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你就是封潇潇的大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27章 你就是封潇潇的大哥?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裴诗语知道自己再说什么,恐怕都没有任何的用。

    而是封擎苍正在开车,他的心情非常差,自己当然不可能在火上浇油,不然可能真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过去好好处理就是了,希望还来得及。”裴诗语的心情莫名的有些紧张了,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一路上,封擎苍给公司打了几个电话,把所有事情都延后处理,而是好像还有一条命令,是终止什么合同。

    不过这些事都不是裴诗语想知道的,也没有心情干涉,所以裴诗语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眼看着快要到医院了,裴诗语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大了,她忍不住停下脚步,拉着封擎苍手说道:“苍我忽然有些紧张,不知道怎么回事!”

    “傻瓜,别担心,我不会冲动的,一切还有我呢。”封擎苍温柔的看着裴诗语,眼里都是宠溺。

    虽然他心情不好,可是却不会对裴诗语怎么样,裴诗语不管在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好,进去吧,我会陪着你。”

    俩个人十指相握,在这个时候俩个人的心似乎也离的更加近了起来。

    到了医院后,裴诗语才发现,今天的医院似乎人特别少,看起来格外的冷清。

    这让裴诗语心里有些疑惑,毕竟这个医院也是帝都最繁华最大的医院,怎么可能会没有人。

    “苍,好像有点不对,今天医院几乎没有人。”裴诗语皱眉看着里面,不管是哪个窗口,似乎都没有什么人。

    虽然还在办公,可是却很少的人,而是都是穿着白大褂的,看起来就是医院的人。

    “我也觉得,不管这么多,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封擎苍忍不住说道,心里却也明白,一定是有什么要发生。

    裴诗语看着奇怪的医院,还是忍不住趁着封擎苍不注意,给唐佩跟唐夜俩个人发了消息。

    毕竟今天医院特别不对,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了,唐佩他们在,也会好处理一些。

    到了封云说的地方,裴诗语发现,这里人居然很多,而是每个人都是穿着黑色的西装,清一色的黑西装,并且都戴着眼镜。

    而封云跟封擎宇还有江蔓柔三个人,却被围在中间,好像正在跟人激烈的争论着什么。

    “苍,他们在那边。”裴诗语指了指几个人在的地方,然后拉着封擎苍往里面跑去。

    而封擎宇似乎听到了裴诗语的声音,脸上顿时惊喜了起来,拉着封云激动的对他说到:“爸,大哥来了。”

    “真的?”封云好像还没看到封擎苍跟裴诗语俩个人,可是脸上却还是带着一丝欣喜,可想而知,他也是一直等着封擎苍过来。

    封擎苍看到封云他们被几个人为在一起,脸色就更加差了,全身适当出冰冷的气息,把人好像可以直接就冰冻住了。

    “你们在做什么?”封擎苍走过去后,并没有看着封云跟封擎宇,而是盯着黑衣人中带头的那个。

    他心里却有些诧异,这些人似乎都不是帝都的,而且看起来特别的眼生。

    “你就是封潇潇的大哥?”为首的人听到声音,立刻就让手下散开,并且朝着封擎苍走了过来。

    可是还没等封擎苍说话,封云就忍不住说道:“对,这就是我大儿子,我告诉你们,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事,我们不会放过你们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封云还是忍不住威胁人家,好像自己多么厉害一般。

    “爸,你就少说几句吧,因为大哥来了,你就让大哥处理吧。”封擎宇在一边,拉了拉封云的胳膊,让他不要在继续说话了。

    而封擎苍却忍不住皱眉,对封云的表现好想说一句骂人的话,如果封云不是自己的爸爸,他真是不会容忍跟这种人一起。

    “嗯,是。”封擎苍给了裴诗语一个眼神,裴诗语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让自己带他们几个去旁边。

    裴诗语点点头,才对封云他们说道:“封叔叔,小宇,我们去椅子上坐会,让苍跟他们说把。”

    其实裴诗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却知道,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封潇潇这次到底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裴诗语却很清楚,她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

    果然,在跟封擎宇聊过以后,裴诗语这才大体知道了发生的事情。

    原来是因为封潇潇出去喝酒,然后就跟人起冲突了,打了别人,最后被人家的人,直接就打了,身上不知道被砍了多少刀,最后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封擎苍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他的眉头越来越紧,就算自己在不喜欢封潇潇,可是她也是自己的妹妹。

    而是这是在帝都,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的妹妹居然被人砍成昏迷,这让封擎苍的心情极度不好郁闷。

    “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封擎苍的全身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对面的人恐怕不知道会死多少次。

    对面的为首的男人,脸上有些意外,看着似乎也是在拼命的隐忍着,不想让自己丢脸。

    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她打伤了我们少爷,她就该……”

    最后一个字在封擎苍的冰冷眼神下,硬生生的被男人吞了进去,他看着封擎苍如此可怕的眼神,哪里还敢在多说出来一个字。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身上的气息太过于可怕了,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过不知道想起来什么,瞬间就再次强硬了起来,跟封擎苍对视着。

    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却依旧不可以认怂了。

    “该怎么样?嗯?”

    封擎苍已经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怒火了,可是却依然不管用,他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冰冷过。

    如果封潇潇这次出事了,这些人全部都得陪葬,他封擎苍还从来没有惧怕过任何人,更何况如今被人这样欺负到头上了。