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因为你才是唯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42章 因为你才是唯一

    如果说封擎苍就是工作狂,恐怕没有人在敢说自己拼命了。

    他简直就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工作,对于这个,裴诗语真心没法说话了。

    毕竟别人都想要一个上进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但是裴诗语却觉得,一切还是要量力而行。

    “傻瓜,我不累,如果累了我肯定会自己休息,我还有你,怎么可能会就这样不顾自己。”

    封擎苍说起来情话了,恐怕也没有人可以比的了。

    比如这会,听着封擎苍的这些话,裴诗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封擎苍的话太迷人了,裴诗语居然有些没法接话了,这让她感觉特别的奇怪。

    “不累也得休息啊,哼,你刚还不理我,苍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裴诗语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大姨妈提前了,不然怎么会这样过分。

    明明封擎苍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自己就是可以想到那里,并且毫不客气的指责他。

    大概也没有想到裴诗语居然会这样说把,封擎苍的心里忽然有些难过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就是最近事情很杂,很混乱,我想尽快处理好,免得生出什么事,”

    封擎苍揉了揉眉心,主动跟裴诗语解释了起来。

    其实他也并不想一直工作,甚至在家了也是工作,但是他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知道,可是就是好心疼你,有时候觉得,工作都比我重要了。”裴诗语撇撇嘴,虽然心里明白,可是口里却依旧不想承认。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的话让他有些触动了,扔下手里的文件,直接就吧裴诗语抱在了怀里。

    “傻瓜,不会的,你才是唯一,你是最重要的。”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不停的说着,希望裴诗语可以正常点,可以恢复过来,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他这样说了,裴诗语反而更加的难受了起来。

    其实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难受什么,就是感觉忽然之间有些惆怅跟迷茫了起来。

    “我知道,你也是唯一啊。”

    裴诗语抱着他就好像抱着全世界一般,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依赖一个人。

    这让裴诗语感觉特别的温暖,心里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其实真的挺好的,至少不用去想太多。

    俩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彼此,好像俩个人都有了全世界一般。

    “苍,最近我想过去跟灵灵一起住。”裴诗语忽然想起来昨晚顾墨的嘱咐,所以想过去陪着叶沛灵。

    毕竟在裴诗语的心里,男人很重要,可是闺蜜同样也很重要。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忍不住诧异了一下,询问道:“叶沛灵怎么了?”

    “啊,是这样的,顾墨要出差了,所以家里就只有灵灵一个人,我不放心她,所以……”

    裴诗语有些尴尬而又讨好的笑笑,并不想封擎苍因为这个而为难。

    毕竟叶沛灵很重要,但是封擎苍同样重要啊,这个俩难的选择,其实真的让人特别的难受。

    “顾墨出差了?”封擎苍似乎有些意外,不过好像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是封擎苍脸色却很奇怪,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

    裴诗语点头:“是啊,昨晚给我发消息说的,让我照顾好叶沛灵。”

    “原来是这样。”封擎苍忽然之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整个人好像都变的精神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顾墨出差了,所以他这样开心?可是顾墨出差了,封擎苍为什么要如此开心。

    “苍,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这才是裴诗语诧异的地方啊,顾墨出差跟封擎苍有什么关系吗?怎么他会笑的如此的坏。

    对,没错,就是笑的坏,好像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一样。

    “没,就是有些意外,小语,快吃饭啊。”封擎苍居然主动转移了话题,这让裴诗语特别的无奈。

    好像封擎苍每次都会转移话题,但是却不会成功,因为他没有一次可以逃的脱。

    “不,一定是哪里有问题?不然你怎么会笑的这么狐狸,快点说啊,你不是说,以后有事都不会瞒着我吗?”

    裴诗语有些不开心了,因为封擎苍总是会隐瞒自己各种问题,这让裴诗语不得不重新考虑下,俩个人之间的关系。

    裴诗语的话顿时就让封擎苍敲响了警钟,感觉自己这次真是有点玩脱了。

    不过封擎苍依旧很快给自己想了一个特别完美的解释。

    “因为顾墨出差了,我可以跟他抢客户了啊,这不是很棒吗?你要知道,顾墨的很多大客户,都是很难挖的。”

    听到这个解释,裴诗语感觉自己好想笑啊,可是最后依旧忍住了。

    她一本正经的看着封擎苍,问到:“那么你现在,是需要很多人吗?需要顾墨离开然后你好下手?”

    这让裴诗语不得不怀疑,其实一切都是封擎苍安排出来的。

    接触到裴诗语的眼神,他立刻就明白了裴诗语心里的想法,虽然很无奈,同时也很扎心。

    “这个,看情况吧,小语,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吃饭。”

    不知道什么时候,封擎苍不想提起来这个,所以裴诗语也只能作罢,毕竟俩个人如果一直纠结一个问题,就会让人很难受。

    比如现在,裴诗语心里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些,然而封擎苍就是不说出来,这才是最尴尬的地方。

    “嗯,吃饭。”

    听不到答案,裴诗语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在一边闷着头不停的默默说话,希望可以麻痹自己。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裴诗语感觉自己真是中毒了,还是入魔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大概封擎苍还是发现了这些忍不住问裴诗语,怎么现在总是会这样胡思乱想,这会让他特困扰。

    裴诗语皱眉看向封擎苍:“你觉得我胡思乱想?你还很困扰是不是?”

    明明想好好说话的,可是说出来就变成了这样,让人特别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