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只有一个人知道的初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7章 只有一个人知道的初吻

    封擎苍抱着昏睡的裴施语出现,卫小萌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小脸煞白,连忙冲了过来。

    “小语,你怎么了?!”

    昏睡的裴施语微微皱眉低呜的一声,因为被惊扰到了,显得的很不耐烦,却依然没有醒来。

    封擎苍对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将卫小萌拦住,不让她靠近。

    “她睡着了,别打扰她。”封擎苍压低声音,轻声道。

    “小语她没事吧?”卫小萌连忙捂住嘴,用口型询问。

    “她只是喝醉了,需要休息。”封擎苍这才让她靠近。他走得很稳,让怀里的人没有感受到颠簸,又昏睡了过去。

    卫小萌这才注意到,裴施语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气。她顿时舒了一口气,神色变得轻松。

    “原来是喝醉了啊,怪不得找不到人。”

    余问渊缓缓走过来,目光投向封擎苍怀里的裴施语,眼眸暗了暗。

    他刚才看到封擎苍的神情缓和,就猜到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心底的大石头放下来的同时,心情有些暗沉。

    看着两个人亲昵动作,他知道这次他慢了一步。

    “我的。”封擎苍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淡淡的吐了两个字。

    声音平缓不带有任何情绪,宛如平静的述说着我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似的,可实际没有面上那么简单。

    如同一个国王宣布自己的领土,淡淡描述之中,透着理所当然和不容置疑。

    余问渊淡然一笑:“这次而已。”

    封擎苍没有再理会他,抱着裴施语径直走出酒店。

    宴会已经结束,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还没有离去,有些人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纷纷都望了过来,却被保镖拦在外面。

    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封擎苍抱着一个人,却看不清楚是谁。

    “封少怀里好像抱着一个人?!”

    “封少不是最讨厌人亲近吗,他怀里的人是谁?”

    “看样子应该是个女人,这个女人真是好手腕!这么巧就晕倒,还被封少看见,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没想到封少竟然是这么热心的人,和传言里冷血冷情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得知封擎苍没有走的谢苒也没有离开,一直等待着机会。

    当她听到封擎苍的名字,连忙赶了过来,亲眼看到这一幕,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竟然这么无耻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

    谢苒愤怒极了,双眼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封擎苍抱着一个女人走出了酒店。

    那个衣服,那身形怎么这么像那个裴施语?!

    她紧紧握拳,指甲深深的刺进手掌里,划出一条血痕。

    裴施语睡得很沉,一直被抱到到车上也没有清醒过来。

    小张看到这样裴施语有些惊讶:“裴小姐没事吧?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封擎苍看了他一眼,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多话。

    “韵苑。”封擎苍说完直接将中间挡板给拉上,前后车厢被隔开。

    韵苑里有一套房子是封擎苍的私人住宅,就在封氏附近。除了去宁家,其他大多数人情况下都会在那里留宿。

    小张莫名心里一跳,心中暗忖,封少不会趁机对裴小姐欲行不轨吧?!

    刚脑补完,小张就暗骂自己脑洞开得太大,简直欠抽。封少是什么样的人,哪会这么禽兽!

    封擎苍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依然昏睡的裴施语身上。

    她眉头微微皱起,浓浓的愁绪汇集在没见,在梦中也不安稳。

    他的指尖不自禁的抚了上去,想要为她抹平眉间的褶皱。如同拥有魔力一般,裴施语的眉间渐渐舒展开来,睡得十分香甜。

    修长的手指从她的眉头往下滑,滑到高挺的鼻尖,又滑到红润的唇上。

    红唇宛若樱桃一般娇艳欲滴,微微张开一条线,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吸取里面的甜蜜。

    他的手指停顿在上面,轻轻的摩挲着,久久不舍得放开。

    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到脑子里,脑子里不停有个声音在蛊惑着他,亲上去!亲上去!

    封擎苍从来都是遵循自己意志的人,心有所想就有所动。

    高大的身体压了上去,唇轻轻的覆盖在心心念念依旧的红唇上,清新的味道传递而来,涌入感官,全身开始发烫。

    轻轻吮吸,婉转缠绵。

    味道比想象的更好!

    沉睡中的裴施语感受到了唇部的一样,眉头微微皱起,如同扇子一般的睫毛轻轻颤抖,唇间发出轻轻的低哼声。

    还想更深一步的封擎苍轻叹了一声,十分舍不得的离开。

    “这次放过你。”声音低哑深沉。

    在她睁开眼的一刹那,他离开她的唇。目光定定的望着前方,表情看起来特别的肃然。

    裴施语睁开眼看到车顶,整个人还混混沌沌的,闹不清今夕何夕。嘴巴还有些发麻,整个人晕乎乎的。

    好一会缓过劲来,一回头就看到一旁正襟危坐的封擎苍。

    “封少?!你怎么在这里?”裴施语瞬间清醒了,这才发现现在的状况。

    这是男人的车子,她怎么坐上了男人的车子?!

    男人并没有看她,表情严肃极了。

    “这句话应该问你自己。”

    裴施语这才想起刚才不是还在酒会上吗?她在大厅上等待小萌,觉得有些渴就喝了点果酒,微醺的感觉能压住心底的烦躁苦闷,让她舍不得松手。

    一杯、两杯、三杯,然后……

    记忆在这里断了片,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男人的车子里?是谁带她过来的?“小萌呢?!你看到她没有!”卫小萌如果不知道她走了,肯定会急疯的。

    “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

    裴施语也懊恼极了,她没有想到不知不觉喝了那么酒,竟然能醉得毫无知觉。

    如果带走她的人不是男人,而是其他欲行不轨的人,她真的是哭都没地方哭啊!

    “我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裴施语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也很恼怒自己太胡闹。

    这次是幸运,下一次可就不好说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真是谁都怪不得。

    男人抓住她的手,声音沉沉的:“没有下次。”

    “不会的,这次吓到我了。”她心有余悸道。

    男人这才松开手。

    抽回手,裴施语忍不住脸红起来,觉得被抓住的地方好像着了火一样。

    “我得给小萌打个电话,她肯定担心死了。”裴施语边说,边翻找自己的手机。

    “她已经知道了。”男人说道,却并没有阻止。

    裴施语给卫小萌发了个信息,给她保平安。

    卫小萌很快就回了过来,让她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说今天发生的事。

    短短几个字,裴施语就能明晰的感受到卫小萌现在非常激动,在她昏迷的时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被自己害死了!干嘛脑抽了在外头喝这么多的酒!

    裴施语郁闷不已,这次宴会已经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没没有想到都要结束了,自己还要作死一把。

    说起来,刚才她在昏睡的时候,好像还梦到了有人压在她身上,嘴上还残留着异样的触感。

    那种感觉很真实,甚至觉得嘴唇还有些发麻。

    她下意识摸了摸唇,封擎苍看到她的动作,整个人僵了僵。

    他假咳了一声,将她的注意力拉回。

    “封少,谢谢你把我送回来。”裴施语诚恳道谢,小巧红润的嘴唇上下轻轻动着,让他不自禁觉得有些口渴。

    目光艰难的移走,封擎苍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打开。”

    他的情绪变化让裴施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表情变得这么凝重?

    压下心底的疑惑,接过盒子打开,顿时瞪大了眼睛,猛的抬头不可思议的望向封擎苍。

    “封少……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