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设计稿不见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43章 设计稿不见了

    昨晚虽然睡得有些晚了,但是今早还没等放在床头的闹钟吵醒,裴诗语便早早地醒了过来。

    望着闹钟显示的六点,裴诗语看着还在熟睡的封擎苍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弧度,“噗嗤”她没忍住,竟一下笑出声来。

    躺在床上熟睡的人儿,显然被这动静给弄得狠狠皱起了眉头,不满的翻了个身,惊得裴诗语赶紧捂住自己的小嘴,抖动的身体依旧出卖了她想笑的心情。

    头回这么认真的看到封擎苍熟睡的模样,那可爱的模样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哪知,熟睡人儿再次翻了一个身,手一揽,便将裴诗语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裴诗语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边,吓得娇呼了一声。自己上半个身子笼罩在他宽实的胸膛中,他洗完澡后残留的点点沐浴清香浸透她的整个鼻息。

    这种香味,让她格外喜欢,也,格外迷恋。

    “你醒哪?”裴诗语贴着他厚实的胸膛微抬头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微微有些自责,自己打扰到了他的休息。

    “嗯……”他双手紧紧抱着她,仿佛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我刚刚听见你笑了。”

    正当裴诗语想说是不是吵着他了,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本来我可以不搭理继续睡的,但是你倒是没有笑出声了,可是强忍着笑意抖动的身体,可是让我……”

    他说着笑出了声,翻身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脸贴着她的脸,依旧闭着一双眼睛,在她耳边轻喃道:“说,你究竟在笑什么呢?”

    “快睡吧,现在还早。”裴诗语答非所问,用着十分轻柔的语气。

    “嗯……”封擎苍继续压在她的身上,闭上眼,开始歇息了起来。或许是真的累了,他很快便又进去熟睡之中。

    看着他这般模样的裴诗语自是不忍心再打扰到他,静静地让他压在自己的身上,尽管这是他吃豆腐的行为。

    不得不说,封擎苍的生物钟十分准。到了七点左右,便差不多都会醒过来,而这时,裴诗语也出奇的在今早做好了早点。

    吃了之后,两人便出门开始了各自自己一天的工作。

    可是到了办公室以后,裴诗语却发现自己的设计稿丢了。这不由得让她焦急起来,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东翻西找,让人以为她受了什么打击一般。

    刚好来到公司上班的凌悦走了进来。看到她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如同搞破坏一般,不由得问道:“你怎么了?把自己办公桌翻成这样,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就是一设计稿没找到,有点心烦了。”裴诗语看着凌悦走进来问她,也不好说自己最重要的一张设计稿丢了。

    看了她一眼,便收回头继续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东翻西找。

    若说是落在了其他什么地方,可是她办公重来都不会去其他地方,只在这一方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中。也许,这是职业的原因吧,或许是养成了习惯。

    所以,设计稿在这办公桌上准没错。

    可是,她在这里东翻西找了半天,也未曾找到那一张设计稿。

    若那是一张普通的设计稿就算了,也不至于让她如此心急,可是丢的那张恰巧是她最重要的一张,而此时正要需要时,却不见了!

    这不由得让裴诗语心里烦闷焦急起来,但是却又没有办法。

    此时,正当因稿子的丢失而失神之际,公司董事会的人却找上了她。

    她看着会议室内坐着十几位股东,心里微微一愣,随即对着董事长开口道:“董事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是有点事。”董事长点了点头,语气轻描淡写,但是却让裴诗语听出了一抹沉重之味。

    “嗯?什么事?”裴诗语听董事长这样一说,眉头紧蹙,心中不好的预感淡淡扩散。

    “与我们合作的公司说要解约,”他顿了顿,语气虽然依旧轻描淡写,但是却依旧让人觉得十分沉重。“并且,说要我们公司赔偿。”

    “啊?”裴诗语脸上惊讶的表情表露于色,“为什么?”虽然知道问出这样的问题十分傻,但是她确实是不知道合作公司要解约的原因。

    不过当她问出这个问题时,收到了在坐董事会的不少鄙夷的目光,这让她不经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的设计在其它地方出现了,合作公司方以为我们设计师抄袭。”

    “什么!”裴诗语大惊起来,“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抄袭,怎么可能?!”

    “那你看看这份文档吧!”董事长也并非无理之人,将放在办公桌,自己正前面的文档递给了她。

    裴诗语一把接过文档,将早已经被拆开的文档打开,拿出里面的资料。当看到,某一合作公司的设计图正是自己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设计图,也恰巧是自己丢失的那一部分最重要的设计图纸。

    “这……这怎么可能……”裴诗语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想着自己今天莫名其妙的丢失了自己最重要的一部分稿子,难怪自己找了这么久也都找不到……

    她正想解释,可是却找不出任何的反驳理由,只得说:“我没有抄袭。”这简短的一句话。

    “你设计的图纸被出现在其它地方,难不成还是别人抄袭你不成?”

    “若是抄袭你,你倒是说说人家怎么抄袭啊。”

    “图纸已经出现在了其他地方,若是我被说出抄袭,是我,我也不认啊。”

    董事会的股东因为裴诗语“我没有抄袭”一句话皆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

    也是,因为裴诗语的抄袭事情,让他们与合作的公司解约,并且赔偿损失,害他们损失了那么多财务,他们自是给不出好脸色来。

    “所以,经过董事会的商议,一致决定让你离开公司。”董事长虽然并没有像那些股东一样去冷嘲热讽,但是说完要开出裴诗语的话,如同法院下来判决书一般,不容抗拒。

    “我……”裴诗语刚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结巴巴,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