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28章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俩个人就这样在空中对视着,最后还是男人受不了封擎苍的眼神,直接败下阵来。

    “抱歉,是我说话有点唐突了,我是市王家的人,是因为封小姐打伤了我们少爷,所以……”

    对面的黑衣人虽然这会还是很生气,可是估计也是看封擎苍不好惹,而是他在恍惚之间,好像想起来了封擎苍。

    传说中的封少,没有人不知道,他还记得在过来帝都之前,老爷子还叮嘱,一定不能乱来。

    而封少,就在第一个不能招惹的人理,所以他这会心里有些打颤。

    “哦?王家,呵呵。”封擎苍听到王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只是声音却更加冰冷了。

    王家么?很好,敢动自己的妹妹,真是很好啊。

    看着封擎苍那个笑,王耳朵这多感觉自己全身都在不停的冒着冷汗,自己虽然一直跟着王少爷,可是封少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如今真的见到了人,平时的什么气势都没有了,果然封少才是最可怕的。

    “封少,这个,我们少爷还在里面。”王耳朵这会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后悔药呢?

    封擎苍冷眼扫了眼王耳朵,然后沉声说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了,忘了跟你说,如果里面的那个女孩子,有任何闪失,王家,呵呵,就等着除名吧。”

    封擎苍的声音很冷,这一刻,他仿佛就是来自于地狱的使者,让人望而生畏,根本不敢正视。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的声音太冷了,在这里所有的王家的人,都忍不住全身哆嗦了一下。

    这种感觉是在太可怕了,就好像忽然之间阴风阵阵。

    “封少,是封小姐先动手的,我们……”

    “你以为我喜欢听你的这些话?”封擎苍冷着脸,根本不想跟他们多说任何一句话。

    现在封擎苍心里忽然之间有些担心里面的封潇潇了。

    她也不知道下了多大的狠手,居然让王少爷都在里面,而她自己也被打的半死不活。

    虽然对于封潇潇的很多做法不赞成,甚至谈不上有多喜欢她,可是这一刻,封擎苍依旧很生气。

    因为自己的人被动了,而是还是在帝都,在自己的地盘上,封擎苍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气氛,就这样沉重了起来,没有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人任何人敢说话。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她的心里充满了担心,可是这个时候,她并不能上前。

    因为里面躺着的人,也是封擎苍同父异母的妹妹,虽然俩个人感情不好,可是血缘关系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的。

    “董事长,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封小姐一定会吉人天相的,这些人也不用担心,苍他一定会处理好的。”

    裴诗语看着封云跟江蔓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开口安慰了起来。

    人心都是肉长得,裴诗语也知道,事情都有轻重缓急,虽然平时封云对自己那样,可是裴诗语却不想落井下石。

    而是他们也是一家人,这会家人遇到了困难,怎么可能会这样,置之不理。

    “哼,他这会知道来了,如果早点,潇潇也不会……”

    封云似乎还在生气,可是话并没有说完,就这样停了下来,毕竟封潇潇出事,并不是他们知道的。

    就是封云自己,也是封潇潇出事了,他才收到消息,就算封擎苍早点出现,也没有任何用处。

    毕竟封擎苍又不是医生,致命救人他并不擅长。

    “董事长,这个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封小姐正在抢救,我们还是等医生出来吧。”

    裴诗语一个这会封云心情不好,毕竟封云还是挺喜欢封潇潇的,而是一直宠着她。

    如今宠着的女儿出事了,而且是被别人打到住院,封云怎么可能会安心呢。

    况且那会封潇潇的情况,其实他们都看到了,不然也不会这样生气。

    “不用你说,”封云还是别扭着,不愿意跟裴诗语多说,只是目光却依旧盯着抢救室的门口。

    或许对于封擎苍来说,封云并不是一个好爸爸,可是对于封潇潇来说,封云就是一个好爸爸。

    封云对于封潇潇的用心,似乎都是最多的。

    “爸,小语说的对,现在我姐她正在抢救,一定会没事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我姐似乎也打了他们的人。”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你别生气了。”

    封擎宇听着封云的话,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可是却还是开口劝说着。

    毕竟封擎宇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可能不会善了,看看对方的人,一个个都是来者不善,这让封擎宇格外的担心。

    “小宇,你怎么一直帮着外人说话。”封云有些不赞成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不明白为什么封擎宇总是这样善良。

    他难道不知道裴诗语就是外人吗?自己人说话,为什么还要听别人的。

    “爸爸,她是大哥的妻子。”封擎宇很无奈,忍不住提醒道,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开心。

    毕竟封云总是这样偏执的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比如现在。

    明明就是裴诗语的话,才会让封擎苍过来,不然封擎苍根本不会来,可是封云这会就过河拆桥了,真是让人无奈。

    不过封云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父亲,总不能说的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你们啊,一个个都翅膀硬了,也不听我的了,就只有潇潇才听我的,可是如今却……”

    封云忍不住伸手抹了把眼泪,似乎看着特别悲伤的样子。

    他的样子让裴诗语心里很奇怪,同时也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封潇潇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吗?不然封云不会这样说的。

    可是裴诗语却不能问出来,毕竟有些残忍了。

    “爸,我姐一定会没事的,你就别担心了。”

    封擎宇的目光暗淡了下,最后还是开口说了一句,只是脸色却始终不好,或许心里也很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