉。”

    他是绝对不可能不相信裴诗语的,那个丫头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很清楚。

    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心里肯定不安,如今再告诉她这样的事情,恐怕只会让她更加乱想。

    封擎苍已经让好几波的人去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相信不日就能够罐她一个清白。

    听到封擎苍的解释,叶沛灵不知怎么,心里总算好受一点。

    诗语那个丫头,现在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她现在恨不得能够立马跑到她面前,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她现在总算可以安心了。

    此时,封云的病房里,封云终于睁开了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见封擎苍。

    封擎苍推门进去,封云刚看见人就开始骂:“臭小子,你以为这样做,我就能对你的态度好点?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病房里的封擎苍沉默,走廊上的人也沉默。

    叶沛灵心里虽然惊讶着,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我就算睡死了,也不会原谅你!”

    “你如果对潇潇和小宇不好,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病房里的人还在骂,叶沛灵的心里一顿,很是震惊。封擎苍和封云相处的模式是怎么样,她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她也总算体会到了,封擎苍决定不将这件事告诉裴诗语时的心情。

    作为一个父亲能做到这种程度,叶沛灵也是佩服!

    同样是儿女,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一入豪门深是海,叶沛灵今天也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抬头看着顾墨不变的神情心里,也是重重谈了一口气。

    病房里还在骂,知道叶沛灵听到封擎苍说:“骂够了吗?”

    他语气冷淡,丝毫没将封云的话放在心上。

    封擎苍一个桀骜无比的男人,最终也是为了这种事情操劳。他和封云从小就不亲近,如今生病还是被自己气的,封云怕是心里诅咒自己不得好死了。

    究竟什么原因,能让一个父亲对待自己儿子的态度能能够如此呢?叶沛灵不知道。

    人情冷暖,她总算是看清楚了。

    真不知道封擎苍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诗语知不知道封擎苍的家庭情况。想到这里,叶沛灵又开始暗自担心。

    她是真心盼着裴诗语能够好,但是这个丫头麻烦的事还一大丢。

    顾墨看着叶沛灵盯着地面发呆,于是处于好心提醒,“灵儿,你没事吧。”

    叶沛灵发现自己想得太入神了,于是对着顾墨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如今潇潇要是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肯定不会放过你!”封云刚说完这句话就开始不停地喘。

    封擎苍似乎是不太想继续听他这么骂下去,既然他已经醒了,那么自己也应该离开了。

    他要回家,和那个丫头解释清楚。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封擎苍表情淡淡,不动声色地道。

    封云无非就是想教训自己,不过他懒得听他教训。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你站住!”封云喊住他,又继续开腔,“这就是你对待我的态度!”

    封擎苍回头,眼眸里似乎染上了一层火气,他说:“那这也就是你对待我的态度。”他自知这个男人大小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根本容不下自己。

    他心里感谢,这个男人给了自己生命,但却不能成为他如此教训自己的理由。他从小便知道,自己的家庭和别人不同,一路走来,经历过这么多事情,让他更加看清楚人情冷暖。

    “我不想和你吵!至于你死后,我是如何对待封潇潇和封擎宇的,你应该是看不到了!”

    “你!你!”封云一口气憋在心里,听到封擎苍这么说,心里更是气愤,两眼昏花,这又给晕了过去。

    封擎苍听到身后没了动静,这才回头。

    走廊上叶沛灵也听着里边没有动静,这才探着头往里边瞧。

    封擎苍从病房里出来,对顾墨说了一声:“去叫医生。”

    叶沛灵看着里边再次昏过去的老头,心里骂道:“活该!谁叫你没事找事!封擎苍是怎么就碍着你了,这么不待见人家!”

    想着以后裴诗语跟着封擎苍,不受他们家里人欢迎。难得多憋屈。

    她心里对裴诗语的怜惜又多了一分,看着封擎苍脸色沉稳的离开。

    叶沛灵站在走廊上,看着医生将封云推走,一位留在走后的护士道:“这老头,真不让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