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误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50章 误会

    “嘟嘟嘟”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叶沛灵顿时不知说什么好,看着旁边面色憔悴的裴诗语,叶沛灵不觉又开始担忧起来。

    也许是谁经历这样的事情都会崩溃吧!何况还是一个弱女子呢?

    “没事,小语,我陪着你,有我在,什么都不用管。”

    看着裴诗语苍白的脸颊,叶沛灵的心狠狠地颤动了一下,她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最亲近的人不理解自己还要残酷了。

    裴诗语没有说啥,只是默然,回头,只见两行清泪如流水般滑落而下。

    “小语别哭,不就是这么点小挫折么?没事,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挺过去,再创一个灿烂的明天。”

    叶沛灵给裴诗语打气,握着小拳头,向着窗外,呼呼的挥了挥。

    与其说,叶沛灵给裴诗语打气,还不如说是叶沛灵给自己打气,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劝解裴诗语了。

    本来今天好好的,如果没有出那些事,裴诗语的心情会好很多,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小混混都来欺负她们,还有那些不明事理的群众也来凑热闹,导致裴诗语的心情又糟糕透顶了。

    为了怕裴诗语想不开,叶沛灵只能在旁边默默地开导裴诗语。

    叶沛灵急得不知怎么办好,她刚才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可是最终却付诸东流,未能实现,现在看着裴诗语的样子,让她感觉到一阵心忧,可是,还得笑脸面对裴诗语,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倒下了,那么裴诗语一定会一蹶不振,那不是她的初衷。

    她俩是好朋友,她一定要让裴诗语再一次变得坚强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只知道流眼泪。

    裴诗语呆呆的坐在床上,双目无神,可是眼泪却如决堤的江河,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滴又一滴,打湿了床单,打湿了被子。

    叶沛灵还能怎么办,除了默默地陪着,还能说什么,劝?那也要裴诗语听进去才行啊,照现在这个样子,说的累死了裴诗语都不一定听进去一点。

    此时,封擎苍全然不知这些事情,他现在和凌悦正在医院待着,因为封云现在的情况简直是糟糕透了,再次陷入了昏迷,所以封擎苍一刻不眠的守护着他。

    而凌悦是绝对不会告诉封擎苍裴诗语的事情的,因为她还有更好的计划,所以这些事情她不说,就等两人之间产生分歧,然后乘虚而入。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封擎苍便回到了家中,他打算拿点东西,然后就回去继续陪着封云,然而,所有的事情就像无形中有一只手推动一般,朝着自己的轨迹运行。

    “小语,你醒了?怎么样,这几天心情好多了么?”

    封擎苍一回到家中,便看到裴诗语在沙发上坐着,两只眼睛似眯非眯的,他一进来,裴诗语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身上。

    封擎苍自以为是裴诗语睡醒了,因为他知道,这几天裴诗语都待在家中,可能是睡得多了,自然醒来了。

    然而,他哪里知道,不是裴诗语醒来的早,而是她一夜没睡。

    裴诗语自从昨天受了刺激后,回来一直心神不宁,睡不着觉,只好在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就这样呆呆的注视着前方,万万没想到,封擎苍这么早回来了。

    只是,她的心有点冷。身体上的冷可以通过外界的冷暖来调节,可是心里的冷只能靠心与心的交流来加热。

    封擎苍问了裴诗语一声,然后刚要去找东西。

    他回来本来就是拿点东西的,封云还在医院,还需要他,然而裴诗语却没有说话,封擎苍找东西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

    “小语,你怎么了?怎么不高兴么?”

    封擎苍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来做到沙发上,然后两只手微微向裴诗语抱了过去。

    可是,事与愿违,平常在他怀里很乖巧的裴诗语,今天却是第一次挣开了他的双手。

    封擎苍的手臂还悬在半空,他不知道裴诗语怎么了,为什么要挣开他的双手。

    “小语,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封擎苍虽然有点着急,一边是自己的亲人,另一边是自己的爱人,他两方都没办法。

    可是虽然着急,但他依旧未露出一丝一毫,任然是慢条斯理的说着。

    “你今天早上回来这么早,是来干嘛的?”

    裴诗语终于说话了,两只眼睛暗淡无神的转过来看着封擎苍。

    她显得是那么的淡然,仿佛什么事都不关心一般,看的封擎苍有点心疼。

    封擎苍想要摸摸裴诗语的脸,可是裴诗语再一次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封擎苍的手。

    封擎苍没办法,只得收回了手臂,他要走,可是担心裴诗语,想陪她先说说话。

    不得不说,封擎苍还是很稳重的,虽然内心急如火,可是表面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不能给裴诗语告诉风云的事,因为裴诗语自己的事情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若是在告诉她点什么,那么他不敢保证裴诗语这具柔弱的身子是否能受得了。

    所以,封擎苍一点口风也没露出来,只是站起来把该拿的东西都拿了。

    “我回来拿点东西,拿一点东西或许便要离开了。”

    封擎苍一边找东西,一边给裴诗语说着话。

    他这两天实在是紧张,忙前忙后,并且,所有的事情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全部堆在了一起,他也很累,只是不能休息,因为他怕他放弃了就不能在拾起来。

    “收拾东西?你要走么?”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说道。

    “是的,待会儿就走。”

    封擎苍忙着找东西,拿东西,所以没有看见裴诗语的表情,也没有认真听裴诗语说话,所以他没有听出来裴诗语话中有话。

    “封擎苍,是不是连你也都不相信我。”

    看着封擎苍找好了东西,急急忙忙往外走的身影,裴诗语问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封擎苍停下了正在走的脚步,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

    “我现在还有事,回来了再说。”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消失的身影,以为他也误会自己,顿时感觉到伤心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