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你想怎么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33章 你想怎么样

    三个人在病房里一直安静的待着,并没有说话,就像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一般。

    裴诗语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等着,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或许是在等着唐佩,也或者是在等着王大海,跟王家的人。

    到了现在,裴诗语忽然就开始对王家的人产生了一丝的好奇,真的有些想见到这些人了。

    因为从医院到现在,似乎一直都在说什么王家的人,而唐夜看起来也是认识王家的人,只是关系看起来应该不是很好。

    所以裴诗语心里充满了好奇,对于见到王家的人,这会也开始有了一点点的激动了。

    “诗语,封少。”

    裴诗语脑子里还在想着待会看到王家的人以后,要怎么样呢,就听到了唐佩熟悉的声音。

    不过可能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唐佩的嗓子听起来有些沙哑,比之前更加的沙哑了。

    “佩姐,你来了。”裴诗语转过头就看到唐佩站在门口,她今天依旧是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看起来很酷的样子,双手还那样插在口袋里。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唐佩的很多,恐怕裴诗语这会还真是会以为,唐佩就是哪个千金大小姐。

    “嗯,听说王家来人了,我就过来看看。”唐佩点点头,只是脸上却带着欢呼雀跃,甚至隐隐的还有激动。

    这让裴诗语心里特别的无奈,不明白唐佩到底在开心什么,难道王家的人,真的那么神奇吗。

    这已经不是裴诗语第一次听到这个话了,所以她依旧忍不住问出来了心里的疑惑。

    “佩姐,你们认识王家的人吗?怎么都在听你们说。”

    其实裴诗语心里有个大概的想法,一定是王家的人跟唐佩唐夜有仇,所以这会听到仇人来了,他们才会这样激动。

    唐佩听到裴诗语的话愣了下,最后目光往封擎苍身上瞥了眼,发现封擎苍没有任何的表示或者不满,这才跟裴诗语说道:“认识,而且渊源很深呢。”

    这句话让裴诗语的心里就像吃了一个炸弹一般,不过渊源很深其实就是有仇的意思吧。

    “嗯。”不过裴诗语却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只能回复了一个嗯字。

    封擎苍这会走过来,对唐佩说:“等会王大海来了,我们出去说,刚好可以一次性说清楚。”

    “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封潇潇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亲妹妹,竟然会被这样欺辱,不能忍。”

    这还是裴诗语第一次听到封擎苍如此维护着封潇潇,以往都是对封潇潇不耐烦。

    如果封潇潇这会醒着的话,估计心里也是会特别感动的。

    “行,听你的,怎么样都没问题。”唐佩非常豪爽的点头,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对封擎苍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不过唐佩答应了后,这才皱眉看了眼封潇潇:“封小姐什么情况?”

    “医生说,可能以后不会醒来了。”封擎苍的声音很轻,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很明白,封擎苍如今就是在拼命的隐忍着。

    或许是因为不能容忍别人这样挑战自己的权威,也或者是心里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作为封擎苍这样的人,能力出众,根本没有遭遇过这种,这也算是一种挑衅吧。

    “这么严重,王家的人也忒他妈狠了,这次一定不能放过他们。”听说封潇潇居然变成了植物人,唐佩瞬间就愤怒了。

    这幅样子,就好像别人动了她自己一般,不过唐佩这样生气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封擎苍在帝都代表着什么,所有人心里很清楚,可是如今封擎苍的亲妹妹,居然被别人弄成这样,任谁估计都不会忍。

    “姐,不仅狠,他们还有更厉害的,你知道这是在哪儿弄的?这特么就是在我们的酒吧里。”

    唐夜这会也忍不住插嘴说道,似乎对于这个事实格外的不满跟愤怒。

    一番话让唐佩沉默了下,最终还是看向封擎苍:“封少,你说这是巧合,还是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因为唐佩不知道也不清楚,所以好像唐佩必须确认下。

    “应该不是刻意,王家少爷也付出了代价,如今丧失了生育能力,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提起来这个,封擎苍心里充满了愤怒,只是他还是不能怎么样,毕竟现在跟王耳朵也没法说什么。

    “很好啊,哈哈,断子绝孙,行啊。”唐佩这会听到王大付坏了,顿时就开心的叫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唐佩太过于开心了,唐夜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声,提醒唐佩注意形象。

    然而唐佩根本不在意,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说道:“你咳嗽什么,这里也没有外人,王大海的儿子变成这样,就他妈是活该。”

    “不过就是苦了封小姐了,这下也不知道多久可以醒来。”

    虽然唐佩平时为人比较豪爽,可是却也是个讲道理的人,自然不可能对封潇潇有什么轻视的心。

    “他们会付出代价的。”封擎苍冷冷的说道,周身又开始散发出那种冰冷的气息。

    “嗯,这次让他们有去无回,看看以后还嚣张什么。”唐佩似乎也是习惯了,抬手间做决定,这会好像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

    看着他们几个人就这样好像决定了什么,裴诗语还是有些懵的,感觉他们的世界,似乎真的跟自己不一样。

    她一直沉默的听着三个人说话,一直到了病房门再次被敲响。

    “我去开门。”裴诗语立刻说道,然后往门口跑去,好像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开门后,裴诗语发现外面是王耳朵,他身边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人,看着年龄大概四十几岁的样子。

    虽然现在并不知道男人的身份,可是裴诗语却依旧斗胆在心里默默的猜测了下,这个人一定是王大海了。

    “你们是……”

    裴诗语皱眉看着外面的人,王耳朵一脸恭敬的站在男人身边,一句话都不说,安静的像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